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总裁限爱100天txt全集下载 > 总裁限爱100天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148决不放弃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她心里和唐庭衍想的一样,都觉得是许萧萧故意污蔑橙橙,否则剧组里还有谁会跟一个小孩有如此深仇大恨?
  唐庭衍从衣架上取下西装,一边穿一边往玄关处走,拧着眉,“我有分寸。”
  他一副怒气冲冲要跟人去打架的模样,说什么有分寸,陆晚压根就不信,劝不住,连忙抱着孩子跟了出去。
  陆晚拉开车门坐进去,唐庭衍看了她一眼,也没拦着,将橙橙放在儿童桌椅上。
  陆晚还是很担心,看着他紧绷的侧脸,“你跟人家说什么?强行要她道歉吗?”
  唐庭衍没理她,戴着蓝牙耳机在打电话,语气和眼神都是极冷的。陆晚知道他是真生气了,等到他挂了电话,她拉了拉他的衣袖,劝了一句,“一个成熟男人是不会横冲直撞去上门找人家理论的。”
  唐庭衍这才瞥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什么是成熟男人?忠诚所爱,有能力保护自己爱的人,这才叫成熟。”
  陆晚哑口无言,手指曲起,缓缓放在了膝盖上。
  她承认,他的愤怒和冲动让她感觉心暖,他让她感觉到他对这个家,对她和孩子的在乎。可是她更多的是担心,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办法去证明什么,他难道有通天的本事吗?
  在她一路的担心中,车子终于开到了许家的院子外。唐庭衍按了两下喇叭,车前灯照进去,很快就有保姆出来开门,来之前,他已经往许家打过电话。
  许之文和张雅去了外地,这几天都是许娟和许存康住在这边。许萧萧果然在家,连妆都没卸,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静静地站在许娟身边。
  许娟的鼻子上缠着绷带,陆晚想起白天她为自己受了那推车的一撞,脸上绷紧的表情有些动容。
  “出什么事了吗?”许娟上前一步,担忧地看向唐庭衍,大晚上的突然接到他语气不好的电话,问她许萧萧在不在家,她心里就有不妙的感觉。
  许存康上前将外套披在她肩上,许娟回头冲他笑了笑,这细微的互动看在陆晚眼里,只觉得眼睛一阵酸痛。
  “进来说吧。”许萧萧看了唐庭衍一眼,转身走进客厅。
  …………
  保姆端着茶过来,感觉到客厅里沉重的异样气氛,放下茶盘便识趣地退了出去。
  橙橙呆在唐庭衍怀里,有些不安的抓着他的手指,低着头,一直没听到大家说话的声音,这才怯怯地抬头朝着对面的方向看了一眼。
  刚好看见许萧萧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这边的方向,橙橙连忙又低下了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庭衍你说话呀。”许娟担忧地问,咳嗽了两声,面色憔悴。
  印象里,还没见唐庭衍这样阴沉着脸过,眼中一丝笑意也没有,整张脸都是阴云密布。
  “项链找到了吗?”唐庭衍语气淡淡地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许萧萧的脸。
  许萧萧故作平静的面孔在他目光的压迫下有一瞬的慌乱,双手紧握,沉默了一下平静地说,“没找到,钱我已经赔给剧组了。”
  唐庭衍笑了一下,“是没找到,还是那包里根本就没有项链?”
  许萧萧眼皮一跳,猛地抬眸看向他,和他洞察的目光一对上,立刻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她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怕,可是手指还是不受控制的颤抖。她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紧张的情绪,被精明的唐庭衍听出了端倪。
  “什么项链?”许娟疑惑地问,看向许萧萧,“萧萧你项链弄丢了吗?”
  “不是我弄丢的。”许萧萧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欲言又止,而后咬着唇,将头扭向一边,闷声说,“算了,我不想说了,反正我的确也有责任。”
  见她到现在还在演,陆晚的心里怒火中烧。有什么事不可以冲着她去,为什么非要伤害一个小孩子?原本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终于忍不住要开口和许萧萧争辩,唐庭衍淡淡地打断了她。
  “的确不是你弄丢的,因为项链根本就没丢。”
  许萧萧肩膀一颤,猛地转头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她仔细观察过了,片场根本没有监控,也没有任何人看见她将项链偷偷地装进衣服口袋里,唐庭衍不可能知道。可是他一口咬定,态度坚决,又的确像是知道什么,许萧萧的心里不免有些不安。
  许娟看了一眼面色寒冷的唐庭衍,又看向极力掩饰慌张的许萧萧,终于看出了什么,皱起眉头,“到底怎么回事?许萧萧你说实话。”
  自己的母亲连问也没问清楚就倒戈站在别人那一边,许萧萧的心里涌起一阵委屈,哀怨地看了许娟一眼。
  “赞助商提供的项链放在包里,我去拍第一场的时候还在里面,我检查过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就不见了。期间只有橙橙去过那附近,还打开过我的包,我也说了没有怀疑是她偷了项链呀,钱我也一个人赔了,还要怎样?”
