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万物之主降临录txt全集下载 > 万物之主降临录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719章 愤怒的白哉 最后的王牌(2/5)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逃出了牢狱的响河杀了陷害他的同僚,正在为响河想着万全之策的银铃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听到银铃的质问,响河想起以前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被仇恨蒙蔽的他做出了极端的选择,不光以前排挤他的死神连流魂街无辜的居民也惨遭毒手,村正不断劝说他忘记过去,但响河丝毫听不进去,渐渐的村正再也无法回应他的呼唤。
  朽木白哉从祖父银铃哪里听到了响河与村正的事情,作为朽木家的当家白哉有义务手刃响河维护家族的荣誉,夜访藏书阁后白哉并没有找到相关的记录,这让他清楚这件事情无法公诸于众,为了找到响河的封印之地他不惜被身边的人误会。白哉与响河的战斗即将开始,村正想再次回到响河身边与他并肩作战,但却被响河无情的折断了刀身。
  虽然响河败在了白哉的白帝剑之下,但因为绝望而暴走的村正却显得更为棘手。为了响河而抛弃一切的村正仅靠精神支撑到现在,无法与响河心意相通的他只能靠吞噬虚来维持实体,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出响河,对响河的思念执着到这种地步的他却遭到如此残酷的局面。暴走过后村正呈现出完全虚化的样子,但是织姬还是能从中感到那份沉重的忧伤。
  暴走的村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一护被困在其中。球体上方的天空裂开了黑腔,从里面不断出现大虚,前来支援他们的是尸魂界的众位死神以及他们已经恢复了理智的斩魄刀,虽然众人对白哉和千本樱的行为非常不满,但恋次从一开始便相信自己的队长。正当大家合力扫除大虚的时候,黑腔受到球体灵压的影响正在扩大,又有大虚不断的涌现出来。
  被困的一护来到了村正的栖息之所,这里是死去响河的精神世界。在这个即将崩溃的精神世界里村正决定与一护战斗到底,不但能够束缚并且还拥有响河扰乱五感的能力,这使一护陷入了苦战。在斩月和一护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扭转了局势,最后一刻村正终于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心意相通。村正消失后天空下起大雨,斩魄刀们各自回到了主人身边。
  白哉为了消除队员们在战斗中的疲劳而摆设宴席,突然有两个人奇怪的人出现在宅内,正巧经过的露琪亚赶去时才发现自己没有佩戴斩魄刀,袖白雪和千本樱的出现化解了危机。从涅茧利那里得知,袭击朽木家宅邸的刀兽是那些失去了主人的斩魄刀失控后形成的,斩魄刀又再度实体化,看来离事件的解决还遥遥无期。
  村正虽然被打败,但经由他的力量实体化后的斩魄刀在失去主人后会暴走形成刀兽。有些刀兽误闯入到现世,感受到灵压的一护前来查看正巧遇到了日番谷,在浦原商店内一护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灰猫、乱菊和织姬虽然找到了之前逃走的刀兽,但他却已经和虚完全融合变得很难对付。暴走的刀兽四处寻找自己的主人,悲惨的命运不知还会让他们做出什么事来。
  为了追捕刀兽恋次带着蛇尾丸来到了现世,对现世的一切都感到新奇的蛇男在抓捕刀兽时错过了时机,受不了猿女斥责的蛇男独自逃走,在听到刀兽蛊惑之后他也想要一个人自由自在的生活,一个人到处玩耍的蛇男不一会儿便饿了,这时遇到了夏梨和游子。一护回到家中看到了熟睡的蛇男,蛇男不听一护的劝说跑了出去。
  最近护廷十三队内老是发生奇怪的失窃事件,刚买的茶叶、京乐队长的酒、四番队的柴米油盐,大家对这些事都感到很奇怪。花太郎哭喊着跑来告诉勇音自己养的四只鸡不见了,为了解决这一系列的盗窃事件,花太郎、七绪、一角和鬼灯丸一起进入地下水道追捕犯人,在哪里他们遇到了陷阱和巨大的刀兽,还有误认为花太郎抛弃自己而过上隐居生活的瓠丸。
