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我的邻居是女妖txt全集下载 > 我的邻居是女妖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百三十九章 美女离奇失踪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
  这都是些什么话啊?
  王焱一拍额头,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有这么一只为主人处处着想的魅魔,也是让他醉了。连艳尸也能收,王焱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刘浪在一旁欲哭无泪,眼巴巴地瞅着王焱和魅魔,内心有些崩溃。
  这就好比他是个即将被判刑的罪犯。按照道理,他刘浪应该眼泪汪汪地对兄弟哽咽说,兄弟啊,我这进去了,家里老小就拜托你照顾了。
  可眼下这情况,他这还没进呢。老王主仆两个,已经开始讨论,怎么把他的宝贝艳尸给收了,还掺杂着一连串的秽言荡语。
  要知道,身为玄尸宗传人,本命傀儡尸可是最为重要的存在,她和他性命相连,比世俗界的夫妻还要联系紧密。
  这让刘浪有一种即将要戴上绿油油帽子的不祥预感。
  “行了行了,你也别拿那种眼神瞅我www.shukeba.com。”王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我真心不像你口味那么重,这事先别提了,当务之急是要把沈梦婷找出来,免得她在社会中造成危害和恐慌。浪哥,你自己打电话给冯局长,就当你是自首了。”
  刘浪一脸苦逼地打了个电话,果不其然,在电话那头被冯局长喷了个狗血淋头。随后,冯局长和王焱通话,嘱咐他解决沈梦婷事件,如果需要支援,随时可以请调。
  以王焱和魅魔两人,对付沈梦婷已足够。至于一些特勤人员就更不需要了,他们的实力对上沈梦婷,下场只有一个。
  是夜!
  王焱等三人,接连搜索了两个多小时,已经临近半夜。而沈梦婷却像是一滴消失在了大海中的水滴,毫无半点踪迹。
  像她这种级别的高手,如果隐匿不动,哪怕是S级高手前来,搜寻起来也是难度极大。
  看来,只能等她自己再露出踪迹了。
  王焱收工回家,好好休息了一晚。
  第二日直奔酒店,准备解散这一次同学聚会。岂料,王焱刚到酒店时,小薇就打了个电话过来,声音焦急道:“王,王焱。不,不好了,婷婷不见了。”
  “你先别急,我就在楼下,马上来找你。”王焱问清楚了她的位置后,迅速到了她房间,一进门,就见小薇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不由宽慰说,“小薇,你先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
  她直接扑到了王焱的怀里,哽咽着说:“我昨晚半夜给她电话,她,她关机了。我,我以为她累了休息了,就没去打扰。今天早上,我叫她吃早餐,还是打不通电话,拨打她房间电话也没人接。我就急忙找了服务员,服务员说她半夜十一点多就退了房,带着行李离开了酒店。”
  王焱的眉头皱了起来,半夜十一点多退房,电话也关机,这不合理啊。
  “王焱,你说婷婷,婷婷她会不会想不开?”小薇焦急地说,“她之前的男朋友,家里有权有钱,但就是因为婷婷不肯和他,和他那个,他就在外面偷,偷吃。结果被婷婷知道了,就,就分手了。你说,她,她会不会还想不开,就故意消失躲起来了?”
  “故意失踪?不合理。”王焱托着下巴思索说,“昨晚我和她商量得好好的,以后跟着孙大哥好好干,她的表现也非常积极,不像是心灰意冷的样子。”
  “你也是这么想的?王,王焱。你说,她,她会不会出事了?”小薇焦急地说。
  “别急。对了,我问你个事。你刚才说婷婷是不肯和前男友上~床,所以才最后导致前男友出轨和分手?”王焱蹙着眉头问,“那顾婷婷是不是还是*****?”
  “你!”小薇脸颊绯红,微微慌张道,“你,你问这做什么?你不会是……”
  “别闹,我不会对婷婷有坏心思的。”王焱叹了一口气说,“这个问题很重要,小薇你是她最好的闺蜜,应该知道的吧?”
  “我,唔~”小薇红着脸,低着头弱弱地说,“应,应该是的。她和我说过,不,不接受婚前,婚前那个……”
  果然!
