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名门旧爱txt全集下载 > 名门旧爱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45 时光惊扰了岁月【全文完】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45 时光惊扰了岁月【全文完】
澳洲,湛蓝的天。
飞机平稳的降落。
肖御和江菲儿下了飞机,这次出差特别的轻松,肖御什么也没让她准备。
经过那天的破冰期,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肖总,我先把东西放上面去,你去吃饭吧。”江菲儿自觉的拉过行李箱。
肖御伸手盖住她的手背。
而后扯过箱子。
“我又不是没手。”这么沉的箱子哪里是女人拿的。
江菲儿怔了一下,以前不都是她拿么,肖御这是抽什么风。
她跟在肖御后面,帮他拿着外套。
酒店订在顶层的豪华总统套。
肖御只是把行李推到门口,叫酒店服务拿上去之后,便带着江菲儿去吃东西。
“肖总,这次是什么样的合作案?”江菲儿不禁好奇的问,每次肖御都会提前说清楚的,可是这次只是通知了她来出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肖御开口,没有过多的解释和说法,江菲儿以为他是不想说,便也不会再问了。
肖御带她去了一家澳洲风味餐厅。
期间江菲儿去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就见到原本属于她的位置上,一个皮肤若雪,面若桃花的妩媚女人坐在那里。
她拿纸巾擦着手,擦干净之后,把纸巾顺手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她勾起唇角,而后向着两人的方向走。
江菲儿走到桌前,那女人见她过来了,忙不迭的起身。
“你好。”那女人站起来,一脸的笑意,看起来很友好。
江菲儿微笑,笑的好看。
“你好。”她的笑意礼貌和疏离。
坐在那里的肖御心情大好。
他放下叉子,而后双手交叠,微挑眉。
“自己搬个椅子过来坐。”他眼角带着笑意,江菲儿红唇抿起。
她伸手拉过一旁的椅子了坐在一边。
那陌生的女人笑笑,而后坐了下来,吃饭的期间,两人有说有笑,江菲儿就是低头吃着东西。
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巨大的电灯泡。
“你现在住哪?”妩媚的女人开口,话语中带着淡淡的挑衅。
“酒店,你要来么?”肖御语气中略带痞气。
“你既然敢邀请我就敢去。”妩媚女人笑的如花一样,江菲儿握住叉子的手紧了紧,这俩人还真是不顾外人的,当她是空气么。
***调的真欢。
半个小时后,肖御特意的起身去结账,这边就剩下了江菲儿和陌生的女人。
那女人眼光灼灼的看向江菲儿。
“好个美人,你和肖御是什么关系?”女人红唇轻启,略微八卦。
江菲儿拿纸巾擦了擦嘴,异常的优雅。
“上司下属。”她勾唇,顶多算个朋友而已。
“哦?”女子微挑着眉,皱起。
似乎是不太满意和相信江菲儿这样的答案,两人之间有些冷场。
“那你呢?和肖总是什么关系。”江菲儿怎么会不在意,鲜少见肖御和别的女人谈的这么合得来,甚至约到酒店的地步。
女人缓慢的勾起唇角,然后拿起高脚杯,轻抿了一点红酒。
她脸上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很复杂的关系。”她给出的答案很暧昧,江菲儿几乎不用再想下去了。
“看起来江小姐你很在意。”女人笑的有些漫不经心。
江菲儿一笑,并未回答,连她姓什么都清楚,看来和肖御的关系真不简单。
“聊什么呢?这么热络。”肖御走过来,然后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穿在身上。
江菲儿起身,随即无所谓的笑笑。
那女人也站起来,慢条斯理的勾住肖御的胳膊。
“女人间的家常里短,我昨天买了一辆新车,我想去提车,可是我刚才喝酒了,你能不能陪我?”
