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txt全集下载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一百二十四章 偶然的遭遇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接下来的几天里,修洛特依然脚步匆匆。他像划过特斯科科湖面的清风,奔驰在湖中都城的周围,追寻着划破时空的光芒。
  湖中都城东南的堤岸外,有两个面积颇大的小岛,一个叫扎卡特拉曼科,一个叫依他卡他。岛屿的名字大致和“盐水”、“盐碱地”、“芦苇丛”相关,由此也可见此处的荒凉模样。
  这些岛屿位于盐水湖中,没有开垦成奇南帕的潜力,便就一直无人居住。只有栖息的水鸟,和偶尔停泊的商人。现在,阿维特已经把两个小岛都赐给修洛特,用作火药研发的实验场。
  少年便带着数十名卫队武士,在清晨乘舟而来。他登上靠北的岛屿,左右环顾。这里离都城大概一两个小时,四处僻静无人。遥望北方,都城中心的大神庙巍峨高大,数里外的奇南帕青翠苍葱,湖面上的商旅船队往来不断,一片文明繁盛的景象。而遥望南方,不远处还有另一座属于自己的岛屿。
  修洛特静静地看了会,便继续评估两座小岛。两岛各有数百公顷。北岛略小且近,他便命名为天火一岛,专门用来储存硝土,提取土硝,尝试火药配方。南岛更大更远,便叫做天火二岛,用来测试未来的火器,暂时闲置。
  少年又带着卫队武士们四处检查,判断小岛的地势。较低的边缘部分可能在湖水泛滥的雨季淹没,需要在岛屿中心垒土加高,建设高台,再把研发场地设在其上。还要建设背光干燥的仓库,用来储存提取的土硝和配制的火药。
  一行人正在巡查,伯塔德却突然面色一变,猛地向前一步挡住修洛特。武士长用大拇指往某处指了指,然后无声的取出长弓,搭上破甲铜箭。
  修洛特仔细看向远处,面容一肃,隔着两三百米,芦苇丛中露出的一小截船身。他便也取出盾牌和战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身后的数十卫队武士训练有素。他们一半弯弓搭箭,一半握棍持盾,逐渐散开成一个圆阵,把殿下护在中心。
  卫队武士们小心逼近,进入一百五十米的最佳射击距离。伯塔德便让武士们停下。他先是换上一只哨箭,稍稍瞄准,就是迅捷一箭,尖利的鸣啸声立时传来。哨箭的箭镞上加上了骨角哨,并且是特制的钝头,以免造成误伤。
  芦苇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卫队武士都搭上了铜箭,只要出现的是身份不明的武士,便会毫不犹豫的动手。伯塔德张弓等待了许久,过了一会,芦苇丛中的动静却又消失了。他微微皱眉,便对着芦苇丛厉声呵斥。
  “草丛里的是谁?快出来!再不出来,就要射击了!”
  芦苇丛里又是一阵晃动,但里面的人还是没有现身。
  伯塔德不再等待。他肃然的前挥左手,二十多只铜箭便咻然射出,咄咄地钉在芦苇丛的木船周围。芦苇丛传出几声惊呼,接着便是惊恐仓惶的回应。
  “停下,停下!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勤劳忠诚的都城子民!”
  武士长再次皱眉。他看向修洛特,少年微微沉吟,点了点头。看起来确实不像是敌人。
  “从草丛中出来,全部!”伯塔德再次高声喝道。
  过了片刻,才从芦苇丛中走出五六个瑟瑟发抖的人来。卫队武士的长弓立刻对准了要害。
  修洛特先是看向他们的双手,都空着没有武器,只是在腰间别着短匕首。接着,少年又看向他们的衣着,没有人着甲,只是穿着长袍,披着遮蔽身形的斗篷。斗篷与长袍都颜色低调,花纹简单。粗看是平民的形制,仔细观瞧却是上乘的布料制成。有的人头上还带着宽沿的锥帽,半遮住面孔。
  少年有些迷惑,这造型...总是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伯塔德看了片刻,确定这只是一群身份可疑的平民。他再次观察了会芦苇丛,已经没有了动静。于是,武士长往前挥手,五六个强壮的皮甲武士便一涌而上。他们摘下可疑人物们的锥帽,扯去宽大的斗篷和长袍,收去腰间的匕首,上下一阵摸索后,才对武士长点头示意。
  伯塔德微微颔首,把长弓转移了方向。他再指了指茂密的芦苇丛,又有十名武士谨慎的前入。片刻搜索后,他们带着几个小巧的陶罐和两个深色的布袋返回。
  “殿下,里面有两条小船,一条里是十几罐香草和香料的奢侈品,另一条小船里有一袋金沙,还有几袋盐。”
  卫队武士前来回禀。修洛特看向武士长。
  伯塔德便接过一个画有标记的罐子打开,伸手摸索了一会。一股浓郁的香味飘来,里面只是多香果。然后,他再打开两个布袋,一袋是沉重耀眼的金沙,一袋是白中微灰的食盐。
  武士长这才松了口气。他向少年点点头,表示确认。
  修洛特微微沉吟。联盟新近颁布了商法,对奢侈品收取重税。显然,这里是一场私下进行的奢侈品交易,并不会依法纳税。一方是有门路的大商人,另一方携带有大笔金沙和食盐,应当是拥有封地的都城大贵族。
  修洛特便上前几步,仔细观察几人的面容。其中两人看到少年的高级祭司服,脸色一变,立刻下意识的低头,随即被武士们捏住下巴,强行抬起。少年看了这两人许久,脑海中没有丝毫印象,便看向另一边,
  端详片刻后,修洛特轻轻一“咦”,其中居然有一个见过的故人。
  “我记得你,你是都城市场的大商人,有一家奢侈品店铺。你叫什么?”
