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神明来自地狱txt全集下载 > 神明来自地狱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四十七章 篝火边的两个女人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女孩的目光并未放在辰鸣的身上,而是投向了远方,那火急火燎往他们这边赶的查尔斯三人,确切的说,是放在了为首的那位黑衣女人的身上。
  “额……”
  莎绮罗的异常,同样也被辰鸣察觉到了,看到他们无事,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额头上又多了一丝冷汗,战斗时素来胆大包天的他,在这一刻,竟然萌生出一丝惧意。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莎绮罗平淡的说道,她放开了辰鸣的手,却出乎意料地又被后者紧紧握住。
  “怎么?”
  女孩皱了皱眉,抬头不解地看向他。
  “嗯……”
  辰鸣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道,“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你没有必要因为我而收敛起什么,她的事情我会找机会理清楚,放心,给我一点时间。”
  “哦。”
  虽然反应依旧平淡,但辰鸣却感觉得到,莎绮罗的心情好了些许,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一些,但……
  “辰……鸣!”
  那远处掠近的克洛伊,再看到这动作亲昵的一男一女,顿时一股难以遏制的可怕魔力瞬间席卷,所攻击的地方,却是辰鸣身边的莎绮罗。
  “不好!”
  率先察觉到不妙的查尔斯连忙掠过克洛伊,浩瀚的火海挡在了她的面前,心中苦涩地说道,“先冷静一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我冷静你妹!给我让开!”
  然而克洛伊却并不听劝诫,更加恐怖的魔力宛如巨兽吞噬着火焰。
  “辰鸣,你个混蛋!”
  查尔斯心中暗骂,瞥了眼那一旁茫然看戏的艾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还在那看戏,还不过来帮忙!”
  “啊?哦……”
  艾德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同样的火焰与查尔斯的魔法相融,这才堪堪抵御住克洛伊的倾轧,他还不解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
  “问我?问他啊!”
  查尔斯眼角急跳,从刚才克洛伊对辰鸣的态度,他早就看出了两人有猫腻,可他看出来了,却不代表艾德也看出来了,身为军人的后者带兵打仗还行,但是对男女之间的暧昧关系,却是一窍不通,否则这么多年也不至于都是单身了。
  “克洛伊,别闹了。”
  看着那前方火气冲天的女人,辰鸣再次头大,或许过去的克洛伊并不会这么的冲动,但她已经堕落,心灵早已被黑暗侵蚀,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松开莎绮罗,走上前去,示意让查尔斯与艾德退下,他甚至没有释放出任何魔力保护自己。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克洛伊冰冷地看着眼前这缓缓走近的男人,肆掠的魔力却缓缓收敛。
  “对不起……”
  辰鸣的脸上挂着深深的愧疚,面对着曾经的恋人,他无法做到从容,固然因为种种误会和时间的因素,让他有了新的眷恋,但当一切的误会都解开之后,再次面对她,他心中仍旧有所悸动。
  “别跟我说这些!”
  克洛伊的魔力彻底收敛,她看上去有些狼狈,像是失去了一切的失败者,她颤抖着身子,低声地抽泣,“就知道欺负我……”
  为了他,这个原本圣洁的天使,固执地留在人间,甚至她甘愿被黑暗侵蚀,变得无家可归,可结果呢?
  到头来,你还是不属于我……
  她转过身去,迈开步伐走两步,却又停了下来,等到眼角的泪迹干涸,她才哽咽地说道,“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是我先放开的你……”
  “你想和他在一起么?”
  辰鸣不知所措,可他身后,莎绮罗却走上前来,那双仿佛能够看穿一切的眼瞳,注视着克洛伊的背影,“你想离开他么?”
  两个相反的问题,却指向了一个问题,爱,还是不爱。
  克洛伊的身体僵在了那里,她转过身,看向了那令她感觉到神秘的女孩,一时之间,她竟然有些看不清莎绮罗的容貌。
  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冷战,克洛伊冷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同情?怜悯?还是施舍?”
  “只是姑且问问。”
  莎绮罗平淡地说着,拉着那脸色极端复杂的辰鸣,转身向后面走去,“只要不对他造成困扰,我不介意他身边有多少女人,如果和他在一起,是对他的折磨,我更不介意将你从身上抹去,选择权在你,当然,你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做法,那就是……”
  她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极端轻蔑地说道,“干掉我。”
  “女王霸气!”
  一旁的查尔斯差点高声叫好,作为恶魔的他亲眼目睹了莎绮罗释放气息,那股压抑的感觉,至今让他如坠冰窟,地狱之中实力决定一切,再加上莎绮罗又象征着地狱的意志,虽然不明白她凭什么看上辰鸣这个毛头小子,但他对这位存在却始终保持着敬畏。
  “干掉你?”
  克洛伊眉头皱起,她问道,“干掉你能让他和我在一起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这谁知道呢?”
  莎绮罗抬头看了眼辰鸣,说道,“怎么,你要试试?”