  王焱心中一激灵,叹了一口气。
  *****,因为没有接触过男人阳气,所以体内的阴气会很纯净。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有一些特殊的意义。
  例如说将*****当做祭品献祭,例如说修炼一些邪恶魔法或功法。
  王焱担心的是沈梦婷,根据王焱对她的印象,她是个有强烈洁癖的女子。而且她在成为僵尸前,就是一只血天使。
  如今的她,极有可能异变成了一只僵尸型血天使。血天使嗜血,僵尸同样嗜血。如果沈梦婷在同学会的时候,已经盯上了顾婷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你报警没有?”王焱想查看一下酒店的监控录像。
  “没,那,那要失踪四十八小时的吧?”小薇低声说。
  王焱二话不说,直接拨通了刘宝民的电话。
  “哟,小焱啊。呵呵,准备找老哥喝酒?”刘宝民飞速接了电话,声音笑得阳光灿烂。
  大清早喝什么酒?
  王焱没有废话,直接说:“刘哥,我报警。昨晚我有个同学失踪了,你带两个干练的警员过来,我要查酒店的监控。”
  刘宝民在电话那头一激灵,不敢抖嘴皮子了,急忙说:“你稍等,我一刻钟内到。”他才不会管多少时间才算失踪呢,他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只要是王焱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
  一刻钟后。
  王焱,魅魔,刘浪,小薇,以及刘宝民和两位警官,集结在了酒店监控室中。
  镜头切换到王焱和小薇她们分别时,她们各自回了套房。监控镜头,直接锁定在了顾婷婷的房间。
  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监控中突然出现了莉莉和小美。
  她们敲开了顾婷婷的房门,在门口和她说了一会话,大家似乎有些争执。随后,莉莉和小美愤愤而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顾婷婷的门再度打开。只是这时候,她已经穿戴整齐,拖着行李箱径直坐电梯,然后在前台退房,出了酒店门。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是她主动的行为,没有什么异常。酒店之外的监控,就不属于酒店管辖了。
  刘宝民立即打电话调附近监控录像,与此同时,派遣了两位警官去请莉莉和小美上来。
  她们刚和顾婷婷争执过,顾婷婷就拎着行李箱出走了。也许,顾婷婷的异常行为和她们有关。
  很快,两女就惶惶恐恐地走进了监控室。
  “你们两个,昨晚找顾婷婷什么事?”刘宝民脸色一沉。
  “我,我们就是找她,找她聊聊天啊。”两女见阵仗很大,被吓得不轻。
  刘宝民刚想在王焱面前表现一下审讯手段时,却不料王焱对魅魔使了个眼色。
  魅魔咯咯一声娇笑,两个女人立即陷入了痴迷状态。
  “你们两个找顾婷婷的目的是什么?”魅魔嗤笑了一声,勾魂摄魄地说道。
  “我们想找顾婷婷道歉,和好,让她帮忙在王焱面前说说好话。希望她能帮忙把王焱约出来,只要一次就行。”两女眼神呆呆地老实交代。
  “嘶!”
  在场众人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这是催眠术吗?不对不对,就算是催眠术,也不会这么快见效吧?
  尤其是两个警察,目光恐惧地盯着魅魔:“你用了什么手段?”
  “咳咳,都安静。”刘宝民“威严”地横扫了一圈,“不该问的别乱问。”说罢,又向魅魔谄笑说,“这位小姐,请您继续。”
  魅魔向刘宝民抛了个媚眼儿,随后继续问道:“你们约王焱,目的是什么?”
  “和他上~床,我们姐妹一起上,一定要用尽手段伺候他舒坦了,怎么样都行。”莉莉和小美说道,“他现在能量很大很大,只要攀上了他,我们就有机会上位了。”
  “你们!”
  一旁的小薇,听得是脸红耳赤不已,又有些羞恼。这两个女人,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魅魔却是发出了一声不屑地嗤笑,随后问:“你们哪来的自信?可以让王焱上你们的~床?”
  “男人嘛,哪个不偷腥?”莉莉老实地说,“何况我们准备了一些兴奋类药品,就算是再老实的男人,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是啊是啊,我们可以配合他玩想得到,想不到的花样。只要能录下视频,就算抓住了他的把柄了。”小美也“老实”地交代,“再说了,他不是和前女友小薇分手了吗?就小薇那样的女人,除了长得还行外,哪里懂什么情趣啊。我们可以让他体验在小薇身上,永远体验不到的快乐。”
  “你们!”
