爱书吧 > 负罪的使者txt全集下载 > 负罪的使者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两百三十二章:想要,听一个笑话吗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负罪的使者孤独而璀璨的王权第两百三十二章:想要,听一个笑话吗初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大概是她住在小山村的第三年,或者是第四年。当安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初和她说,自己该走了。
  安发现这个所谓的契约真的是一个很卑鄙的东西,它会实现你渴望实现的愿望,然后再毫不迟疑地带走它,就像是单纯的只是为了玩弄人心一样恶劣。
  不过她也明白,相比于她这个召唤者,身为使者的初才是那个真正的被一直玩弄着的人。
  她不知道定下了这份契约的人想做什么,但是她不想让初一直被这种东西束缚着。
  那应该是一个傍晚。
  在初要离开之前,安叫住了初。
  “初。”安站在房间里,看着身体已经开始散开的初,以召唤者的身份下了最后的一个命令。
  “回去以后,要去追寻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不要再一味的遵守命令了,知道吗?”
  初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安的意思,还是说她已经听不清了,她只是站在越来越浓的黑雾里,低了低头。
  “还有······”安似乎还想说什么。
  但是初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散开了,变作了一缕越来越淡的雾气,消失在了房间里。
  什么都没有留下,带走了一切相关的东西。
  安张了张自己的嘴巴,半响,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苦笑了一下。
  她最后想说什么呢,大概,也没有人会知道了吧。
  很多年以后,小山村里的模样依旧,这种与世隔绝的小地方,变化总是很慢。
  在一片田野里,在生长茂盛的作物之间,一个破旧的稻草人站在那里,驱赶着想要靠近的飞鸟。
  它圆圈似的眼睛和嘴巴显得很可爱,但不知道为什么,它的左眼上,就像是恶作剧一样,被画着一条浅浅的疤痕,让它的样子多了几分古怪。
  不过这没什么,作为稻草人,只要能够吓得走偷吃谷物的鸟儿不就够了吗。
  稻草人孤独地站在田野里。
  一阵风吹过,卷得它头上的草帽迎风抖动着,久久不止。
  ······
  淫l欲的罪会被施以什么样的惩罚呢,在古时的记载里,它会被处以烟刑,也就是烧死。
  不过它不会让火焰烧到你,而是让滚烫的浓烟刺烧伤你的皮肤,让灼热的空气刺痛你的胸腔。
  它不会让你一瞬间死亡,它会让你忍受着全身烧灼的痛楚最后才绝望的死去。
  初在回到荒原之时,就处在这样的一片浓烟之中。
  黑色的烟雾遮蔽着她眼前所有的视线,顺着她的口鼻涌入她的胸腔和身体,而惩罚之时她的身体总能再一次恢复知觉。
  难以忍受的窒息感让她想要捂住自己的喉咙,但是接着她又发现自己的手脚正被四条粗大的铁链锁在一面墙壁上。
  她就像是一个囚徒,就要面临最可怕的死刑。
  如同沸水一样的热流随着烟雾包裹着她的皮肤,烧伤的痛觉刺痛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咳咳。”初咳嗽了两声。
  这时,似乎有一个人在她的身后推了一把,把她向着一个方向推了一步。
  在看不清任何东西的黑雾里,初没有方向,便一步一步地艰难地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铁链束缚了她的手脚,她就不断地拉扯,剧烈的摩擦使得她的手脚皮开肉绽,但是她似乎还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她只是觉得,往那个方向走,应该是对的。
  在惩罚里,她似乎重新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黑烟熏烤着她的眼睛,让她泪流不止,热流将她的皮肤烧得血红,让她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痛苦,从她手脚上滴落的血滴,在一瞬间就被热气蒸发了干净。
  她就像是被人熏蒸的食物,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同时,铁链将她牢牢的禁锢在原地,即使她用尽了力气,每次也只能向前走一点点的距离。
  远处的方向似乎遥遥无期,但是惩罚也不会停止。
  初一直在拉扯着,铁链一点一点的变形,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声断裂的响声传来。
  初右手的铁链被她拉断了,紧接着就是左手,右脚和左脚。
  她没有了束缚,却也没有了支撑,直直地摔倒在地上,过了许久,才又恢复了一些力气,手脚并用的向着前面爬去。
  这种就像是蜗牛一般的爬行持续了很久,久到初的手脚麻木。
  终于,她的面前破开了一道光。
  在黑雾之中,这唯一的一束光芒是如此刺眼,刺眼到初几乎失去了方向。
  但这一次,光芒没有等着她前去,而是直接落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黑雾散尽,初的面前变成了一片纯白的光景。
  这白色是那么纯洁,不染半点阴影,刺痛着初的眼睛,也让她无地自容。
  她就好像是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污点一样。
  这是哪,她茫然地想到。
  但随后她就看到了她的面前,白色的世界里伫立着一座巨大的石像,那石像的身躯伟岸魁梧,却叫人看不清面容。
  祂坐在一张巨大的座椅上,如同是支撑着世界的巨人。
  石像的左手边是扇动着羽翼凌空而立的天使,右手边是样貌各异的恶魔,还一只飞鸟停在祂的肩膀处。他们将石像供奉在中间,让祂恍若这世间至高的人事物。
  这时,无论是天使还是恶魔,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趴在地上的初身上。
  这就是,神吗?