  她的眼睛通红,仿佛蒙受了巨大的委屈,咬着唇闷声坐在许娟身边。
  许存康为难地看了眼橙橙,又看向许萧萧,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保持沉默。
  许娟也没说话了,看向陆晚,见她隐忍着一脸怒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愤恨样子,心里估摸着,他们应该也没证据证明项链不是橙橙拿的,否则就不会找上门来,而是去召集剧组成员当面澄清了。
  她端起茶杯不露声色地喝茶,看他们要怎么说。
  唐庭衍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许萧萧会说出这番话,有些失望地望着她,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你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妹妹完全不一样了。”他叹息一声。
  许萧萧面色一僵,不知道是他的失望感染了她,还是他的叹息刺激了她,许萧萧沉声说,“我从来都不是你的妹妹,也不想做你的妹妹!”
  她想做的是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的女人,他最亲密的那个人!
  唐庭衍眼中的失望更加明显,摇摇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u盘,扔到茶几上。
  “你以为片场没有监控就可以任由你颠倒黑白了?我在橙橙的身上装了监控器,怕的就是她遇到坏人。童星总是人贩子的重点目标,却没想到录下来的第一个坏人会是你。”
  唐庭衍盯着许萧萧的脸,嘴角的笑意带着寒气,“把电脑拿下来,打开u盘放出来给你爸妈看看吧,看看你是怎么苦心积虑设计污蔑一个小孩子的。”
  那个u盘在茶几上蹦了一下,蹦到了她面前,许萧萧看着,如同看到了一个恐怖的东西,瞪大了眼睛。
  唐庭衍的话一说完,她的脑子里就嗡地一声炸开了。
  心里和脑中都是一片混乱,她死死掐着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张脸如同被人抽干了血液,惨白一片。
  她努力回想着在片场时的点点滴滴,好像是记得在橙橙的胸口看见了一个样式很别致的胸针,她当时就觉得很像一个摄像头,好奇地看了好几眼。
  没想到真是一个监控器!
  她将项链放进衣服口袋的时候,因为很紧张,所以并没有太注意周围有些什么人,只盯着她们别发现自己的小动作。根本没发现不显眼的地方还站着橙橙,好像当时她就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墙角,只是她一直在埋头吃零食,所以她也没在意。现在想来,从她的角度,似乎刚好将她的一举一动拍得清清楚楚!
  许萧萧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巨大的恐惧笼罩在心头。
  难怪唐庭衍会这么底气十足地找上门来,说话夹枪带棒的,原来是早就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做的。
  许萧萧难堪地转开视线,慌得攥紧手指。想到自己苦心积虑,长久以来好不容易在唐庭衍面前建立起来的形象,就这样荡然无存了,仿佛被脱光了衣服难堪地扔在众人的目光中,让她头皮发麻。
  “去把电脑拿下来。”唐庭衍沉声命令道。
  许萧萧转过头,对上他冰冷的眼眸,急得一下子理智全无,不安地揪紧手指,“我想起来了,当时从包里拿纸巾的时候顺手将项链放进口袋了。包在餐巾纸里,我也没怎么注意,所以忘记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到橙橙面前,蹲下身,伸手想要去拉她的手,橙橙往唐庭衍怀里一缩,躲开了她的手,撅着嘴拧眉看着她。
  “对不起橙橙……”许萧萧难过地说,“是我记性不好害得大家误会了你,但我一直都是相信你不会偷东西的。”
  “那就要看看剧组的人是不是也这么相信你了。”唐庭衍似笑非笑,将u盘收起来,慢吞吞地说,“明天我拿到剧组去放给大家看看,评评理,看是你记性不好,还是心地不好。”
  这么直白的话,像是鞭子狠狠地甩在她的脸上,许萧萧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眼睛也泛起疼,鼻子一酸,滚烫的眼泪便掉落下来。
  她仰着头,受伤地望着唐庭衍,“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想要别人怎么看你,你就得让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唐庭衍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丝毫没有被她的眼泪打动,一手牵起橙橙,瞥了身旁的女人一眼,“我们走。”
  “唐庭衍!”许萧萧再也坐不住,扑上去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不肯放手。
  “唐庭衍,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她不顾形象地吼道,心里涌起一股快要彻底失去他的恐慌。这种恐慌控制着此刻的她,蒙蔽了她所有的理智,只能凭着本能用力地、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是,我承认是我故意陷害橙橙,但我是为了什么,难道你不清楚吗?”她流着泪,绝望地望着他,愤怒又委屈地指控,“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么长时间,陪在你身边,等到林小茉离开,又等来了陆晚,你身边的女人为什么就不可以是我?我看到你们这么残忍的幸福,难道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吗?有哪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喜欢的男人对其他女人好?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自私的女人罢了!如果我是被你宠爱的那一个,我也会一个天真善良的女人!”