  小薇又羞又恼,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这些话,是她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无耻的话。她羞怒之余,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王焱,心中直惴惴,难道自己在那方面,真的没办法给王焱带来更多快乐吗?
  如果不是顾婷婷不同意约,王焱你真的会上当吗?
  “咯咯~公子啊,听她们说得这么头头是道。”魅魔却掩嘴直笑,“要不,您老真的将计就计,试一试她们的手段如何?说不定,真会有些许惊喜呢。”
  ……
  第五百四十章疑云四起
  ……
  惊喜?
  我看是惊吓才是,王焱没好气地横了魅魔一眼,你就不能消停消停?别总是那么积极地给我张罗某生活。
  别说我现在还没到S级,某些模式还未解锁,就算解了锁,也看不上这两位啊。
  看她们那浪荡样,就知道这些年在外面没干多少好事。唉,想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大家不是这样的啊。
  也许,她们是早就这样了,而王焱不知道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如今大家就是两条道上的人了。当年那些同学的情谊,现在也消失地干干净净了。
  “应该和她们无关,放她们走吧。”王焱挥了挥手。
  “呵呵,王老弟,她们可是打算诱~奸,算计你啊。”刘宝民呵呵笑着开玩笑说,“要不要抓她们进去,拘留一段时间。”
  魅魔解除了魅惑术,两女渐渐恢复神智,惊恐地说:“刚,刚才对我们做了什么?”魅惑术不同于催眠术,刚才她们说的话,做的事,都是能够记得清的。
  一旁的刘浪,也是想到了被魅惑后的下场,浑身一激灵,多余的话都不敢说,老王现在越来越高深莫测了,就连他身边的一个女仆,实力都强大到如此变~态。
  他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只柔弱无依靠,毫无反抗余地的小羊羔一般楚楚可怜。
  “一种新型审讯手段而已。看在同学的份上,这一次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如果还有下次……”王焱眼神一冷,“我保管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两女一激灵,不知为何,恐惧充满了头脑。瑟瑟发抖着,离开了监控室。她们却是不知,魅魔已经悄然在她们的潜意识深处,埋下了对王焱的恐惧种子。
  她们以后见了王焱,保管像是见了天敌一样,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让她们做什么,都绝对不敢反抗。
  每一只魅魔,都是玩弄肉~体和灵魂的专家。
  支走了那两个女人之后,刘宝民调动的景区监控也发过来了。在电脑监视器上,王焱等人清晰地看到顾婷婷上了一辆出租车。
  刘宝民二话不说,立即展开调查,直接通过电话联系到了出租车驾驶员。
  不多会儿,他挂断电话后对王焱说:“王老弟,情况有些不妙啊。出租车驾驶员说,她原本说要直接去省城,结果开出了十几公里后。快要到高速公路附近时,她说要下车透透气,暂时不去省城了,让出租车先走了。”
  “而且,我也让人尝试过定位技术。”刘宝民皱着眉头,继续说道,“通过相邻信号基站的最后数据记录,她用的是苹果手机。在关机后,应该是直接取出了SIM卡。这也导致了最后定位位置就在这酒店里,关机时分是昨晚二十二点五十分。种种迹象推断,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失踪。”
  有预谋的失踪?
  王焱眉头好端端的,她为何要有预谋失踪呢?
  “老王,她会不会也被**了?”刘浪一想到魅魔的**术,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那太可怕了,明明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却偏偏不是自己主观意愿说的话,做的事。
  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学了这门法术,还愁找不到女朋友吗?刘浪当即眉开眼笑,觉得仿佛找到了未来的人生之路。
  可他又转念一想,自己未来几年内,极有可能要在妖狱度过。就算学了这**术,怕是也派不上用处。
  王焱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脸色怎么这么阴晴变化不定?,算了,懒得理他,转身说,“魅儿,你怎么看法?”