江菲儿回忆起,从始至终,这女人就刚才和她说话的时候少少的喝了一点。
撒娇女人最好命啊。
肖御点头。
“愿意效劳。”说完,肖御看着江菲儿。
“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嗯,没问题。”江菲儿笑的很开,不失风格。
肖御点头,随即带着漂亮的女人一起离开了。
肖御一走,江菲儿脸上的笑意就垮了。
她拿起自己的包包,走到外面,只是觉得再好的天气她也提不起心情了。
她都开始怀疑肖御摆着出差的幌子,来约会来了。
带她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走出外面,她自己也不急着回去。
反正来也来一趟,还答应了给莫洋带礼物。
所以索性就去逛逛。
澳洲的人文地理她不算熟悉,这次出差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她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过,最想来的十大地方,排名第一的就是澳洲。
这次,肖御也算是如了她的愿了。
可是早知道这样就约着莫洋一起来了,整的她现在孤孤单单的一个人逛。
等到江菲儿手里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回去,就已经黄昏时段了。
她的两只手拎的满满的进了酒店。
费力的上顶层,拿自己的卡刷开门,江菲儿把东西都放了进去,累的半死。
她转身看着紧闭的肖御房门,而后走过去,把耳朵凑到门上,里面什么动静也听不见。
就那么待了一会,江菲儿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不禁懊恼了一下。
她这是干什么呢,监听上司的隐私么。
他带什么样的女人回来跟她有什么关系。
江菲儿不禁有点气恼了。
况且肖御这两天对她好是好,不过也只是好罢了,又没别的意思。
她多想什么呢。
懊恼完了,她走进屋子,然后砰的一下子关上了房门。
把东西都放在一侧,她走到大床上,而后仰面躺下。
因为无聊,干脆拿出电话打给莫洋。
“wuli菲菲。”那边是莫洋腻歪的声音,江菲儿身子一偏。
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
“怎么这样了啊,走之前你不是很兴奋么?”莫洋看走之前江菲儿收拾东西收拾的很开心呐。
江菲儿默默不语,肖御总是能影响她的心情。
那边的莫洋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
“哎,你给我打电话也不说话,想想也是不开心了,咋了?你家肖总是不是拈花惹草了?”
莫洋扣着手指甲,眼里精光闪烁。
“岂止是拈花惹草那么简单。”江菲儿扁嘴,简直秀恩爱秀她一脸了都。
肖御是不是故意的啊,明知道她喜欢他。
那边莫洋笑出声。
“亲故,我跟你说,自古都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
肖御那厮的确有拈花惹草的本事。
“胡扯,我就喜欢暖男。”江菲儿不服,她坐起来,有些懊恼。
“啊我呸,肖御哪里暖了?”莫洋立马反驳,江菲儿这不是口是心非嘛,她得给开导开导。
江菲儿想想,其实肖御还是很好的。
他其实给了她不少安全感。
“还好吧。”江菲儿抿唇,突然有些无力。
“艾玛,wuli菲菲,你还没过门呢,这就护上了,以后我可不敢在你面前说肖总的坏话了,要不你拉黑我咋办。”
莫洋见江菲儿心情不好,有意的调侃一下。
江菲儿笑出声。
“朋友如手足,男人如衣服。”她坐起来,突然开心了许多。
情侣不成仁义在,她这么生气做什么。
“嘿嘿。”莫洋一笑,看的出江菲儿开心了不少。
“既然都去了,就好好地玩,别想那么多,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挺你。”
莫洋的话让江菲儿心里一暖,这就是闺蜜啊,该损的时候一点都不落下,该出力的时候往往都是冲在前头的。
“知道啦。”
“嗯,知道就好,我等会还得跟我哥回家,先挂了,宝贝菲菲,我爱你。”
莫洋一阵的腻歪,江菲儿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知道了,拜拜。”
两人煲完电话粥,江菲儿心情大好,她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
黄昏的霓虹别有一番风味。
繁华古老的街道,古韵十足。
江菲儿想,她是喜欢这地方的吧。
就那么看了许久,她感到有些饿,转身去拿手机,准备叫外卖。
她是不打算叫肖御的,人家美人窝里呆,她一个电话过去,岂不是破坏气氛。
“江菲儿你在不在。”外面是大声的砸门声,汉语她的名字,女人……
江菲儿突然就想起了今天中午一起吃饭的那个漂亮女人。
她拧眉,她也没去打扰两个人啊,怎么,还找上门来挑衅。
江菲儿无奈的把手机扔在一边,去开门。
却见中午那漂亮女人一脸的着急。
她一下子拽住江菲儿的手。
“肖御出事了。”女人脸上满是焦急。
江菲儿也不管什么了,开始着急。
“他在哪?”
