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红楼春txt全集下载 > 红楼春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来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隆安帝对尹后开口很是不满,看了他一眼后,道:“林爱卿为了新政,熬到这个地步。此刻将贾蔷叫回来,耽搁了海粮大计,林爱卿知道了,也绝不会同意。”
  话虽如此,可这番话却不该由这位天子来说。
  韩彬略略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尹后,倒也没有多想,只当她宠爱贾蔷,因此才关心他的回程。
  韩彬点了点头道:“无论如何,贾蔷都必须南下,操持海粮一事。短期内,不得回来。这一次,海粮绝不允许出现去岁海粮船毁粮殁的事。此事事关无数百姓的生计,大意不得。”
  一旁李晗叹息道:“说来也算是一语成谶,贾蔷临走前还在威胁我等,若他先生出了事,饶不过我们。谁知道,才几天功夫?果真回来了,势必大闹一场。可眼下,着实经不起折腾了。”
  韩彬摇头道:“贾蔷虽素来天马行空,行事恣意,但于大局上,十分明白轻重。如海为何会累成这般?终是为了新政。贾蔷不会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即便以后回京,也不会乱来。当然,发一通脾气是少不了的……”
  一旁韩琮淡淡道:“林相若真的去了,贾蔷回不回来,都是两说。当年贾蔷就志在漂泊,无意于官场,是半山公说服林相,让贾蔷为社稷出力。这数年来,贾蔷作为如何,世人不知,我等皆看在眼里。往后他回京后果真要去,诸位还是莫要相拦才是。”
  这话,显然不是说给诸位听的……
  隆安帝自然也明白,他面色深沉下来,不过没等他开口,忽见戴权引着王院判和李老供奉急急进来,甫一入内,就报喜道:“万岁爷,林相救回来了!”
  听闻此言,君臣诸人无不大喜过望!
  隆安帝上半身都往上抬了抬,大声道:“当真?”
  王院判躬身上前,道:“回皇上,的确是救回来了。当下林相虽然脉象依旧薄弱,但经过李老供奉的施针后,已经可以触及的到了。只是……”
  “只是甚么?”
  韩彬沉声问道。
  王院判看起来有些怵,回头看了看李老供奉后方道:“只是几位老供奉都道,林大人陷入昏迷,近期醒来的可能性不大……”
  李老供奉声音颤巍道:“林相是过劳而病,引发了诸般旧疾,如今昏迷过去,不全算坏事,也是身子骨自己在修养。”
  隆安帝追问道:“那何时能醒来?”
  李老供奉摇头道:“这就要看造化了,近期内不大可能。还有,要精心呵护修养,最好能送回相府。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亲人照顾,对病情稳定有好处。”
  尹后忍不住问道:“宫里有最好的太医,还有几位老供奉,不是比相府那边好的多?林家没甚么人了……”
  李老供奉摇头道:“林大人这病倒也不必常有太医守在跟前,只要定时去看看,让家属将药煎好后伺候着服下,另外,也要常翻身、擦洗。在宫里,多有不便。”
  韩琮道:“那就等林相安稳些后,送回林府去。皇上,要让人与林府内眷好好解释分说清楚,不要让林府内眷惊忧。”
  隆安帝缓缓颔首道:“朕知道了,戴权,你……”
  话未说完,隆安帝面色忽地一变,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几乎是一瞬间滴下,脸色惨白的吓人。
  尹后见之大惊,忙道:“快,快!给皇上用药!”
  随之而起的,是一股恶臭自龙榻上传来。
  尹后绝美的俏脸上看不见丝毫异色,反而转过身来对韩彬等道:“元辅大人,皇上要用药了,今日着实操劳的狠了些,往后可不能如此了。千说万说,总没有皇上龙体要紧,是不是?”
  韩彬等自无话可说,一并告辞出去,又一起转向偏殿,去探望林如海。
  最后决议由韩琮亲自带人,护送林如海出宫,回到布政坊林府。
  ……
  入夜。
  皇城,武英殿。
  见韩琮回来,等候良久的韩彬放下手中笔,问道:“可都安顿好了?”