  “顾婷婷的行为动作不多,无法确定是不是被魅惑了。”魅魔托着下巴说,“但是有一点可以可能的,不管什么精神控制异能,都需要施术者就在附近,源源不断,持续地影响对方。”
  “附近?如果她被魅惑了,那施术者就应该在附近。”王焱眼神一凛,重新看了一下监控。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些蹊跷。
  在顾婷婷拖着行李出房门时,按照酒店房门的设计,通常都会自动关闭。然而等她出来后,她在门口站了两秒,仿佛在等什么人。
  更明显的是,酒店房门在闭合的时候,中间似乎被人挡了一下,并推开了几厘米,顿了两秒后,门才重新关上。
  非但如此,电梯那边也是类似情况。到了前台,脚下有一块地毯。那一块地毯上,隐隐似乎有两个脚印出现。
  “这是,隐身术?”王焱微微一愣。
  实际上,在国非局里待了那么久,各种原理的隐身术也见得多了。如果不是在现场,可以利用对方的气息,磁场,热量等等感应,光凭摄像头确实很难判断。
  很多隐身术,说是超能力,但是在王焱这种级别的强者眼里,无疑是个笑话。光是精神力侦查,就能让对方无所遁形。
  “没错,的确是隐身术。”魅魔也是发表看法着说,“而且看样子,似乎很粗浅,也就是能骗骗摄像头。如果我在现场,几息时间就能让他原形毕露。”
  “隐身术?”
  刘宝民有些崩溃的感觉,这种他即见所未见的奇术,在王焱和他的女伴眼里,竟然啥都不算?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既然确定了隐身术,那就代表着这绝对不是一件故意失踪案。
  王焱等人驾着车,直接到了出租车司机停靠的路边。
  这里,有一座小土坡,土坡旁有一个小池塘,显得十分荒凉。王焱知道这个地方,那是本地监狱枪毙人的地方。
  王焱曾经听说过,在**十年代严打的时候,这里亡魂无数。只是那时多半量刑过度,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一行人走在其中,即便是大白天,也有些鬼气森森,阴气茂盛。若非觉察到顾婷婷身边有隐身人存在,还真的会为顾婷婷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纳闷。
  “嗅嗅~”
  小雪貂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她昨晚已经记住了顾婷婷的味道。在这片荒原地带左嗅嗅,右闻闻。不多片刻,小雪就以敏锐的嗅觉,找到了一个被捏爆,并且焚化掉的手机。
  在找到手机的附近,小雪貂毛发都炸了起来,吱吱喳喳表明发现了敌人的味道。
  “咦?”王焱嗅了嗅融成一团的手机,上面的确隐约残留着对方的气息。
  “是黑暗魔法的气息。”魅魔也嗅了嗅,轻笑着说,“是黑暗魔法的气息,有暗物质能力存在的迹象,公子,闹出这一出的,恐怕是黑暗生物。”
  “不是吧?难道真的是她?”刘浪在一旁急了,急忙掐着法诀,感应沈梦婷的位置。
  若这真是沈梦婷干的,那这笔帐必然会算在他刘浪身上。那他妖狱里恐怕就得多待几年了。更何况,顾婷婷还是他同学。
  “刘局长,在咱们荡湖风景区,有没有系列失踪案?”王焱再次嗅了嗅那只被捏爆焚烧后的手机,沉声问道。
  “今年荡湖游玩的人很多,失踪案件肯定是有的。”刘宝民脸色阴沉道,“但是有共同特征的系列失踪案,好像还真没出现。”
  “小雪,在这里没有发现血迹,顾婷婷有可能还活着。”王焱对小雪貂说道,“如果你找到一些特殊的味道,看看能不能追踪一下。”
  “吱吱~”小雪貂趴在王焱怀里,撒娇着打滚。不就是一个女同学吗,还是个对大哥哥有觊觎之心的女同学,她是千万个不情愿。小雪是萌萌哒的雪貂,又不是猎狗。
  “小雪,你循着味道,找到了她,就给你买冰激凌吃。”王焱蛊惑着说道。
  “吱吱,小雪貂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倒处嗅了一遍,然后疾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王焱等人,如履平地地跟随小雪貂而去。只是如此一来,刘宝民和小薇,暂时被拉下来。他们可没有能力,跟着小雪貂漫山遍野地奔跑。
  不出半刻钟后,王焱等人追踪到了荡湖畔一处古旧的老宅中。
  王焱翅膀一振,凌空飞起,俯瞰整座老宅。
  蓦然,见到的场面让他呆了一呆。只见偌大的老宅后花园中,面对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周知一,周大老板,另外一个,赫然是沈梦婷,沈大小姐。
  不,确切地说,是艳尸沈梦婷。此时的她,双爪张开,正凶神恶煞的向周知一逼去。
  “咦?他竟然能追踪到这里?该死的,为什么会在这关键时刻。”沈梦婷轻呓了一声,言语中有些恼怒。
  她的血色翅膀猛然张开,如同一道流星疾矢般,直冲云霄而去。
  “魅儿,拦住她,缠住她。”
  王焱赫然发现,沈梦婷的那对血色翅膀,似乎已经有所进化,极速穿梭之中,竟然时不时地打破空间壁垒,以极速逃逸。
  王焱飞声落下,有些担心地问:“周老哥,你没事吧?”