“晕倒在屋子里了。”
“你先叫救护车,我进去看看。”江菲儿很快的就布置好两人的分工。
那女人点头。
而后刷卡把门打开,顺势把江菲儿给推了进去。
门砰的被她从外面关上。
江菲儿回头,皱眉。
屋子里的窗帘被拉的严实,天色逐渐的昏暗,隐约的可以看见屋子里的摆设。
“肖总……”她叫着肖御。
然后开始找他。
客厅里没人,她跑去卧室的方向,伸手去拧门,咔哒一声门开了,啪的一声响动。
她捂住耳朵吓了一跳。
随即卧室一片大亮。
她看着里面的场景,一阵震惊。
“这是……”
肖御不是晕倒了么,那现在这么笔直的站在面前的这个帅气的男人是谁?
肖御见她吓了一跳,不慌不忙的一笑,随即单膝下跪。
江菲儿直接后退了一步,瞪大眼睛,眼中布满不可置信。
“江菲儿,我以前对你不是很好,经常凶你,欺负你,还老是用幼稚的方法整蛊你,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上你了。”
肖御缓慢的开口,江菲儿右手捂住嘴。
肖御岂止是对她不是很好,是太不好。
她在他的身边经常被整蛊,她还被怀疑是他妈妈派来的人。
肖御还经常骂她,一点也不温柔。
可是这些,她就在心里想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看不得别的男人在你身边晃悠,所以我会生气,上次解雇你就是因为太生气了,我也知道我有时候很幼稚。”
江菲儿对于这说法点了点头。
肖御颇为无奈。
“但是,我相信你看得出来,我舍不得你走。”
江菲儿就差摇头了,她还真没看出来。
“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地方,所以我选择在这个地方向你求婚,从这一刻开始,我会对你好,江小姐,你嫁给我好吗?”肖御把刚才就举在手里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皇冠钻戒。
其实这便是最普普通通的求婚方式。
肖御用了江小姐而不是特别亲昵的名称来,以显示他的郑重。
以后无论如何他都要和她一起度过。
因为知晓,所以清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江菲儿眼中热泪盈眶,以前总觉得这些是很平常的求婚,可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却是无限的感动。
她点了点头,伸出手。
肖御微笑,把钻戒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而后起身把她拉进了怀里。
江菲儿吸了吸鼻子。
“感动不?”肖御一秒被打回原形。
话说的戏谑。
江菲儿点头,不出声。
“不感动就再补一个。”他开口,把怀中的女人抱的紧了一些,从现在开始他才觉得,尘埃落定了。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江菲儿心里一直想的都是这个,她都要气死了,可是她又不是肖御的谁,连生气都只能憋着。
现在不一样了,他求婚了,她是他的未婚妻了。
肖御就知道她在乎,这小妮子刚才吃饭一声不吭的,就知道她生气了。
他的唇凑近她的耳边。
“我姑姑。”
“什么?”江菲儿把肖御推开。
刚才那个女人看起来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是肖御的姑姑,若是他姑姑,现在起码也得四五十岁才对……
肖御有些无奈。
“老一辈的事我就不做解释了,反正我姑姑肖蔷才比我大两岁。”
外加上爱保养,长得在年轻些,看起来就是二十多岁,怪不得江菲儿诧异。
肖御是一早就打算好了的。
一开始来这里是真是出差,可是他昨天临时变卦,他想清楚了。
所以把工作都推了,不知道是不是偶然,这个地方他记得江菲儿说过。
因为姑姑肖蔷也在这里,所以就找她帮帮忙喽。
为了支开江菲儿,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了,若是不支开,怎么准备。
他刚才吃完饭和肖蔷一起出去,她让肖蔷先去了酒店房间,从门口的显示屏上看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而且之前对话中,肖蔷说了要来他这里的酒店房间,江菲儿的性格他最清楚,肯定是生气然后不会过来的。
所以肖御就快速的取钻戒,里面的房间都是托肖蔷昨晚连夜布置好的。
刚才江菲儿趴门的举动,肖蔷和肖御都看到了。
江菲儿突然就囧了,她刚才生了人家亲姑姑的气。
“你怎么这么坏。”江菲儿离肖御远了一些,感觉到她的情绪都在他的掌控中。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肖御勾唇,样子痞痞的。
这话倒是和莫洋说到一块去了。
江菲儿脸有些抬不起面来,她刚才生气死了都。
“我说,你刚才趴门的样子挺可爱的。”肖御摸了摸她的脑袋。
江菲儿一跺脚,转身就冲了出去。
“你去哪啊。”肖御立马跟了出去。
江菲儿其实就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她干什么人家都看到了,她有点抬不起头来。
“你别跟着我。”她开口,跑到门口,伸手去开门。
“哎,你不会是打算带着我给你送个5.5克拉的鸽子蛋逃跑吧,我告诉你,你戴上之后就是我的人了,你若是敢跑,我就去警察局告你抛夫弃子。”
江菲儿一听,停住脚步。
啥叫抛夫弃子?她和肖御啥关系都没有呢,啥都没发生过,怎么就抛夫弃子了?