  韩琮叹息一声道:“林府那位姨娘,到底很哭了一场,好在随行有太医在,未曾出事。”
  韩彬沉默稍许后,看着韩琮道:“今日邃庵说话,孟浪了。”
  韩琮自然明白韩彬说的是哪一句,他缓缓道:“如今林大人为了新政为了社稷,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贾蔷,虽属异类,却也不必赶尽杀绝!”
  韩彬问韩琮道:“邃庵,若你处在皇上那个位置,你以为该如何对待贾蔷?这个孩子,掌不住啊。”
  就目前来看,继承皇位的多半是四皇子李时。
  若果真立李时为皇储,那么天子最防的人,就是皇后。
  只一个皇后其实并不算甚么,皇后也素来恪守后宫不得干政的铁律,从不与外朝结交。
  就连后族,也始终被她压在五品以下,难能可贵!
  所以她想干甚么,也是有心无力。
  唯独一个漏洞,就是贾蔷。
  如果隆安帝大行,立李时为太子,那么尹后联合贾蔷,是有机会行废立之事的。
  这种可能性,不算小。
  便是为了杜绝此类,天子都容不下贾蔷。
  更何况,贾蔷与李时交恶,其仇根本难以化解。
  韩琮沉声道:“所以,仆之意,是让贾蔷不再回京。”
  韩彬苦笑道:“他今日不回京,谁知他明日回不回京?皇上岂能放心?”
  韩琮眉头紧紧皱起,道:“元辅,如今,连你都要杀贾蔷么?”
  韩彬摇头道:“如今就要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让天家信任,贾蔷永不回京。”
  除非能如此,否则隆安帝绝容不下贾蔷。
  想来他现在已经后悔,为何没能早些下手……
  ……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
  卧房内,老忠伯看着垂泪不止的梅姨娘,劝道:“姨奶奶,您是双身子的人,如今林家就指着您腹内的骨血,您可千万要保重,还是先去歇息罢。”
  梅姨娘用帕子擦了擦眼睛,哽咽道:“老爷这般模样,我又怎放心的下?”
  老忠伯道:“方才太医说的明白,只要用心服侍,慢慢修养,许是过段时日就好了。有老奴在,绝不会出差池的。老爷还小时,就是老奴伺候着。断不会疏忽……如今,您比甚么都要紧。兴许小少爷出生时,老爷就醒来了!”
  梅姨娘被说服了,点点头道:“好,那……那我明早再来。”
  老忠伯道:“姨太太最好多歇息,每日来瞧瞧,和老爷说说话就是。”
  梅姨娘颔首,又看了林如海片刻后,方落泪而去。
  老忠伯将梅姨娘送出门外后,又回至榻边,看了眼林如海,颤着手,从袖兜中掏出一玉盒来,打开后,取出一丸药,上前小心的伺候着林如海服下。
  又紧张的等候了足足半个时辰后,终见林如海的眼睛动了动,忠伯屏住呼吸,小声唤道:“老爷,老爷……”
  林如海缓缓睁开了眼……
  置之死地而后生,他活着,贾蔷短时间内,才能无忧。
  “老爷!!”