  周知一一脸惶惶,微微煞白地说,“小焱,这,这是怎么回事?我那侄女沈梦婷,不是已经……?天呐,她怎么又会出现?她早已经死掉,我风风光光给她们办了葬礼,没理由会来找我报仇啊。”
  ……
  第五百三十九章美女离奇失踪
  ……
  这都是些什么话啊?
  王焱一拍额头,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有这么一只为主人处处着想的魅魔,也是让他醉了。连艳尸也能收,王焱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刘浪在一旁欲哭无泪,眼巴巴地瞅着王焱和魅魔,内心有些崩溃。
  这就好比他是个即将被判刑的罪犯。按照道理,他刘浪应该眼泪汪汪地对兄弟哽咽说,兄弟啊,我这进去了,家里老小就拜托你照顾了。
  可眼下这情况,他这还没进呢。老王主仆两个,已经开始讨论,怎么把他的宝贝艳尸给收了,还掺杂着一连串的秽言荡语。
  要知道,身为玄尸宗传人,本命傀儡尸可是最为重要的存在,她和他性命相连,比世俗界的夫妻还要联系紧密。
  这让刘浪有一种即将要戴上绿油油帽子的不祥预感。
  “行了行了,你也别拿那种眼神瞅我。”王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我真心不像你口味那么重,这事先别提了,当务之急是要把沈梦婷找出来,免得她在社会中造成危害和恐慌。浪哥,你自己打电话给冯局长,就当你是自首了。”
  刘浪一脸苦逼地打了个电话,果不其然,在电话那头被冯局长喷了个狗血淋头。随后,冯局长和王焱通话,嘱咐他解决沈梦婷事件,如果需要支援,随时可以请调。
  以王焱和魅魔两人,对付沈梦婷已足够。至于一些特勤人员就更不需要了,他们的实力对上沈梦婷,下场只有一个。
  是夜!
  王焱等三人,接连搜索了两个多小时,已经临近半夜。而沈梦婷却像是一滴消失在了大海中的水滴,毫无半点踪迹。
  像她这种级别的高手,如果隐匿不动,哪怕是S级高手前来,搜寻起来也是难度极大。
  看来,只能等她自己再露出踪迹了。
  王焱收工回家,好好休息了一晚。
  第二日直奔酒店,准备解散这一次同学聚会。岂料,王焱刚到酒店时,小薇就打了个电话过来,声音焦急道:“王,王焱。不,不好了,婷婷不见了。”
  “你先别急,我就在楼下,马上来找你。”王焱问清楚了她的位置后,迅速到了她房间,一进门,就见小薇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不由宽慰说,“小薇,你先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
  她直接扑到了王焱的怀里,哽咽着说:“我昨晚半夜给她电话,她,她关机了。我,我以为她累了休息了,就没去打扰。今天早上,我叫她吃早餐,还是打不通电话,拨打她房间电话也没人接。我就急忙找了服务员,服务员说她半夜十一点多就退了房,带着行李离开了酒店。”
  王焱的眉头皱了起来,半夜十一点多退房,电话也关机,这不合理啊。
  “王焱,你说婷婷,婷婷她会不会想不开?”小薇焦急地说,“她之前的男朋友,家里有权有钱,但就是因为婷婷不肯和他,和他那个,他就在外面偷,偷吃。结果被婷婷知道了,就,就分手了。你说,她,她会不会还想不开,就故意消失躲起来了?”