见她不解的神色,肖御有些生气了。
“你都把我睡了,你忘了?”肖御走进了些,快一步的倚在门上,省的她往外跑。
江菲儿脸腾地一下子红的透彻,她还真是忘了这茬了。
“那也没子啊。”
他净瞎说话。
“那还不是想有就有的事。”肖御一笑,唇角的弧度勾的好看。
“你不要脸。”
江菲儿见他挡在门口,有点窘迫了。
“哎,话不能这么说,那天晚上可是你把我扑倒的。”肖御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头微低,声音温柔。
话音蛊惑。
“我那是喝多了,就算不是你……我……”
这话一出,肖御眼角就凌厉了一些,不是她,是别的男的她也扑呗。
看她那天晚上那诱惑的小样,虽然是他开头的,可是她也是罪魁祸首。
她的心肝儿一抖。
刚还说好不生气的,她扁嘴。
“你刚说好不生气的……”
“我没生气。”肖御别过头,要气炸了。
“……”都这样了还没生气,那哪种算生气?
“口是心非。”江菲儿把她推开。
门被敲了敲,肖御打开显示频,外面是肖蔷淡定的身形。
他扯住江菲儿的手,随即把门打开了。
“来,见过姑姑。”肖御把江菲儿带过来。
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那对话,跟情敌似得。
肖蔷笑的别有深意。
“把我包给我,我走了,不打扰你俩恩爱。”
江菲儿红着脸,去沙发上把那个红色的爱马仕的包包递给肖蔷。
肖蔷接过包后,对着江菲儿一阵耳语,江菲儿脸通红的点了点头。
“你俩背着我说什么呢?”肖御开始好奇了。
肖蔷莫名的一笑,随即别有深意的看了肖御一眼,转身离开。
“说什么了?”肖御一阵好奇,他拢住她的腰,样子有些无赖。
“姑姑说,你就是个无赖。”
“绝对不是这个,你快告诉我。”他姑姑怎么会说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呢,肯定俩人说了啥别的。
“就是这个,爱信不信。”江菲儿神秘一笑,不打算开口,肖御气恼,随即抱住她的腰,把门关上。
他把她的身子抵在门上,随即气息凑近。
“告不告诉我?嗯?”他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鼻尖,痒痒的,江菲儿勾唇。
刚才肖蔷和她说,肖御怕她不答应,紧张了许久,她还说,让她好好地爱他。
“不说是吧。”肖御见她实在是没开口的意思。
他弯腰,抱住她的腿,把她抗在了肩头,扛去了卧室里。
前戏十足,重头戏来的时候,江菲儿感到一疼,她瞪大眼睛,满是委屈。
她和肖御不是那个了么,怎么会。
“那晚我就是扒了你的衣服,剩下什么也没做。”
原来,不是她强上了他,原来,肖御真就是个无赖。
*************
林点赶到的时候,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金碧辉煌的祝家别墅此刻就像是被一种冷寂的气息缠绕。
林点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的手指攥紧,却见乔晚打开门出来了。
“进去吧。”她温声的开口,林点眼睛通红一片。
她甚至都不敢问,西决怎么样了。
乔晚的表情也看不出其他。
林点捏紧手中的包包,去了西决所在的卧室。
卧室里就如同旧别墅一样,窗帘拉紧,躺在床上的男人,紧闭双眼。
林点走过去,而后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指冰凉,林点把他的手包裹在手中间。
“我们怎么可能是陌生人。”林点笑笑,笑意中带着可怜。
西决一动未动,林点不知道在他的床边说了多久。
乔晚和祝靖寒站在门外,乔晚的眼睛有些红。
这就是爱情吧。
祝靖寒把她拥入怀中,下巴放在她的脑袋上。
“走吧,别打扰他们了。”他开口,带着乔晚离开。
他们本来一开始不是相遇与爱情,甚至连相遇都是及其错误的。
可以说,祝靖寒和乔晚之间,诺大的隔阂,甚至是跨不去的坎。
就算是多年后,祝靖寒梦中惊醒,看向身侧,都有一种不真实感。
他很幸运,幸运到没有失去。