  克洛伊愣了愣,眼中有着一丝危险的光芒闪烁,但当莎绮罗那平淡无比的眼神投向她的瞬间,这个不顾一切的疯女人,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害怕。
  “克洛伊。”
  像是生怕莎绮罗受到伤害一样,辰鸣上前一步,将女孩拉到身后,“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要牵扯到别人。”
  “别人?”
  他这有意无意的动作,却让克洛伊有些荒唐地笑了笑,“别人你这样护着她?”
  “也或许,他是在护着你呢?”
  莎绮罗说道,“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辰鸣,我们走吧。”
  她又看向克洛伊,“如果你想和他在一起,就跟着来,如果不想,我保证你这一生,都不会再与他重逢。”
  说完,她也不顾辰鸣同意还是反对,拉着他就往远处拽,而艾德则是带着蒂瑞斯汀,和查尔斯一起跟在他们身后。
  静默地站了许久,克洛伊的脸色苍白,她明明很想质疑莎绮罗,可内心深处,却又有着另一道身影在告诉她,莎绮罗的话,并非虚言。
  为了辰鸣甚至敢背弃神明的她,在面对着这个女孩的时候,竟然生出了一丝恐惧,不是对实力的恐惧,而是来源于更加深邃的,更加可怕的,无尽黑暗……
  她迈开步伐,朝着几人离开的方向走去,即便心中恐惧,但对辰鸣的执着,却让她战胜了一切,“我倒要看看,敢和我抢男人的女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
  深夜是寂静无声的,在沙漠的边缘,驻扎着的那支强大军队,却不是这样的。
  脱离了困境,所有的魔人都放松了下来,和平时期来之不易,作为军人的他们更加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尽情地享受着。
  而载歌载舞的诸多篝火堆中,却有着这么一处,显得有些不太一样。
  聆听着周围嘈杂,喧嚣的声音,查尔斯与艾德,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沉闷,而原因,则是他们对面坐着的两女一男。
  “咳……”
  沉默了许久,终于无法忍受的艾德打破了沉默,他站起身,对着那盯着篝火发呆的查尔斯说道,“查尔斯先生,您不是一直想和我探究火焰的奥秘吗?今天难得有空,我们去别处讨论一下?”
  查尔斯立刻会意,也站起身来,极为热情地搂着他,大笑道,“我也正有此意,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走吧。”
  他们迈开步伐,就要开溜。
  “咳咳……”
  两人的举动让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的辰鸣仿佛看到了一线曙光,他重重地咳嗽两声。
  两人脚步一顿,艾德回过头来,刚要开口,却瞥见了克洛伊那杀人的目光,顿时缩了缩脑袋,连忙笑道,“辰鸣先生就陪着两位小姐好好聊聊,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拉着查尔斯,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两个没义气的家伙!”
  幽怨的看着他们离开,被“无情抛弃”的辰鸣只得缩回脑袋,目不转睛地看着篝火,一句话都不敢说。
  过了一会儿,莎绮罗开口道,“想去的话,就去吧。”
  “额……”
  辰鸣愣了愣,惊讶地看了看莎绮罗,又感觉到克洛伊放开了自己的手臂,但是……
  “还是算了吧。”
  他实在是不敢离开,万一这两个家伙在他走后,相互打起来,那他帮谁?
  “你放心,就算打起来,我也不会有事。”
  像是看穿了他的担忧,莎绮罗淡淡的说道,克洛伊也开口,“我会留她一命的。”
  “额……”
  以辰鸣的情商,他怎么会听不出两女的揶揄,而且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他起身说道,“正好我也有事找蒂瑞斯汀,你们就好好聊聊吧。”
  “嗯,去吧。”
  莎绮罗挪了挪位置,说道,“和她聊完之后,我再去找你。”
  辰鸣离开了原位,朝着营帐走去,但没走出两步,他又停了下来,担忧地看了看这边,见她们依旧平静,这才略微放下心来,走向远处。
  辰鸣离开之后,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了起来,压抑得让面前的火焰,都变得暗淡了几分。
  “你会跟过来,是出乎我的意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莎绮罗率先开口,她的一双小手抱着膝盖,精致的下巴轻轻地靠在上面,“他的未来很漫长,身边的女性多一些,这并不奇怪,也不会成为我讨厌他的理由。”
  “该说你没有欲望,还是该说你太过大度。”
  克洛伊的眼眸冷漠,看着那跳跃的篝火,说道,“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不容许我的男人身边,出现其他女人的身影,所以我不会放弃将他从你手中夺走!”
  “我不会介意。”
  莎绮罗微微一笑,道,“只是这样一来,你的对手可就多了。”
  “除了你和我,他还有别的女人?”
  克洛伊眉头紧蹙,一丝怒意在她脸上浮动,“这花心的男人!我真该把他阉了!”
