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富贵锦绣txt全集下载 > 富贵锦绣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六九九章装疯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小雅本来也不过是顺着话往下说的,可看到流珠的样子,后知后觉地问道:“刚才的那个脑袋,是季雨?!”
  “可不是嘛!”流珠点点头,“雅郡主,就连您也没有看出来,是吗?”
  小雅鼻子一酸,眼圈儿顿时就红了,“怎么会这样?真是可怜!”
  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天,季雨将人变成了这个样子。
  “是挺可怜的!”流珠深以为然,“季老先生如今昏倒在床,季大人远在岭南,季公子远在俞县。”
  “如今,唯一离得近的季嫔又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可怜了季老夫人······”
  后面的话,她似乎不忍说出口。
  木婉发现,在流珠说出“季老先生”四个字的时候,宫墙后面的嬉笑声顿了一下。
  后来,那边的声音,便越来越小了。
  庄嬷嬷咣当一声将门拉开:“婉郡主,您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木婉:“········”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直都是流珠和小雅在说话的好吧,居然扯到她的头上来了。
  不过也是,身边这两个人都是她带出来,冲着她来,也是应该的。
  她笑着安抚道:“嬷嬷不要生气,我们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
  “你就那么随意一听,不必放在心上的。”
  说完便招呼两个人离开,“行了,别在这里杵着了,赶快走吧。”
  “婉郡主!”庄嬷嬷想将人留住,可一时却找不到什么理由。
  “木婉姐姐······”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门后探了出来,明丽的脸上透着呆板幼稚。
  一天乌黑浓密的头发乱糟糟地堆在头上,鬓角处,插着一朵红艳艳的月季花。
  虽然知道季雨有可能是装的,可小雅还是忍不住难过,“小雨,你这是何苦呢?”
  凭着她的身份地位,找到一个如意的人家,不是问题的。
  可她偏偏要选择进宫。进宫也就罢了,可偏偏要得陇望楚,妄想着将陛下的心紧紧地攥在手里。
  做错了事情,被陛下惩罚,也是应该的。可他却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作妖儿。
  如今的季老先生虽然贵为宰相,可他有些事情也·······
  唉,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明明手里拥有一副好牌,为何会打得稀巴烂呢?!
  季雨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
  她走过来,便要去拉小雅的手,却被流珠有意无意地挡开了。
  庄嬷嬷不满地瞪着流珠,“你一个奴婢,有什么资格·······”
  后面的话,在木婉平淡的眼神下,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对于流珠的举动,季雨倒是不在意的。她笑眯眯地看着小雅,“祖父和祖母都出门了,你来家里玩儿吧!”
  “不去了!”小雅心里难受,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哭腔儿。
  这个以前相处地十分融洽的好朋友,如今居然成了这样。
  季雨皱着小脸儿央求道:“你来吧!你不是喜欢吃祖母做的桂花糕么?今天家里正好后,我拿给你吃。”
  小雅后退一步,避开季雨的热情,“不用了,我要跟姐姐去赏花。”
  “既然陛下不允许外人踏进听雨轩,我便不进去了。还有,你也别在外面逗留时间太长。”
  “否则,陛下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季雨一脸茫然地看着小雅,“你在说什么?是木婉姐姐不让你来找我玩儿,是吗?”
  小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便紧抿着唇角,沉默不语。
  庄嬷嬷嗔怪地看了小雅一眼,“婉郡主何必说这些呢?我们见主子又听不懂。”
  语气中蕴含着无奈,责怪,已经心伤。
  姐姐·······
  小雅求助般看了木婉一眼。
  木婉无奈地摇摇头,“算了,走吧!”她们自己想要作死,我们也没有办法!
  “小雅······”季雨哭着喊住将要离开的小雅,“你就陪我玩一会儿吧!”
  看着满脸泪痕的季雨,小雅的心一下在便软了。
  “季雨,你别哭!”小雅低声哄道,“这样吧,我去问问陛下,若是他同样,那我便去看你。”
  若是陛下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木婉心里暗自点头:嗯,小丫头不错,还没有昏了头脑。
  季雨却摇着小雅的胳膊,好奇地问道:“陛下是谁啊?!你为何来我家玩儿,要去问他呀?!”
  小雅低声解释道:“陛下他就是·······”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季雨厉声打断了。
  她转头看向木婉,大声呵斥道:“我知道了,是你不同意我和小雅来往的是吗?”
  “你这个妖怪,不躲在山里修行,居然跑出来危害人间,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雨······”小雅一时间慌了,“那是姐姐,你瞎说什么呢?!”
  “她不是你的姐姐!”季雨沉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你,还有你们都被她骗了。”
  “真正的林木婉走就死了。而她,借尸还魂,占据了这具身体。”
  “所以,如今站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
  小雅被她那阴恻恻的样子吓到了,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可还是坚定地维护着木婉:“别胡说,那是姐姐!”
  “姐姐?!”季雨嗤笑一声,面色癫狂地说道,“什么姐姐?我告诉你,你被骗了,你的姐姐,早就死了!”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流珠有些听不下去了,她侧头看了木婉一眼,主子,要不要将她的嘴给缝上?!
  听着她在这里胡沁,便让人生气!
  木婉却是没有动,扯了扯嘴角,“她即便是如今已经疯了,也还是宰相的孙女,陛下的妃嫔。”
  “我们对她动手,不合适!你们去跟陛下禀报一声,就说季嫔如今神志不清。”
  “是,郡主!”暗处有人答应一声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这暗处竟然有人?!
  庄嬷嬷心里一慌,下意识的看向了季雨。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木婉的身边竟然有陛下的暗卫。
  季雨恶狠狠地瞪着木婉:“装神弄鬼!林木婉,你马上就要原形毕露了,不仅没有丝毫的悔改之心,真是可悲,可叹,可笑!”