幸运到,他有孩子,他有心爱的女人在身边。
他庆幸,他的迷途知返。
现在他爱的人就在他的怀里,那种期冀,那种满足,是遗憾的人所体会不到的。
他知道,他必须对她好,才对得起这份感情。
如果这场婚姻的开始,他觉得是不幸,那么现在,他万分的感激老一辈的人有这样的见解。
祝靖寒这辈子除了乔晚,从未真正的爱过别人。
可以说,慕安宁就如同一个过客。
现在的她不知道在哪里,带着孩子生活的怎么样。
如若不是乔晚,她落不得这个结局。
对于乔晚来说,无论是顾珩、左城、甚至是肖御,每一个人都是她生命中最宝贵的友情。
她有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有可以倾诉的哥哥,还有很多朋友。
若是说她的过去式不幸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美好未来的开始。
卧室中,清晰地可以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祝靖寒知道,西决和林点一起走了。
让他活唯一的解决办法,其实当年祝老爷子早已经留给了西决。
只不过那时候他未听。
此次,他去老宅,在爷爷的日记里找到了方法,以后的西决和祝家没有牵绊。
他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他的生命中将少了另一个自己,仿佛是一张镜子,西决就是他的反面。
乔晚不知道祝靖寒此时的心情是否复杂,不过,相处那么多年,不舍得才是真的。
“你还有我,还有晚成,还有好多人。”乔晚开口,声音柔和。
祝靖寒低眸,露出笑意,眸中的光芒闪烁。
是啊,他的身边还有好多人。
那时候年轻气盛的他,不知道自己和乔晚可以真的在一起度过相同的时间。
祝靖寒从未觉得,自己没做错过什么。
乔晚为这份初始他根本就不屑的感情做出了太多太多。
哪怕,他把她逼上了绝路,哪怕,那时候她根本就毫无希望。
祝靖寒现在心里有多愧疚,愧疚到心酸,愧疚到心疼乔晚这个傻女人。
两个人的坚守是需要彼此都付出努力的。
今后的一辈子,他都会做那个永远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
乔晚脑袋贴在他的怀中,感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她低眸,闭上眼睛。
这就是安心吧。
“我爱你。”她轻喃。
“我也是。”他回应,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
****
十四年后。
祝晚成的弟弟,祝顾北也已经十四岁了。
才十四岁的年纪已经和哥哥祝晚成的身高差不了多少。
性子桀骜,极招小女孩的喜欢。
其实生了这个儿子,乔晚是一阵的哀叹,她是想要个女孩的,结果又来了一个闹腾的炸弹。
本来和厉家订的娃娃亲,现在有点别扭。
沈络二胎是个女儿,比顾北大一岁。
祝顾北和厉听月的关系十分要好,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当初祝晚成追求厉琰希的典故。
当天晚上兴致勃勃的回家。
见光着膀子,一脸清冷的十八岁祝晚成就是一阵奚落。
“哥,听听月说,你小时候喜欢人家哥哥来着。”祝顾北笑的一脸欠揍,反观祝晚成倒是没什么表情,反正他收拾祝顾北的方法有一千种。
他,却无可奈何。
祝顾北见自家哥哥不为所动,扁了扁嘴,把书包放在一边,随即不羁的坐在了沙发上。
“你喜欢厉听月?”祝晚成手里拿了一个苹果,一个抛物线的扔到了自家弟弟的怀里。
祝顾北撇头,挑衅的一笑。
“玩笑话,谁喜欢那个傻丫头。”
祝晚成轻笑,眉目晴朗。
“那就好,她可是和我订了亲的。”
祝顾北一听,脸色有点扭曲。
祝晚成倒也没时间去看祝顾北不太好的脸色,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
他亲爱的爹妈出去旅游了,把他和顾北丢在家里。
这小子三天两头的就惹点事情。