  “别说这些无法付诸行动的事情。”
  莎绮罗说道,“漫长的时间,再美丽永恒的事物都会变得乏味单调,固然据为己有会让你得到一时的满足感,但终有一天他会厌倦,那之后呢?你终究会被抛弃。”
  “他不是这样的人。”
  克洛伊眼眸闪动,比起男人,女人的心更加纯粹,她们的一生,可能是只会爱上一个人,而男人,包括她的父亲在内,也不是只有她母亲一个女人。
  世界在造物之时,就给男人留下了这一劣根性,能保持百年不变心,就已经殊为不易,那千年呢?万年呢?克洛伊不敢确定。
  “他的确不是这样的人,但世界太大了。”
  莎绮罗看上去似乎有些孤寂,“璀璨之物这么多,你能保证,他不被其他的女人吸引么?你的确可以杀死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女人,但你杀的越多,他压抑的欲望就会越大,终有一天,他会受到这种欲望的折磨,爆发的那一刻,不论是你,还是他,都将陷入疯狂。”
  克洛伊沉默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却也不否认莎绮罗的话,和人间不同,普通的人类最多只有一百年的寿命,对天使与恶魔这些生命来说,简直是白驹过隙不值一提。
  不论是天堂还是地狱,当魔力的等阶达到超越者之后,他们的寿命就基本不会再因为时间而被剥夺,除非是与人搏杀,否则基本上都有着无穷无尽的寿命。
  当然了,纵然寿命极长,但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得这么长,就像地狱中最古老的魔王安迷修,也只不过才五千多岁,更多的,基本上都死于非命。
  但不管怎么说,以辰鸣的天赋,最终必然会接替安迷修的位置,成为新的绝望君主,如果没有意外,他的生命,至少也能有个两千年。
  两千年只爱一个女人,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呢?即便是神明,也做不到。
  “我知道了。”
  沉默了许久,克洛伊有些无力地说道,“我无法容忍他身边出现其他的女人,但更无法容忍,他最终的离我而去,我放弃对你们的讨伐。”
  “嗯。”
  莎绮罗点了点头,再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但是!”
  克洛伊站起身来,说道,“你也无法剥夺他对我的爱意!更没有权力,将我从他身边赶走!”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莎绮罗轻声说道,“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克洛伊轻哼一声,转身离开了篝火旁边,对着营帐走去。
  目送着她的离开,莎绮罗的嘴角,勾起了一道极淡的弧度,她轻声喃喃。
  “总有一天,你,你们都会离他而去,最终陪伴着他的,只会是我。”
  “我承认,他的确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甚至如果没有意外,他这一生也只会爱上一个女人,但谁让意外发生了呢?”
  “岁月无法剥夺你们的生命,但秩序,却不容许你们活的太久。”
  “我在乎的,只是他而已,过程?谁在乎呢……”
  ……
  离开莎绮罗和克洛伊之后,辰鸣来到了营地中心的一座帐篷面前停下脚步,他轻声说道,“蒂瑞斯汀,我可以进去吗?”
  帐篷内传来了蒂瑞斯汀的声音,“是辰鸣先生吗?当然可以!”
  听到他中气十足的声音,辰鸣微微一笑,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因为是临时搭建的,帐篷内虽然宽阔,但陈设却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铺和一副桌椅,而蒂瑞斯汀则是捧着一本书籍,坐在桌前细细看着。
  他的脸色比起白天却是好了不少,体内的封印也被辰鸣拜托克洛伊解除,魔力也得到了恢复。
  “看来你是恢复过来了。”
  看着与先前判若两人的三皇子,辰鸣微微一笑,道,“只是为什么不出去玩玩?还在这里埋头看书?”
  “我不太喜欢嘈杂的氛围,在这里挺好。”
  合上书本,蒂瑞斯汀抬起头,虽然看似在笑,但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对于此,辰鸣倒并不奇怪,承受了那么大的打击,如果还能表现得跟没事的人一样,那这种人就太可怕了。
  略微沉默之后,辰鸣开口道,“明天,我会用传送阵将魔人们送走,虽然提奥给了我们三天时间,但这里却并不是久留之地。”
  “麻烦先生了。”
  蒂瑞斯汀微笑感谢,“不论这次的夺位能否成功,我都替魔人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等回去之后,我会尽一切努力,去帮助先生追查您要找的那个人。”
  “嗯。”
  辰鸣微笑点头,“你的魔力刚刚恢复,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毕竟你才是这次行动的主导者。”
  “我会的。”
  蒂瑞斯汀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在回去之后,我想要首先做一件事情。”
  “哦?”
  辰鸣愣了愣,问道,“什么事?”
  蒂瑞斯汀眼帘微垂,轻声说道,“我想先去皇宫,把母后和莉莉丝接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元尊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伏天氏  剑来
 武炼巅峰  一剑独尊  万古神帝  万道龙皇  帝霸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沧元图  临渊行  圣墟  九星霸体诀
 武破九荒  全属性武道  修罗武神  超神宠兽店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大道朝天  万古第一神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左道倾天
 全职法师  傲世丹神  剑道第一仙  万古最强宗  横推从拔刀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