  村正的暗示已经解除,但与其他斩魄刀不同风死依旧独来独往,风死是夺人性命的斩魄刀,一旦锁定目标哪怕是自己的主人也会穷追不舍。桧佐木对于风死老是喜欢攻其不备的做法嗤之以鼻,并不打算和他战斗,在一次寻找桧佐木的途中风死遇到了在刀兽为祸中幸免的婴儿,这个婴儿不知因何缘故总是黏着风死,渐渐的死风也无法弃之不顾。
  近日空座町内出现了高中女生被袭事件,而案发现场都留有小熊的挂件。一护班里有了新的转校生灰田响子,拥有特殊能力的响子认为同样特殊的织姬才能成为她的朋友,因为自己的特殊能力而使朋友小舞害怕离开,这一切深深的伤害了她,悲愤的她让失去主人的刀兽趁虚而入,而近期发生的袭击事件也是因为被刀兽控制的她。
  在追捕刀兽的过程中,灰猫遇到了帅气的斩破刀鸣之助,一见倾心的灰猫竟然开始照顾重伤的他。虽然乱菊说过失去主人的斩破刀终有一天会失控变成刀兽,但灰猫却一厢情愿的认为鸣之助是特殊的。事与愿违,鸣之助的发作频繁出现,队舍内物资失窃的事件让乱菊注意到了灰猫的举动,当她赶到那里时悲剧已经发生。
  在追捕刀兽的任务中蛇尾丸老是被拿来和千本樱作比较,听到大家对千本樱的赞扬蛇尾丸很不开心。在一次送折断的刀兽去技术开发局时,蛇尾丸和千本樱被困到了防护设施内,而听不到他们声音的疋杀地藏越帮越忙,没有耐心的千本樱竟然使出了卍解。因为千本樱的缘故瀞灵廷内被搞的一团糟,技术开发局也毁于一旦,千本樱那急躁的性格真让人感到头疼。
  京乐队长对讨伐刀兽提不起一点兴趣,便把任务推托给了催促他的七绪。七绪和花天狂骨中的短刀一起前去讨伐刀兽,看似天真无邪的花天狂骨不但无法沟通而且战斗的方式显得很灰暗。这让七绪显得非常困扰,虽然乱菊帮着她出点子,想撬开花天狂骨那孩子封闭的心,但并没有起到效果,不肯放弃的七绪一番努力后终于找到了缓解的方法。
  刀兽出现的频率大大减少,与风死战斗的刀兽竟然自己变回斩魄刀,这些事引起了蛇尾丸他们的注意。失去主人而暴走的刀兽因为灵压有限迟早会力量枯竭导致形体消失,而他们之中出现了可以吸收其它刀兽灵压的“雾风”,雾风可以吞噬他人灵压的能力对死神来说非常棘手,斩魄刀们决定一起打倒雾风为这场战斗画上句号。
  企图在重灵地空座町创造王键的蓝染让乌尔奇奥拉固守阵地,自己则带着银与东仙一起向空座町发起进攻。欲救出织姬而潜入虚圈的一护等人连同危急关头前来援助的四位队长,纷纷中了蓝染的诡计被困虚圈,然而尸魂界也早有防范,山本元柳斋亲率众队长悉数赶到,战斗一触即发。与此同时虚夜宫第五塔内,为了救出织姬的一护与乌尔奇奥拉的战斗再次展开。
  第五塔下,恋次与茶渡不但要面对不停涌现的虚群,还要对付比之前遇到的努尼刚卡更加厉害的沙人,唯一会用水系招数的露琪亚正在于葬讨部队队长对峙,恋次与茶渡只能合作想出打败他的方法。第五塔内,一护与乌尔奇奥拉的战斗一触即发,认同了一护实力的乌尔奇奥拉一开始便拔出剑来,两人的战斗激烈的展开着。
  乌尔奇奥拉扰乱织姬内心的说辞激怒了一护,就在一护与乌尔奇奥拉激烈拼杀时梅诺莉与洛莉混了进来,不顾洛莉的劝说梅诺莉一心想要杀死织姬取回自己的地位,那份强烈的嫉妒让织姬陷入困境。想要解救织姬的一护遭到了乌尔奇奥拉的阻止,就在这时牙密闯入了他们的战斗,这使本就危急的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石田的及时赶到缓解了织姬与一护的困境,将牙密引开的石田已经察觉到一护因为织姬在场的缘故无法使出全力战斗。与此同时,面对可以无限产出士兵的葬讨部队队长,露琪亚陷入困境,恋次与茶渡打败虚群后及时赶到支援。石田与牙密的战斗也不轻松,不过依靠计谋最终还是取得了胜利,打退牙密后石田立即赶回织姬身边,一护终于能够使出全力战斗。
  虚化后的一护逼迫着乌尔奇奥拉,两人一番打斗之后来到虚夜宫的天顶。乌尔奇奥拉刀剑解放之后展示出“黑翼大魔”的力量,皎洁的月光下黑色的羽翼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强大的灵压如同暴雨般倾洒着大地,这不再是一场战斗,这是单方面的凌虐。即便了解到了自己与乌尔奇奥拉力量的差距,一护依然紧握着天锁斩月,因为这是一场他不能不赢的战斗。
  当织姬与石田来到天顶时正好目睹一护被贯穿的一幕,织姬急忙赶去营救一护,而石田则拖住乌尔奇奥拉争取治疗的时间。织姬面对濒死的一护手足无措,面对二度解放的乌尔奇奥拉石田也支撑不了多久,织姬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无助,几乎崩溃的她呼喊着一护的名字,织姬的呼喊传达到一护的心中,就在危急时刻一护终于站了起来,但却展现出骇人的姿态。