祝顾北蹭到祝晚成的身边,随即抱住他的胳膊。
祝晚成极其嫌弃的回头看了祝顾北一眼。
“干嘛。”他皱眉,嫌弃的样子几乎一点也不掩饰。
“哥,那丫头又丑又傻,还胖,不适合你。”祝顾北言语一出,语惊四座。
“我不在乎。”祝晚成顺手点开体育频道。
“哥,你看看,你这么英明神武,帅炸了一票男明星,你得想开点,不要因为一个丑胖子,影响了你的声誉。”
“那没办法,咱爸咱爸就跟咱爸的爷爷一样闲,事情都订下了,我怎么也不能让你受到你说的这种伤害,没办法。”祝晚成摇了摇头。
祝顾北有些生气。
他哥怎么就和他抢媳妇呢。
“哥,那丫头太丑了,脾气还坏,简直就没好地方了……”
“你说谁呢!”祝家的门就开着,门口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墨色的长发披在肩上,明眸皓齿长的明媚。
“你怎么来了。”祝顾北看着背着书包来厉听月,语气极其不屑。
祝晚成伸手拿过一旁的毛衣套在了身上。
“我来找晚成哥哥问问题,怎么,你看不惯你出去。”厉听月好歹比祝顾北大一岁,气势上也大一岁。
祝顾北蹭的站起来。
“这是我家,丫头你给我说话小心点。”
“顾北渣渣,姑娘我比你大一岁,按辈分来说,你得叫姐姐!”
哪里像现在这样没礼貌。
“你哪里像姐姐了,还有,你哥不是在家么,他补习不下你了。”一口一个晚成哥哥,每次叫他都祝顾北祝顾北渣渣的叫,一点都不亲切。
厉听月一笑,她走到沙发上把书包放在一边,随后坐在祝晚成的身边。
“我哥跟朋友去打高尔夫了,没时间管我。”
祝顾北负气的坐在一边,他挑眉看着坐在一边的两人,竟然配一脸。
他气愤的别过头,拿过遥控器随便播台。
“祝顾北,你好吵。”厉听月起身,走到祝顾北面前夺过遥控器,然后给关了,她是真的有不会的题目才来的。
祝顾北虽然聪明,可是他毕竟小她一年级,她倒是想问他。
祝晚成挑眉闲适的望着两人,唇角隐约的笑意。
祝晚成给厉听月补到晚上,太晚了,他便去下面条。
祝顾北还生气呢,一句话都不跟厉听月说。
厉听月见他实在是生气,也有点于心不忍了。
“喂,别生气了,大不了以后不让你叫我姐了。”
其实她和祝顾北就差了六个月而已。
厉听月见他还不说话,便坐到他身边,伸手指了指自己白嫩的脸。
“要是你还生气,你就捏捏。”
厉听月的样子简直萌了祝顾北一脸,他真是生气也不气了,况且也没怎么气。
“你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祝顾北凑到厉听月的身边。
她凑过来,十分的好奇。
祝顾北一下子变亲在了她的脸上。
厉听月的脸蹭的一下子就红了。
“你干什么呢。”她感觉脸像是发烧了一样。
“本想跟你说话,可是你脸太大了,我不小心,不小心……”祝顾北开心的耸了耸肩,其实心里也是小兴奋的。
不过为了显示他才不屑这个臭丫头呢,所以故作镇定。
“祝顾北,我再也不和你好了。”厉听月气的离祝顾北远远地。
“爱好不好,爷不差你,喜欢爷的多着呢,还有,你也别惦记我哥,喜欢我哥的女生可以排成一个加强连了,你长得这么丑,我哥才不会看上你呢。”
祝顾北每次看见她都说她丑。
嘴上毒的很。
每次都能成功的把她气个半死,还是晚成哥哥好。
厉听月一生气,就跑去厨房了。
祝晚成身上穿着浅灰色的毛衫,侧脸冷峻不失柔和,青涩略带成熟的样子比祝顾北那小子看起来顺眼多了。
“吵架了?”祝晚成转头,眸中深沉。
“没有,祝顾北他欺负我,老说我丑……”
一个女孩子,被说的这么多次,她真是要气死了。
“他气你的,听月才不丑。”祝晚成一双星灿的眸子似乎是绽出了花。
厉听月怔了一下,心里有些小鹿乱撞。
祝晚成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生了,和他哥一样,俊朗的大男孩子,总是吸引人的。
十五岁的厉听月心里有些东西在逐渐的萌芽。
饭后。
“我送你回去。”祝晚成起身去拿外套。
祝顾北回房去打游戏去了。
厉听月点点头,刚才厉琰希打电话过来催了。
祝晚成刚满十八岁就拿下了驾证,而祝靖寒庆祝他成年送了他一脸限量版的兰博基尼蝙蝠跑车。
没开出去几次。