  “故意失踪?不合理。”王焱托着下巴思索说,“昨晚我和她商量得好好的,以后跟着孙大哥好好干,她的表现也非常积极,不像是心灰意冷的样子。”
  “你也是这么想的?王,王焱。你说,她,她会不会出事了?”小薇焦急地说。
  “别急。对了,我问你个事。你刚才说婷婷是不肯和前男友上~床,所以才最后导致前男友出轨和分手?”王焱蹙着眉头问,“那顾婷婷是不是还是*****?”
  “你!”小薇脸颊绯红,微微慌张道,“你,你问这做什么?你不会是……”
  “别闹,我不会对婷婷有坏心思的。”王焱叹了一口气说,“这个问题很重要,小薇你是她最好的闺蜜,应该知道的吧?”
  “我,唔~”小薇红着脸,低着头弱弱地说,“应,应该是的。她和我说过,不,不接受婚前,婚前那个……”
  果然!
  王焱心中一激灵,叹了一口气。
  *****,因为没有接触过男人阳气,所以体内的阴气会很纯净。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有一些特殊的意义。
  例如说将*****当做祭品献祭,例如说修炼一些邪恶魔法或功法。
  王焱担心的是沈梦婷,根据王焱对她的印象,她是个有强烈洁癖的女子。而且她在成为僵尸前,就是一只血天使。
  如今的她,极有可能异变成了一只僵尸型血天使。血天使嗜血,僵尸同样嗜血。如果沈梦婷在同学会的时候,已经盯上了顾婷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你报警没有?”王焱想查看一下酒店的监控录像。
  “没,那,那要失踪四十八小时的吧?”小薇低声说。
  王焱二话不说,直接拨通了刘宝民的电话。
  “哟,小焱啊。呵呵,准备找老哥喝酒?”刘宝民飞速接了电话,声音笑得阳光灿烂。
  大清早喝什么酒?
  王焱没有废话,直接说:“刘哥,我报警。昨晚我有个同学失踪了,你带两个干练的警员过来,我要查酒店的监控。”
  刘宝民在电话那头一激灵,不敢抖嘴皮子了,急忙说:“你稍等,我一刻钟内到。”他才不会管多少时间才算失踪呢,他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只要是王焱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
  一刻钟后。
  王焱,魅魔,刘浪,小薇,以及刘宝民和两位警官,集结在了酒店监控室中。
  镜头切换到王焱和小薇她们分别时,她们各自回了套房。监控镜头,直接锁定在了顾婷婷的房间。
  到了晚上十点半左右,监控中突然出现了莉莉和小美。
  她们敲开了顾婷婷的房门,在门口和她说了一会话,大家似乎有些争执。随后,莉莉和小美愤愤而去。
  又过了十几分钟,顾婷婷的门再度打开。只是这时候,她已经穿戴整齐,拖着行李箱径直坐电梯,然后在前台退房,出了酒店门。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是她主动的行为,没有什么异常。酒店之外的监控,就不属于酒店管辖了。
  刘宝民立即打电话调附近监控录像,与此同时,派遣了两位警官去请莉莉和小美上来。
  她们刚和顾婷婷争执过,顾婷婷就拎着行李箱出走了。也许,顾婷婷的异常行为和她们有关。
  很快,两女就惶惶恐恐地走进了监控室。
  “你们两个,昨晚找顾婷婷什么事?”刘宝民脸色一沉。
  “我,我们就是找她,找她聊聊天啊。”两女见阵仗很大,被吓得不轻。
  刘宝民刚想在王焱面前表现一下审讯手段时,却不料王焱对魅魔使了个眼色。
  魅魔咯咯一声娇笑,两个女人立即陷入了痴迷状态。
  “你们两个找顾婷婷的目的是什么?”魅魔嗤笑了一声,勾魂摄魄地说道。
  “我们想找顾婷婷道歉,和好,让她帮忙在王焱面前说说好话。希望她能帮忙把王焱约出来,只要一次就行。”两女眼神呆呆地老实交代。
  “嘶!”
  在场众人都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这是催眠术吗?不对不对,就算是催眠术,也不会这么快见效吧?
  尤其是两个警察,目光恐惧地盯着魅魔:“你用了什么手段?”
  “咳咳,都安静。”刘宝民“威严”地横扫了一圈,“不该问的别乱问。”说罢,又向魅魔谄笑说,“这位小姐,请您继续。”
  魅魔向刘宝民抛了个媚眼儿,随后继续问道:“你们约王焱,目的是什么?”