  客厅里全是她愤怒嘶吼的声音,橙橙被她吓到了,白着一张小脸往唐庭衍怀里缩,紧紧抱着他的手臂。
  陆晚站在唐庭衍身后,只看到他紧绷的肩线,和身上散发的嫌恶与怒气,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听着许萧萧强词夺理的话,眉头越皱越紧。一个女孩子,竟然可以将不要脸发挥到这种程度,她真是大开眼界。
  她终于听不下去,往前一步,想要将她抓着唐庭衍手臂的手指掰开,有人却快她一步,上前狠狠一巴掌甩在许萧萧脸上,力道很重,扇得她的脸立刻偏向了一边,清脆的一声,“啪!”
  “许萧萧,我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许娟气得胸膛直起伏,打过许萧萧那只手还悬在半空中颤抖。
  许萧萧捂着已经麻木的半边脸,只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她不可思议地看向许娟,愣愣的,没有任何反应,像是没有回过神来。
  “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你还是不是人?”许娟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往橙橙面前扯,“马上给晚晚和橙橙道歉!”
  许萧萧冷不防地被她一扯,整个人跌倒在地,扑倒在了唐庭衍脚边,狼狈不堪。
  手掌撑在冰凉的地板上,凉意透过掌心传进心里。
  她低着头,眼泪不停地掉,难堪和愤怒让她心痛不已,却还听见她母亲冷冷的声音在头顶说,“道歉!”
  陆晚看了一眼跌在地上的许萧萧,和电视里那个光鲜亮丽的女人无法联系到一起。她有些不忍,却只是一瞬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道歉是应该的,不被原谅也是应该的。
  橙橙倒是心软了,扯了扯唐庭衍的衣袖,仰着小脸望着他,犹豫地说,“算了吧……”
  唐庭衍不为所动,伸手牵住了她的小手。
  许萧萧似乎很怕她母亲,低着头,有水滴落在地板上,溅开几片水花,而后,她抬起通红的眼睛,泪痕未干的脸显得楚楚可怜。
  “对不起。”她看着橙橙,轻声说了一句,手指悄然攥紧。
  许娟的脸色这才有了些缓和,她向前走来一步,身体却摇晃了一下,许存康及时上前扶住了她。
  从头到尾没有开口的许存康此刻终于说话,微蹙着眉,责备地看向许萧萧,“从小到大太惯着你了,才让你养成这种极端的性格。”
  “是我没有把女儿教好。”许娟叹息一声,在许存康的怀中,身体单薄,脸色憔悴,任谁看了也不忍心责备她一句,何况这是许萧萧做出来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已经讨回公道,许萧萧也道歉了,不走难道还要让她下跪磕头不成?陆晚终于说,“许阿姨,您好好休息吧,明天让许萧萧到剧组去解释清楚,这件事我们就不再追究了,您不要气坏了身体。”
  橙橙也适时地摇了摇唐庭衍的手臂,央求说,“我们回家吧。”
  许萧萧刚才说的那些话她似懂非懂,她想要离开,只是觉得这里呆着很难受,说不出的难受,仿佛呼吸困难似的,想要快点走。虽然已经证明了项链不是她拿的,但她知道是许萧萧陷害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很难过。是她哪里做得不好,惹她生气了吗?为什么要冤枉她……
  敏感如橙橙,生平最害怕的事就是被别人嫌弃和讨厌,紧紧攥着唐庭衍的手。
  他似乎感觉到她情绪的起伏小改变,低头看了她一眼,看见她垂头丧气,发顶一个小小的漩涡。
  唐庭衍伸手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然后一把将她抱进了臂弯。
  橙橙惊呼一声,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
  听到院子里汽车引擎的声音响起,许萧萧这才如梦初醒,转身冲进了屋内,冲到许娟面前紧紧攥住她的手。
  “妈……”
  “回房睡觉去吧。”许存康失望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妈身体差,不要再惹她生气了。”
  他那失望冷淡的目光如同一把刀子捅进她的胸口,许萧萧咬着唇,执拗地抓着许娟的手不松开。
  许娟看了她一眼,转头对许存康柔声说,“老公你先回房休息吧,我想跟安安好好谈谈。”
  知道许存康担心她的身体,许娟又说,“我没事的,气都已经气过了,现在只是跟她讲些道理。”
  许存康犹豫了一下,点头,叮嘱许萧萧,“别惹你妈生气。”
  许萧萧看着他上楼的背影,目光闪烁。
  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为什么从小到大,他对自己都有一种莫名的生疏感,自己对他也是一样。无论装得有多孝顺体贴,内心却感觉不到一丝亲情的牵绊和眷念。
  “跟我上来。”许娟说完,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
  许萧萧一进房间,许娟就背对着她说,“把门关上。”
  许萧萧顺从地关上门,胸口揪紧,转过身关门的时候,眼中闪过一抹紧张。
  果然,门一合上,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脑勺就被一个东西砸过来,砸得火辣辣的痛。
  “哐当”一声,一个塑料摆饰掉在地上,幸好只是塑料的东西,她小时候还被她拿玻璃的东西砸过,砸得额头上全是血,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你是不是要把我的脸丢光才肯罢手?”许娟厉声质问,“被别人找上门来羞辱,现在你高兴了吗,满意了吗?”