  忠伯见林如海醒来后,不由得老泪纵横,哽咽起来。
  他服侍了林家三代人,若林如海没了,林家就真的死绝了。
  林如海恍惚了片刻后,才渐渐凝起神来,看向忠伯,轻声道:“我无事。忠伯,去请老供奉来。这具身子骨,是要好生养一养了。”
  对于这个朝廷,对于君恩,他自忖已无愧于心。
  自回京以来,新政大半皆由他和贾蔷完成。
  李晗、张谷、左骧等为何对他渐渐生疏乃至防备起来?便因此由。
  接下来,他要好生休养一番。
  总要看着贾蔷脱困浅谈,龙腾大海,看着骨血临世,他才能放心合眼……
  ……
  翌日清晨。
  运河之上。
  天不过将将明时,贾蔷已经在楼下船舱内处置了一个时辰的公事。
  在漕运上投入海量金银铺平渠道的好处已经开始显现,京城发生的事,正源源不断的沿着运河送到他这里。
  急递的消息当然不可能是通过船来传递,沿岸德林号的货栈便是驿站,绣衣卫的腰牌就等于八百里加急一路畅通无阻的令牌。
  京城消息,最迟两天可到。
  不过眼下,林如海昏迷的消息还未送至。
  只知道荆朝云起复,另外就是林如海的第二封信,依旧让他勿要多忧,办好他自己的事。
  虽然不可能完全放下心来,但显然,贾蔷明白林如海有其自己的谋算,连写两封信让他不要插手,多半是怕他坏事……
  既然如此,他也就撂开了手。
  毕竟,最让人厌恨恼火的从来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猪队友。
  将德林号的事处理了番,楼船上也是不断有人上下,即便船只不停,船员也能靠着绳索接舷往来。
  看着这些人手往来,贾蔷愈发能感觉到,他手里掌握着的,是一支甚么样的力量……
  当然,就目前来说,还远远不够。
  却也不必着急……
  “国公爷,闫姨娘去下面了……”
  商卓进来通报。
  贾蔷点了点头,起身舒展了下筋骨,道:“走,下去瞧瞧。”
  ……
  船舱内,气味感人。
  一群糙汉子们,光脚赤背的,在训练室内打熬着筋骨,消磨着气力。
  贾蔷专门让人在船舱内空出好大一片地方来,放了沙袋、石锁、拉力器等锻炼器材。
  看到女扮男装的闫三娘下来,正在和贾蔷亲兵较劲的一众四海残部登时高兴起来。
  不过随即,有年岁长一些的就掉下脸来,几步上前压着怒气斥道:“这是甚么地方?岂是贵人能落足的?还不快上去!”
  他怕闫三娘会被活活打死……
  闫三娘笑道:“齐二叔,不当紧,家里不约束这个。往后,我还能出海呢。”
  齐二叔仍是连连摇头道:“一码归一码,你坐船上指挥可以,这里却不能再来了,快快上去。”
  蒯姓巨汉都走过来瓮声道:“三娘,如今你身份金贵,不好再来这种地方了。”
  他和铁牛方才交手,着实过瘾。
  一拳一拳的肉到肉,放开手脚的打,此刻全身上下散发着汗臭气。
  闫三娘掩了掩鼻子,道:“好吧好吧,走就是了。一个二个都来赶我……”
  说罢,转身要走,刚至门口,就看到贾蔷站在那,看着她。
  四海旧部们看到后,纷纷脸色大变。
  坏事,终于还是要挨打了吗?
  闫三娘被他们说的心里都敲起鼓来,上前笑道:“爷怎么下来了?”
  贾蔷看着她这一身打扮,心里却想着回头让她换上海岛女王的衣服,肯定得劲……
  他笑道:“忙了一早上,坐的骨头都乏了,下来活动活动。你到这边来……不大便利罢?这群粗坯们一个个没个好形象。”
  闫三娘忙道:“以后再不来了,方才蒯大叔、齐二叔他们都说了我。”
  贾蔷笑道:“日常训练还是可以的,将来你是要驾驶万船纵横四海的,身子差可不行。这样,回头我让人单设一个训练室,你去训练就是。”
  一边说,一边往里进,去了身外薄衫,也打起赤膊来,上了擂台,对着蒯姓巨汉勾了勾手,道了句:“你,上来啊!”
  四海旧部想忍来着,没忍住,哄堂大笑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剑来  元尊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一剑独尊
 武炼巅峰  帝霸  伏天氏  大支配者  圣墟
 万古神帝  沧元图  魅瞳妖后【完结】  万道龙皇  我真的是正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临渊行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九星霸体诀  修罗武神
 左道倾天  全属性武道  万古第一神  超神宠兽店  剑道第一仙
 逆剑狂神  武破九荒  绝道神尊  从山寨npc到大BOSS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