  “和他上~床,我们姐妹一起上,一定要用尽手段伺候他舒坦了,怎么样都行。”莉莉和小美说道,“他现在能量很大很大,只要攀上了他,我们就有机会上位了。”
  “你们!”
  一旁的小薇,听得是脸红耳赤不已,又有些羞恼。这两个女人,怎么会这么不知羞耻,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魅魔却是发出了一声不屑地嗤笑,随后问:“你们哪来的自信?可以让王焱上你们的~床?”
  “男人嘛,哪个不偷腥?”莉莉老实地说,“何况我们准备了一些兴奋类药品,就算是再老实的男人,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是啊是啊,我们可以配合他玩想得到,想不到的花样。只要能录下视频,就算抓住了他的把柄了。”小美也“老实”地交代,“再说了,他不是和前女友小薇分手了吗?就小薇那样的女人,除了长得还行外,哪里懂什么情趣啊。我们可以让他体验在小薇身上,永远体验不到的快乐。”
  “你们!”
  小薇又羞又恼,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这些话,是她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无耻的话。她羞怒之余,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王焱,心中直惴惴,难道自己在那方面,真的没办法给王焱带来更多快乐吗?
  如果不是顾婷婷不同意约,王焱你真的会上当吗?
  “咯咯~公子啊,听她们说得这么头头是道。”魅魔却掩嘴直笑,“要不,您老真的将计就计,试一试她们的手段如何?说不定,真会有些许惊喜呢。”
  ……
  第五百四十章疑云四起
  ……
  惊喜?
  我看是惊吓才是,王焱没好气地横了魅魔一眼,你就不能消停消停?别总是那么积极地给我张罗某生活。
  别说我现在还没到S级,某些模式还未解锁,就算解了锁,也看不上这两位啊。
  看她们那浪荡样,就知道这些年在外面没干多少好事。唉,想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大家不是这样的啊。
  也许,她们是早就这样了,而王焱不知道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如今大家就是两条道上的人了。当年那些同学的情谊,现在也消失地干干净净了。
  “应该和她们无关,放她们走吧。”王焱挥了挥手。
  “呵呵,王老弟,她们可是打算诱~奸,算计你啊。”刘宝民呵呵笑着开玩笑说,“要不要抓她们进去,拘留一段时间。”
  魅魔解除了魅惑术,两女渐渐恢复神智,惊恐地说:“刚,刚才对我们做了什么?”魅惑术不同于催眠术,刚才她们说的话,做的事,都是能够记得清的。
  一旁的刘浪,也是想到了被魅惑后的下场,浑身一激灵,多余的话都不敢说,老王现在越来越高深莫测了,就连他身边的一个女仆,实力都强大到如此变~态。
  他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一只柔弱无依靠,毫无反抗余地的小羊羔一般楚楚可怜。
  “一种新型审讯手段而已。看在同学的份上,这一次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如果还有下次……”王焱眼神一冷,“我保管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两女一激灵,不知为何,恐惧充满了头脑。瑟瑟发抖着,离开了监控室。她们却是不知,魅魔已经悄然在她们的潜意识深处,埋下了对王焱的恐惧种子。
  她们以后见了王焱,保管像是见了天敌一样,连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来。让她们做什么,都绝对不敢反抗。
  每一只魅魔,都是玩弄肉~体和灵魂的专家。
  支走了那两个女人之后,刘宝民调动的景区监控也发过来了。在电脑监视器上,王焱等人清晰地看到顾婷婷上了一辆出租车。
  刘宝民二话不说,立即展开调查,直接通过电话联系到了出租车驾驶员。
  不多会儿,他挂断电话后对王焱说:“王老弟,情况有些不妙啊。出租车驾驶员说,她原本说要直接去省城,结果开出了十几公里后。快要到高速公路附近时,她说要下车透透气,暂时不去省城了,让出租车先走了。”
  “而且,我也让人尝试过定位技术。”刘宝民皱着眉头,继续说道,“通过相邻信号基站的最后数据记录,她用的是苹果手机。在关机后,应该是直接取出了SIM卡。这也导致了最后定位位置就在这酒店里,关机时分是昨晚二十二点五十分。种种迹象推断,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失踪。”
  有预谋的失踪?