  许萧萧深呼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许娟,鼓起勇气说,“妈,我是真的喜欢唐庭衍,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欢——”
  “控制不住喜欢,杀人放火也可以有理由是吗?”
  许娟冷冷地睨着她,目光像是带毒的刀子,落在许萧萧的脸上,看得她一阵心慌。
  “我只是整蛊她一下,又没想要怎么样。”许萧萧实在委屈,不明白她妈为何非要这样咄咄逼人,将她说得这么不堪,罪大恶极似的。
  她的话音一落,许娟就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
  许萧萧吓了一跳,随即一个大力将她往前一拽,拖到了镜子前。许娟将她往前一攘,她猝不及防地撞上去,一张脸撞在镜子上,鼻梁仿佛都被撞断了似的,疼得她眼泪都冒了出来。
  “你看看这张脸,会愁找不到好男人吗?为何一定要在唐庭衍手上把自己毁了?”许娟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失望里透着嫌恶,“许萧萧你以后要是再这么作死,我就把你赶出去。”
  许萧萧猛地抬起头,从镜子里对上许娟无情的双眼。
  她攥紧手指,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忍不住往下掉,心里苍凉一片,冲动绝望之下,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多年的疑惑——“妈,为什么从小到大你对我都这么狠?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
  别人都说严父慈母,唯独她的父母,父亲淡漠,母亲严厉,教训起她来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凶狠。将她关上两天不给饭吃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从小到大她都很怕她母亲,一点都不敢在她面前犯错,战战兢兢的。别看许娟在人前、在她父亲面前有多温柔,严厉起来的样子,光是想到她的脸就让许萧萧毛骨悚然,童年留下的阴影到现在还偶尔做噩梦。
  虽然,大多数时候,许娟对她还是不错的……
  “胡说八道什么。”许娟皱起眉,看了她一眼,随即说,“棍棒底下出孝子,我对你严格是为了你好。你对唐庭衍死心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他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吗?人家有老婆有孩子,别去趟已婚男人这趟浑水。”
  顿了顿,她又说,“你也年纪不小了,是时候考虑婚姻大事了。我给你安排了一场相亲,周六去见见吧,对方不比唐庭衍差!”
  “我不去!”许萧萧毫不犹豫地拒绝,目光固执。
  她就是喜欢唐庭衍,什么已婚男人,什么名声脸面,她都不在乎,她只想和唐庭衍在一起,隐忍了这么久,既然已经把话挑明,她也不想再躲躲藏藏了!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不过恰好是喜欢的对象已婚而已……
  “周六中午,月牙餐厅,你不过来今后都不用回来了。”许娟冷冷地说完,拢了拢肩上的大衣,转身开门走出了卧室。
  许萧萧攥紧拳头站立了良久,才尖叫一声疯了似的对着墙角的两米人形公仔拳打脚踢,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的人生,自己的婚姻要被别人操控?为什么就不可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越是阻挠她,她就越是不认命!
  许萧萧咬紧牙关,双眼通红,在心里坚定地告诉自己,她是不会放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绝世药神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天道图书馆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逆剑狂神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元尊
 武炼巅峰  剑来  开天录  我家后门通洪荒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山海画妖师  穿越从养龙开始  永恒圣帝
 诡秘之主  超越狂暴升级  伏天氏  逆剑狂神  魔改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