这车可把祝顾北羡慕坏了,眼巴巴的因为未成年也不让开。
所以只有干羡慕的份。
夜晚的风,微凉,星宿美嫣然,祝晚成开车把厉听月送去了厉家。
可能是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身边的女孩子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好看很多。
偏偏祝顾北好像和她不合拍一样,天天说她又胖又丑。
厉琰希见妹妹这么晚没回来,早早地就等到了门口,看到那辆跑车过来后,好看的眉心蹙起。
是祝晚成的车,他是知道的。
不过厉听月太小,他也会看管着不会让她早恋。
“哥。”厉听月下车,看到厉琰希后,就是一阵开心,她跑着扑到他的怀里。
厉琰希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祝晚成走到厉琰希的身边,两个男人各有气势。
厉琰希与看到自家妹子的眼神不同,淡淡的向祝晚成笑了一下。
“谢谢你送她回来。”
其实祝晚成也是别扭的,他真的深刻记得厉琰希女装的样子。
到现在也忘不了,所以两人每次见面都很不对盘。
祝晚成点了点头。
“那我回去了。”
“晚成哥哥再见。”厉听月挥动着小手,祝晚成双手抄兜,走到车前打开车门上车,熟练地动作,直到倒车消失在两兄妹的视线中。
“你这丫头,又跑去祝家做什么。”厉琰希其实是不喜欢她时不时的就跑去那里的,叫祝晚成比他这个亲哥哥还亲。
真是多了个吃里扒外的小混蛋。
“我有题不会,你又不在家。”她嘟嘴,看自己哥哥似乎是生气的样子。
可是她知道他不会真的真的生她的气的。
“下次我会在家的。”厉琰希无奈,厉听月古灵精怪的,每次都出乎意料。
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进去吧,爸妈都着急了。”
厉听月一个电话也不打的,大黑天的不回家,可是把沈络担心坏了,生怕她的宝贝女儿被谁拐跑了。
**************
祝晚成回到家,祝顾北站在楼上。
“哥,你站那里别动。”他在二楼伸出手,样子严肃,头发乱糟糟的,似乎是有事要说的样子,那小样把祝晚成看的一乐。
祝晚成把车钥匙扔在一边,单手抄兜的站在那里,他微抬眸,望着祝顾北。
祝顾北登登的就跑了下来。
速度之快,都可以赶超博尔特百米的记录了。
“有事?”祝晚成微低着头。
看着比他小半头的祝顾北。
他的唇角微噙着笑意,似乎心里清楚这小子心里想啥呢。
“你是不是喜欢听月那个臭丫头。”祝顾北凛冽着眸子,眉宇间像极了祝靖寒。
两兄弟,祝晚成偏像乔晚一些,但是祝顾北则是像极了祝靖寒,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连气势都如出一辙。
帅气的模样直逼祝靖寒。
“小孩子,你懂什么。”祝晚成一笑,直接忽视了祝顾北的问题。
“你就比我大四岁,四岁!”祝顾北不满意的大声抗议。
祝晚成才不管,他越过祝顾北把身上的外套脱下,而后往后一扔,直接盖在了祝顾北的脑袋上。
祝顾北才费力的把祝晚成的外套被扒了下来,随即而来的便是盖在他脑袋上祝晚成的毛衣。
每次,他哥衣服都扔的可准了。
不愧是校篮球队的。
祝顾北的头发更加乱糟糟了。
祝晚成脱了衣服后,露出精壮的上身,祝顾北看了两眼便没了声。
他小身板还没发育好呢,身子平平的还挺白,就是连个腹肌都没有,再看他哥,啥都有了。
祝晚成身上的线条极好,看的祝顾北都一阵唏嘘,更别提那些小姑娘了。
他哥的颜一般人可真是比不上。
也不知道听月那丫头是不是也被这张颜给迷住了。
“干什么呢,去洗澡睡觉,明天还得上课呢。”祝晚成突然回头,见祝顾北一声不吭的,皱起眉头。
祝顾北有自己独立的洗浴室。
他有些不服的把祝晚成的衣服都拿去了二楼的衣帽间,一件一件的挂好。
爸妈不在,祝晚成就成了典型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顾北,我的睡衣呢?”祝晚成从房间里出来,下身围着浴巾。
他都脱好了,才发现平时都会放好的睡衣不见了。
家里就俩人!