  少年没有提及的是,他亲眼见过对方低价收购蜂蜜再转手卖出。不过一刻钟,便是三四倍的暴利,因此印象深刻。
  “啊,不,我不是...尊敬的大人,您一定记错了...”
  大商人还没说完,便见到眼前的少年祭司微微皱眉。随后,他的头发被一把提起,身后的中年武士已经把战棍横在他的脖子上。大商人脖上一凉,然后便是微微刺痛,锋利的锐片已然划破了皮肤,鲜红的痕迹缓缓的渗出。
  “是,我是!我是都城市场的奥卡特尔!...大人,您记得我。我一定为您效劳过,饶我一命啊!”
  奥卡特尔吓得肝胆剧裂。大商人惊骇的看着眼前:黑衣的高级祭司,五六十名精锐的皮甲武士,还有数十把威力惊人的长弓。他欲哭无泪,在强大的远程威胁下,连准备好的逃跑都没法进行。
  自己不过是卖给老顾客几罐香草,偷偷赚上一点辛苦钱。纵然违反了新近颁布的商法,也不至于动用如此多的高级神庙卫队吧?看这装备,看这人数,就是攻打普通的贵族庄园也够了!
  想到这里,大商人终于委屈的流出眼泪。
  修洛特看着大商人,面无表情。他先是抬手,威胁大商人的中年武士便停止了动作。接着指了指刚才低头的两人,武士们便把他们押到一边。接着,少年走近奥卡特尔。中年武士立时膝盖一顶,大商人便吃痛跪地,无需殿下仰视。
  随后,修洛特威严的审问起奥卡特尔。大商人开始时胡言乱语,少年再次皱眉。中年武士会意的几次施加压力,把握的恰到好处。很快,在生死莫测的大恐怖间,奥卡特尔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他痛哭着如实交代。
  商法不过颁布了几日,都城市场的正式奢侈品贸易就大幅度减少。本地的大商人们不愿承受高额的商税,纷纷开始了私下交易。他们扎根本地多年,和都城贵族间有着长久的合作关系,又熟悉地理人情,双方便转移了交易场地。
  现在都城已经有神庙卫队巡查,各社区的祭司影响力又很强,本地商人和贵族的私贸地点最终转移到各处隐蔽的湖中小岛。这处岛屿长满一人高的芦苇,又离都城不远,便被奥卡特尔看上,作为他专门私贸的场所。
  新年祭祀即将开始,贵族们都有着大量的奢侈品需求。几乎每一天,奥卡特尔都会前来此地,和不同的贵族交易,有时是一名大贵族,有时是几个小贵族。偶尔还会遇到同行,大家就彼此默契的错过,同时小心提防对方举报。
  今天,奥卡特尔便是带着两名护卫,前来和都城的大贵族家仆交易。在最隐蔽的芦苇从中,用香草香料交换金沙和封地生产的盐。他同样有门路把这些盐销售出去。
  “听说,现在还出现了专做贸易中介的大贵族。他们在自己的封地中,为远道而来,不知根底的外国商人提供低税的担保交易。”
  最后,奥卡特尔痛哭流涕,交代出一个模糊的重要消息。
  听了这些,修洛特深深的皱起眉,商法的推行看来并不顺利。
  大贵族们的自治权实在过于庞大。他们有着足够的力量,也有着足够的贪婪,去违反联盟的商法。如果巡察过严,奢侈品贸易就会大量转入大贵族们的封地中。联盟将很难直接插手,除非动用武力。
  联盟法律的执行力度,总是和政府的控制力密切相关。联盟的各种税收也是这样,地方会按照自治高低,截留不同程度的贡赋,再加上官僚机构的贪腐。
  最终,政府的实际收入,总是会在地方控制力,自治度,和贪腐度之间取得一个平衡,修洛特将之称为征税效率。
  在这个时代,封建国家的大部分税收都会流入各级贵族、官吏和士绅,越是王朝末年便越是如此。比如一百多年后的大明...