  濒死的一护完全虚化后爆发出惊人的实力,战局开始了逆转这连二度解放的乌尔奇奥拉也毫无招架之力。于此同时,露琪亚三人还在与能够无限增殖士兵的葬讨部队队长战斗,三人的完美配合终于取得了胜利,但还没有喘息的时间牙密又闯了进来。打败乌尔奇奥拉的一护还不准备停手,完全失去理性的一护竟然把天锁斩月刺向前来阻止他的石田。
  打败葬讨部队队长后露琪亚等人又迎来了牙密的攻击,一直狂吃狂睡的牙密释放出长期积蓄的力量,刀剑解放后身上的编号由十变为零,眼前的牙密不光拥有巨大的身躯,他的实力也不容小觑,露琪亚等人陷入了危机。空座町上,队长们与前三“十刃”的战斗还在继续,从属官们的战败让十刃们亲自上阵,他们的实力远比众人想象中更为强大。
  空座町上,众队长与前三“十刃”展开激烈的战斗,与日番谷战斗的是拥有水系力量的赫丽贝尔,刀剑解放后的赫丽贝尔与使出卍解的日番谷展开着激烈的攻防。每个十刃都掌管着一种死亡形态,而赫丽贝尔所掌管的是“牺牲”。在战斗中,日番谷被引到了重伤的同伴身旁,上面是赫丽贝尔强力的“断瀑”,下面是正在接受治疗的同伴,摆在日番谷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牺牲同伴或者牺牲自己。
  决心要保护同班的日番谷和不让属下牺牲白费的赫丽贝尔,两人对峙着。下定决心的日番谷发动了冰轮丸真正的力量“冰天百华葬”,天象聚变,从天空中倾泻下无数飞雪,所触之处绽开冰花,赫丽贝尔被埋葬在无数的冰花之中。碎蜂与大前田所面对的是第二“十刃”拜勒岗,掌管着衰老能力的拜勒岗极为恐怖,这让两人陷入绝境。
  刀剑解放后的拜勒岗恐怖异常,所触之地全部腐朽殆尽,碎蜂在战斗中失去了左臂。大前田单独留下与拜勒岗战斗,为的是帮碎蜂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春水与史塔克还在不紧不慢的战斗着,在战斗中春水发觉到史塔克和莉莉妮特的关系与其他十刃从属有着微妙的不同。被拜勒岗的死亡气息追着到处乱窜的大前田已经到达极限,这时准备好卍解的碎蜂终于出现了。
  碎蜂朝着拜勒岗发射出“雀蜂雷公鞭”,巨大的暴风喷薄而出,反作用力把碎蜂抛了出去,幸好被大前田及时接住。看着被打败的拜勒岗与赫丽贝尔,史塔克对春水的卍解起了兴趣决心认真应战,史塔克把莉莉妮特唤至身边,两人合体完成刀剑解放。史塔克与莉莉妮特不同于其他的十刃从属,他们本就是一体,刀剑解放后的史塔克展示出惊人的实力。
  在史塔克的密集虚闪中春水渐渐无法招架,但他依然没有使出卍解的意思,关注着两人战斗的浮竹及时赶来援助。正当两人与史塔克战的难舍难分时巨大的黑腔突然打开,旺达怀斯与神秘的虚出现了,疲惫的众人露出惊愕的表情,没有防备的春水和浮竹相继受到重创。旺达怀斯尖利的呼啸之后赫丽贝尔与拜勒岗又重新出现,绝望的气息弥漫开来,恶梦再度降临。
  相隔101年,平子与蓝染再次相会,假面军势对蓝染的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失而衰减。假面军势的到来把死神们从绝望中拉了回来,虽然他们并没有与死神为伍的意思,但他们清楚自己是蓝染的宿敌,一护的同伴。神秘的虚在旺达怀斯的呼唤下吐出无数基力安来,假面军势率先上前迎战,众人在他们非凡的实力中看到了希望。
  假面军势的介入让战局有了转机,平子等人分别对上蓝染及十刃,虽然平子等人拥有强大的实力,但是对手也非泛泛之辈。在狛村与东仙对峙时桧佐木出现了,强忍着伤痛的他是为了感谢东仙往日的教诲,更是为了唤醒自己的队长,而事实却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他只能用武力来阻止叛离的东仙。与此同时,假面军势与十刃之间的战斗都进入了白热化。
  碎蜂的“雀蜂雷公鞭”在钵玄的四兽塞门中爆炸,但这并没有对封在里面的拜勒岗造成致命伤害,强烈的死亡气息侵蚀掉四兽塞门后随即袭来,钵玄立马戴上假面与之迎战,而在“衰老”的能力面前一切防御都形同虚设。发现对方弱点的钵玄把受到侵染的右手传送到拜勒岗的体内,就在拜勒岗即将消失之际怀着怨恨的心情把斧子投向将他拉下王座的蓝染。
  看到拜勒岗被打败后无动于衷的蓝染,本想为同伴复仇的史塔克没有了战斗的意愿,莉莉妮特的劝说也丝毫没有起到作用,面对罗武和罗兹两人的攻击史塔克也是能躲则躲,实在看不下去的莉莉妮特自行发动了攻击。于此同时,日世里、莉莎和日番谷三人与赫丽贝尔的战斗还在继续。在莉莉妮特的劝说下史塔克终于重拾战意,微妙的灵压变化之后群狼袭来。