  冥冥之中,初如此想到。
  她呆呆地看了许久,低下了自己的头,用几乎像是苟延残喘一样地声音说道。
  “使者,前来告罪······”
  世界沉默了下来,天使和恶魔,还有飞鸟都默默地将视线转向了石像,他们在等着祂做下判决。
  根据不同的判决,这可以是最后一次,也可以是一切的开始。
  于是,在一众的注视中石像开口了,祂不会张口,声音却响彻天地,如此宏大,又如此温和。
  “我宽恕你,我的孩子,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听到这句话,恶魔们抬了抬眉头,天使们露出了微笑。
  初趴在地上,却是陷入了沉默。
  “可有异议?”石像对着四周问道。
  “没有。”千百年来一众的回答难得如此统一。
  石像好像是满意地笑了一下,祂的声音再一次对着初响起。
  “那么,我会给你准备一条路,一条继承我的路,我的孩子,你,愿意吗?”
  四周的天使和恶魔似乎都早已经知道了这一点,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
  接着,神左手边的第一位天使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威严却不失慈爱的笑意向着初说道。
  “我是神之左手加百列,我将赐予你看破世间一切隐秘的眼睛,世上对于你将没有秘密。”
  然后,天使们一个一个的出列赐福。
  “我是神之友拉贵尔,我将赐予你可听世间一切善恶的耳朵,善与恶将由你判断。”
  “我是神之热拉斐尔,我将赐予你治愈一切的声音,万物都将为你聆听。”
  “我是神之慈悲雷米勒,我将赐予你感受梦幻与真实的嗅觉,愿你所见皆是真实。”
  “我是神之月沙利叶,我将赐予你最纯洁的身躯,让你不受任何秽物所玷污。”
  “我是神之正义乌列尔,我将赐予你审判一切的权利,愿正义在你的手中平衡。”
  当最后个天使出列的时候,他的发言却是和其他人的都不同。
  “我是天使的军长米迦勒,我将赐予你品尝世间之舌,祝你得以品尝世间所有的佳肴与美物。”
  说完,他还在初脑海里,用只有初一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偷偷说道。
  “我听说你喜欢这个,希望你记住我的名字,以后可以常来找我玩。而且你应该是在星期天出生的吧,我管理的就是那一天······”
  两旁的天使都用鄙夷的眼神看了米迦勒一眼,对于他这种套近乎的行为表示不屑。
  以他的职能,应该赐予初无可匹敌的武力才对。
  米迦勒则是厚颜无耻地抱着手站回了原位。
  赐予武力有什么用,初又不喜欢。
  她要是真有什么想要教训的人,到时候来找自己就是了,而且,这种无关紧要的赐福,以后再给也没什么。
  可在众天使准备赐福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初依旧保持着沉默。
  反倒是恶魔这边,先注意到了初的异样。
  利维坦偷偷侧了一下头,凑到了路西法的身边,低声说道。
  “我感觉,要有好戏可以看了。”
  “你这种对万事都玩闹的心态应该改一改了。”路西法轻合着自己的眼睛,像是无奈地说道。
  “现在接受所有的祝福就可以了,她要做什么?”玛门看着初,皱了一下眉头,似乎初只要有一点异动,他就会扇动翅膀飞过去。
  “不要冲动,也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旁的贝尔芬格及时的拉住了他的手腕:“你是恶魔,对于她不会有帮助的。”
  玛门咬了咬牙,但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动。
  ······
  “感谢你们的赐予。”
  初的声音还是响起了,在纯白色的世界里,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她的身躯此时还是那副由恶构成的残破不堪的躯体,赐福还没有开始,所有她应该还有的选择。
  “但是,很抱歉,我不想接受这些。”
  初用那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的声音说道。
  天使们愣住了,就连是坐在中央的石像似乎都顿了一下。
  “为什么?”好久,石像那宏大的声音响起,似乎这次就连祂都有些不能理解。
  初低下了头:“我还有没有做完的事情。”
  初没有做完的事情是什么?