  修洛特摇了摇头,把飘远的思绪收回。他看着跪地流涕的奥卡特尔,沉吟不语。
  奥卡特尔一个激灵,知道已经到了决定生死的关键时刻。墨西加社会素来严苛,祭司们又刚刚颁布商法。此时如果被高级祭司抓捕回都城,必然会被作为典型,送上献祭的神台,用来震慑众人。
  大商人奋力挣扎,不顾锋利的战棍,猛地扑到少年祭司的脚下。他用力抓住对方的祭司袍,诅咒发誓。
  “祭司大人,饶我一命啊!以守护神的名义,我愿意献上所有家产,我愿誓死为您效忠!”
  修洛特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他微微摇头,看向中年武士。
  中年武士明了地点头。他弯下腰,单手抓住奥卡特尔的肩膀。接着,再伸出另一只手,在对方的手肘侧后方用力一捏。大商人顿时手臂一痛又一麻,手指无法控制的松开。中年武士便微微发力,直接把大商人从地上拖出四五十米。周围再上来两名武士,奥卡特尔就被完全控制起来。
  修洛特颇有兴致的看着中年武士。三十多岁的年纪,平凡的相貌。面带风霜,眼神平静,却又颇为伶俐。在前面的审问中,他察言观色,施加压力也恰到好处。少年不禁起了几分爱才之心。
  “你叫什么?何时加入卫队?”修洛特招招手,让中年武士过来。
  中年武士面色不变。他快步走来,恭敬的跪下行礼。
  “尊敬的殿下,我是埃斯科,是来自圣城特奥蒂瓦坎的武士。我曾经追随修索克团长,和您一起征讨过奥托米人。大祭司前来湖中都城,抽调了一批圣城武士,我便在那时追随大祭司,护卫左右。随后又被指派,加入您的卫队。”
  修洛特微微颔首,没有家名,原来是出身圣城的平民武士。埃斯科能够被祖父选中,并派遣到自己身边的卫队中,必然在忠诚上值得相信。
  自从来到都城,各项事务连续展开,少年越来越感到人才的匮乏,尤其缺少能独领一面的人物。对现在的他而言,在重要的任务上,必须先保证用人的忠诚,然后再考虑能力,对于出身则并不在意。
  修洛特思索片刻,便目光锐利的看着中年武士,考校着发问。
  “埃斯科,你觉得该如何处理这个商人。”
  埃斯科稍稍想了会,眼中精光闪动,随即恭敬作答。
  “殿下,贵族法颁布在即,都城局势紧张。现在不宜在奢侈品上,继续刺激贵族们。至于这个商人,可以在此处直接料理了。”
  修洛特先是满意的点点头,又稍稍摇头。
  前不久,祖父和自己彻夜长谈,规划了很多未来。如果把大商人抓捕回都城,祭司团顺藤摸瓜,恐怕会带出一大群违反商法的贵族,而自己也会再次变成都城风云的中心。
  现在应该保持低调,也不是祭司和贵族们彻底对立的时候。至于这个大商人,处死他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沉吟片刻,修洛特向埃斯科吩咐道。
  “埃斯科,给你几个武士,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把小舟上的东西全部没收,略作处罚。然后安抚下贵族的家仆,等我们走后,再把他们都放了。至于那个奥卡特尔,让他交出交易贵族的名单,也放走。以后要定期为我们提供消息。嗯,就由你来联系。”
  闻言,埃斯科深深低下头。他压抑住脸上的喜色,恭敬的伏地行礼。然后,他带着奇异的微笑,走向不远处的奥卡特尔。
  处理完这一切,修洛特看向武士长,微微一笑。
  “伯塔德,刚才不过是虚惊一场。这里是都城脚下,今天又是临时决定的路线,哪里会有那么多危险!”
  伯塔德肃然不语。他一直沉静的旁观着这一切,注意力倒有八成都放在周边的环境上。他看着周围茂密的芦苇丛,无人的湖湾和偏僻的岛屿。过了一会,忠诚的武士长才低声开口。
  “殿下,如果有人动手,这里便是最好的地点。”
  修洛特微微一愣。他仔细琢磨着武士长的话,有人?有谁会知道这里。动手?动手做什么呢。少年骤然沉默。半晌后,他才沉声摇头。
  “我相信他。你想多了,何至于此?”
  伯塔德面容严肃。他低下头,躬身行礼。
  “殿下,我不相信。大祭司也不相信。即使他值得相信,他身边的人也不值得相信。您的安全,不能放在相信上。”
  听到武士长的话,修洛特缓缓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内心的悸动与变幻。良久后,他才深深地叹息。
  “这世间最难的,便是相互的信任,越是高处,越是寒冷。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又如何能够长久呢?真是可畏,可怖!”
  少年摇了摇头。他大步往前,看着遥远的都城,心中依然坚定,充满光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元尊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剑来  伏天氏
 一剑独尊  武炼巅峰  万古神帝  帝霸  万道龙皇
 圣墟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临渊行  我真的是正派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九星霸体诀  修罗武神  全属性武道  左道倾天
 武破九荒  超神宠兽店  逆剑狂神  剑道第一仙  万古第一神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横推从拔刀开始  大道朝天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