  袭来的狼群既非火焰也不同于虚闪,而是自身灵魂分裂成的个体,这些狼既是史塔克也是莉莉妮特。就在罗兹与罗武遇到危机时,史塔克被从影子里出现的春水刺中胸膛。春水的花天狂骨让史塔克陷入苦战,在两人的缠斗中史塔克不幸失去了莉莉妮特,过于强大的他没有办法拥有同伴,孤独的他把自己的灵魂一分为二,但现在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赫丽贝尔与日番谷等人的战斗还在继续,胜负未分之际竟被失去了耐心的蓝染砍伤,赫丽贝尔万万没有想到蓝染会下此毒手。回忆将赫丽贝尔带到很久以前,那时的赫丽贝尔与阿帕契、米拉和孙孙三人一起生活,她们互相帮助一起打退来犯的敌人,赫丽贝尔的强大引起了拜勒岗的注意,而她并没有归顺的意思,她们平静的生活随着蓝染的出现完全改变了。
  真白在与旺达怀斯的战斗中错误估计了虚化的时间受到重创,拳西见状立即上前支援。与此同时,蓝染亲自对阵护廷十三队和假面军势,面对蓝染的日世里无法平静,很久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她不恨蓝染的背信弃义,不能原谅的是残害同伴并害她亲手毁了友谊的行为,虽然平子再三告诫不可轻举妄动,但经不住蓝染的挑衅日世里带着百年的怨恨向蓝染砍去。
  面对牙密的攻击露琪亚等人危在旦夕,一护的出现让他们脱离的险境,但露琪亚隐约的察觉到一护眼神的微妙变化。牙密的实力已不同于往日,加上一护虚化后的不协调感,这都让战局变的不利,虽然对牙密侮辱自己之前战斗过的对手感到愤怒但是却渐渐无法招架。就在这时,来到虚圈支援的四位队长出现了。
  一护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身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身上穿着奇怪的服饰被叫着奇怪的名字,和熟悉的同伴们一起去浦原大富豪家偷取绝世的珍宝雪水晶。在这一过程中一护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在想要逃出浦原的追击时召唤出灯神露琪亚,帮助了他们的露琪亚将要被灯魂界处以极刑,等等这神展开的剧情怎么那么熟悉?一护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快点醒来。
  通过涅茧利打开的黑腔,一护和卯之花两人朝现世赶去,而剑八等人则留在虚圈继续和牙密战斗,潜移默化中众人都把结束这场战争的希望寄托在了一护身上。在黑腔中卯之花说出了蓝染斩魄刀“镜花水月”的能力和发动条件,所以纵观尸魂界、现世与虚圈唯一可以与他抗衡的只剩下没有见过其始解的一护,作为最后的王牌一护朝着决战赶去。
  白哉与剑八在对战牙密时发生口角,两人竟然无视牙密准备刀剑相向,这时受到重伤的牙密气愤到了极点他的样子又发生了改变。现世中众人与蓝染的战斗还在继续,平子抱着濒死的日世里怒视蓝染,在一护赶到之前他必须拖住蓝染。而看到蓝染亲自上阵的东仙决定展现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出现在狛村和桧佐木眼前的是东仙虚化的姿态。
  东仙的虚化让狛村非常不解,当时相遇的情景还记忆犹新,那时志同道合的伙伴现在为何堕落至此。与此同时,与蓝染对峙的平子也解放了斩魄刀“逆拂”,可以完全支配他人神经的斩魄刀可不只有镜花水月。东仙不屑于狛村的质问流露出了自己的本意,他加入死神原本就是为了复仇,而想要伸张自己的正义他想得到强大的力量,为了自己的正义他抛弃了死神的尊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元尊  伏天氏  剑来
 武炼巅峰  万古神帝  一剑独尊  万道龙皇  沧元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帝霸  临渊行  圣墟  九星霸体诀
 大道朝天  全属性武道  超神宠兽店  修罗武神  全职法师
 武破九荒  万古最强宗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万古第一神  傲世丹神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横推从拔刀开始  魂帝武神  我真没想无限融合  永恒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