  木婉认真地看着她,“你这满脸尖酸刻薄的样子,倒也不像是疯了,反倒像是求而不得。”
  “便嫉妒的发狂!注意一下你脸上的表情。”
  庄嬷嬷有些听不下去了,“婉郡主,我们家主子如今都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这话说的,真是够搞笑的!”木婉好笑地看着她,“我跟你家主子有交情吗?”
  “她疯或是不疯的,跟我有关系吗?说起来,你家主子可是对我的敌意很深呢!”
  “她一次次的造我的谣,我没有落井下石,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指望我做什么?
  庄嬷嬷脸色涨红,颤抖着手指着木婉,“你·······你········你········”竟然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自己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羞的。
  其实,木婉说得没错,每次都是她家主子主动去找木婉的麻烦的。
  看着季雨眼睛赤红地站在那里,她不禁有些心虚。自己这是怎么了?
  竟然责怪起自己的主子来了?!
  她不满地瞪了木婉一眼,都怪眼前这个人!
  木婉是真的懒得搭理她们。
  她看着季雨,淡淡的说道:“季嫔娘娘,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你最大的威胁。所以,你不必将精力放在我的身上。”
  “另外,你也千万别妄想,把我当成你向上爬的踏脚石!”
  “妖怪!”季雨几近疯狂地喊道,“你这个妖怪,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不现出原形!”
  “来人,快烧死她,烧死她·········哈哈,烧死她!”
  “啊······”一直被她抓着胳膊的小雅被她扯了一个趔趄。
  眼看要摔倒在地时,流珠眼疾手快地将人扶住,“雅郡主,你没事吧!”
  趁着流珠离开这个空隙,季雨红着眼睛便向木婉冲了过来。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冲过去到底要怎么样,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冲过来。
  只是,既然已经行动了,自然是不能就这样停下来的。
  为了给自己壮胆,她边冲边喊道:“妖怪,我现在就让你现出原形!”
  “主子········”流珠吓了一跳,可又不能就这样将小雅给甩出去。
  “姐姐········”小雅也着急,可自己还没有站稳,根本来不及扑过去。
  庄嬷嬷虽然不知道季雨要干什么,可作为一个忠仆,自然是主子在哪里,她便在哪里了。
  不由分说,也跟着冲了过去。
  木婉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胸有成竹。
  季雨看着木婉淡然的样子,心里越发没有底了,为了给自己打气,她嘶吼一声,“妖怪,受死吧!”
  若是真的失手杀了林木婉,也有理由给自己脱罪的吧?!
  季雨心里如是想着。
  就在两人距离木婉三步远的时候,一阵风掠过,将两个人一起甩倒在地上。
  “啊······”
  “啊········”
  前面那一声是季雨,她是被吓到了。
  后面那一声是庄嬷嬷,她不仅被吓到了,还被倒回来的季雨压在了身底。
  这可是真的要了她的老命了。
  只不过,她嘴唇哆嗦着,除了一声惨叫外,不敢多说半个字。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一股风,真的是太邪性了。
  “妖怪······”季雨脸色煞白,她挣扎着起身,却不小心又摔倒在庄嬷嬷的身上。
  没有办法,浑身发软,根本用不上力。
  “姐姐,你没事吧?!”
  “主子,您怎么样?”
  小雅和流珠同时跑过来,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木婉轻轻地摇摇头,她推开两人的手,走到季雨和庄嬷嬷的身边。
  季雨瞪大眼睛,惊慌地吼道:“妖怪,你要做什么?”
  木婉蹲下身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好奇地问道:“我其实挺不明白的。”
  “我们两个人前世无冤,今世无仇的,你干嘛总是跟我过不去?!”
  季雨不想看到木婉这一幅胜利者的姿态。
  她别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木婉笑了笑,“怎么,不装疯了?!”
  话音落下后,季雨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她愤愤不平地瞪着她,“你果然是妖怪没错,惯会蛊惑人心。”
  木婉呵呵地笑了,“季雨,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两人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到底在折腾什么呀?!”
  季雨胸口起伏,喘着粗气,她自然不会傻傻地说,她不想看到陛下的心里还装着你!
  木婉欣慰地点点头,“不错,还没有傻到家。”
  “不过,我刚才的话也不是吓唬你。眼看着季老先生躺在床上,季老夫人一个人忧心忡忡地支撑着整个季府。”
  “你确定你要继续给别人当枪使吗?我知道,宫里有人要对付我,可季雨·······你说你到底把你的脑子给丢到哪儿去了?!”
  真是愁死人了!
  不待季雨说话,木婉喃喃自语道:“利欲熏心!难道说,权利真的会糊住了一个人的眼睛?!”
  “让这个人变得没有脑子?!”
  季雨冷冷地看着她,“你真的觉得,你赢了吗?”
  “自然不是!”木婉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我只是想过好我自己的日子,从来没有想过跟谁去比的。”
  季雨索性放松身体,躺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你可知道,你挡了别人的路?!”
  你既然是个阻碍,自然就有人要将你铲除的。
  庄嬷嬷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可眼看仇人就在面前,气势必须要有的。
  她要紧牙关,一声不吭,佯装自己没事的。
  木婉歪头想了想,后又笑着说道:“我不明白,为何一定要跟在我后面走呢?”
  不在同一条路上,不就没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元尊  伏天氏  剑来
 武炼巅峰  万古神帝  万道龙皇  一剑独尊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帝霸  临渊行  圣墟  九星霸体诀
 大道朝天  全属性武道  超神宠兽店  修罗武神  全职法师
 万古最强宗  武破九荒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万古第一神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傲世丹神  横推从拔刀开始  魂帝武神  我真没想无限融合  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