  在场的人自然都知道。
  “你应当知道,那是一件永远也做不完的事。”石像的声音响彻着,仿佛祂就是这世间的至理。
  “但我觉得我应该继续做。”初轻声说道,她总是这样理所当然。
  为一件看起来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情尝试与坚持,这种行为看起来似乎很难让人理解。
  但她总是会做出毫不犹豫的选择。
  纯白的世界里没有了声音。
  “呵。”石像像是笑了一下,笑得温和,没有太多言语。
  笑完之后,祂说道。
  “那么,如你所愿。”
  天使们慌张地上前似乎想要劝说什么。
  但是下一刻,纯白的世界就已经在初的面前退去。
  她又回到了那片她熟悉的荒原,血色的土地和昏沉的天空没有一点的变化,她呢,也还是一身的残破。
  初恢复了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默默地坐在了一处山坡上,看着远处天际的微光。
  世界依旧是那么的安静和单一,没有支撑天地石像,也没有天使与恶魔。
  “咔。”她身边,地面里响起了一阵碎裂的声音。
  初回过了头来,在她的注视下,一堆石块从地里升起,组合成了一个人形。
  石头组成人形在初的面前站了一会儿,随后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谢谢你刚才没有告诉神,我曾经想过要赶走你。”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仔细听,它不就是一直以来在荒原的天空上对初说话那个声音吗?
  而在刚才,它就是停在神肩头的那只飞鸟。
  至于它说的事,应该是初带回灾难恶的那一次吧。
  其实那一次,它并没有按照神的规则行事。
  甚至,它创造使者的办法,也是有违神的意愿的。
  它只是,想要更好的替神解决问题而已。
  神已经死了很久了,而刚才初见到的那个,只是神的尸体罢了。
  甚至那具尸体里所弥留的最后一点精神,也保留不了太久了。
  声音希望当神真正死亡的时候可以安然离去,但显然,它没能做到这一点。
  “没关系,最后我不是还是留下来了吗?”初淡淡地说道。
  石头人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安静地陪着初一起坐着。
  荒原无论多久也不会有一点的变化,显得很无聊。
  好久,它出声向初问道。
  “要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吗?”
  初愣了一下,看着远处,抿了抿自己的嘴巴。
  “那你,可能要讲很久了。”
  ······
  到此为止,本书也就告一段落了,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
  相信大家也知道最近我之前写的书都被封了,嗯,有一点消沉,但是写书毕竟是我的爱好嘛,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
  至于写什么,怎么写,大概都会随心吧,大家喜欢看就看一看,不喜欢就算了。
  过几天我也会准备发新书的,主题嘛,我可以小小的透露一下,大概是武侠类型的,有喜欢的朋友可以支持一下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元尊  伏天氏  剑来
 武炼巅峰  一剑独尊  万古神帝  万道龙皇  帝霸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沧元图  临渊行  圣墟  九星霸体诀
 武破九荒  全属性武道  修罗武神  超神宠兽店  大道朝天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万古第一神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全职法师
 傲世丹神  万古最强宗  左道倾天  剑道第一仙  横推从拔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