祝顾北出来,斜倚在门口。
“我穿了。”他的身上赫然是祝晚成的那件睡衣。
祝晚成眉毛跳了跳。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
“你不是有么,干什么穿我的?”祝顾北的衣服都可以开店了。
睡衣都可以走秀了,还拿他的。
“你的好看。”祝顾北拧眉,他亲爱的老妈给他买的都是小黄人,蓝胖子的,更可气的还有绣着小兔子的。
他真是不能忍了。
祝晚成想想,唇角不自觉的扬起笑意,也是,他老妈可是童心未泯,每次衣服回来的时候,都会把顾北气的半死。
虽然他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可是好歹现在他农奴翻身把歌唱了。
“如果下个月的碗都是你洗,我再多给你几件,都是新的,我一次没穿。”祝晚成丢出诱惑的橄榄枝。
祝顾北拧眉,让他洗碗?
这显然就是剥削嘛。
可是家里显然被他亲爱的老妈养成了男孩子要穷养的风格,祝晚成是成年了,所以不太管,他可是每星期领零花钱的那种,根本不够买衣服的。
“我知道了,你不愿意哈,那算了,就当我没说,我的衣帽间明天开始会上锁。”
祝晚成说完,就要进屋。
祝顾北一下子奔了过来,勾住祝晚成的脖子。
“等会,我还有要求。”洗一个月的碗呢,怎么能被几件睡衣拿下。
祝晚成挑眉。
“你说来,我听听。”
“我看中了一双鞋,你给我买,还有还有,我的游戏设备该更新了。”祝顾北想想,暂且就需要这些。
“这些都是小事,没问题。”祝晚成一副我有钱我不怕的架势,把祝顾北气的牙痒痒。
感觉他不是亲儿子,而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或者是给手机充话费送的。
“还有没有?”祝晚成勾唇,看祝顾北略微思考的样子。
“你不许喜欢厉听月。”祝顾北终于抬起头。
祝晚成眸子一怔,随即就是灿烂的笑意。
“谁知道呢?”祝晚成把祝顾北直接拦在了门外,气的祝顾北都要跳起来了。
“那刚才那些不作数,我不洗碗了。”祝顾北也是有骨气的人。
不就是蓝胖子,粉兔子么,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随你。”里面随着祝晚成好听的声音响起,水声也伴随着哗啦的流下来。
祝顾北气的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然后把祝晚成的睡衣脱下来,扔在地上使劲儿的踩了两脚。
他也是会长大的。
******
遥远的国外。
祝靖寒和乔晚惬意的享受着南半球的夏日时光。
两人躺在沙滩椅上,旁边摆着鸡尾酒,惬意的美好时光。
也不管两个儿子在家里闹得如何鸡飞狗跳。
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他们生活的脚步不会停,他们有他们爱的一切。
每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轨迹,只希望,所有人可以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剑来  元尊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一剑独尊
 武炼巅峰  帝霸  伏天氏  大支配者  圣墟
 万古神帝  沧元图  魅瞳妖后【完结】  万道龙皇  我真的是正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临渊行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九星霸体诀  修罗武神
 左道倾天  全属性武道  万古第一神  超神宠兽店  剑道第一仙
 逆剑狂神  武破九荒  绝道神尊  从山寨npc到大BOSS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