  王焱眉头好端端的,她为何要有预谋失踪呢?
  “老王,她会不会也被**了?”刘浪一想到魅魔的**术,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那太可怕了,明明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却偏偏不是自己主观意愿说的话,做的事。
  不过他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学了这门法术,还愁找不到女朋友吗?刘浪当即眉开眼笑,觉得仿佛找到了未来的人生之路。
  可他又转念一想,自己未来几年内,极有可能要在妖狱度过。就算学了这**术,怕是也派不上用处。
  王焱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的脸色怎么这么阴晴变化不定?,算了,懒得理他,转身说,“魅儿,你怎么看法?”
  “顾婷婷的行为动作不多,无法确定是不是被魅惑了。”魅魔托着下巴说,“但是有一点可以可能的,不管什么精神控制异能,都需要施术者就在附近,源源不断,持续地影响对方。”
  “附近?如果她被魅惑了,那施术者就应该在附近。”王焱眼神一凛,重新看了一下监控。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些蹊跷。
  在顾婷婷拖着行李出房门时,按照酒店房门的设计,通常都会自动关闭。然而等她出来后,她在门口站了两秒,仿佛在等什么人。
  更明显的是,酒店房门在闭合的时候,中间似乎被人挡了一下,并推开了几厘米,顿了两秒后,门才重新关上。
  非但如此,电梯那边也是类似情况。到了前台,脚下有一块地毯。那一块地毯上,隐隐似乎有两个脚印出现。
  “这是,隐身术?”王焱微微一愣。
  实际上,在国非局里待了那么久,各种原理的隐身术也见得多了。如果不是在现场,可以利用对方的气息,磁场,热量等等感应,光凭摄像头确实很难判断。
  很多隐身术,说是超能力,但是在王焱这种级别的强者眼里,无疑是个笑话。光是精神力侦查,就能让对方无所遁形。
  “没错,的确是隐身术。”魅魔也是发表看法着说,“而且看样子,似乎很粗浅,也就是能骗骗摄像头。如果我在现场,几息时间就能让他原形毕露。”
  “隐身术?”
  刘宝民有些崩溃的感觉,这种他即见所未见的奇术,在王焱和他的女伴眼里,竟然啥都不算?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既然确定了隐身术,那就代表着这绝对不是一件故意失踪案。
  王焱等人驾着车,直接到了出租车司机停靠的路边。
  这里,有一座小土坡,土坡旁有一个小池塘,显得十分荒凉。王焱知道这个地方,那是本地监狱枪毙人的地方。
  王焱曾经听说过,在**十年代严打的时候,这里亡魂无数。只是那时多半量刑过度,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一行人走在其中,即便是大白天,也有些鬼气森森,阴气茂盛。若非觉察到顾婷婷身边有隐身人存在,还真的会为顾婷婷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而纳闷。
  “嗅嗅~”
  小雪貂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她昨晚已经记住了顾婷婷的味道。在这片荒原地带左嗅嗅,右闻闻。不多片刻,小雪就以敏锐的嗅觉,找到了一个被捏爆,并且焚化掉的手机。
  在找到手机的附近,小雪貂毛发都炸了起来,吱吱喳喳表明发现了敌人的味道。
  “咦?”王焱嗅了嗅融成一团的手机,上面的确隐约残留着对方的气息。
  “是黑暗魔法的气息。”魅魔也嗅了嗅,轻笑着说,“是黑暗魔法的气息,有暗物质能力存在的迹象,公子,闹出这一出的,恐怕是黑暗生物。”
  “不是吧?难道真的是她?”刘浪在一旁急了,急忙掐着法诀,感应沈梦婷的位置。
  若这真是沈梦婷干的,那这笔帐必然会算在他刘浪身上。那他妖狱里恐怕就得多待几年了。更何况,顾婷婷还是他同学。
  “刘局长,在咱们荡湖风景区,有没有系列失踪案?”王焱再次嗅了嗅那只被捏爆焚烧后的手机,沉声问道。
  “今年荡湖游玩的人很多,失踪案件肯定是有的。”刘宝民脸色阴沉道,“但是有共同特征的系列失踪案,好像还真没出现。”
  “小雪,在这里没有发现血迹,顾婷婷有可能还活着。”王焱对小雪貂说道,“如果你找到一些特殊的味道,看看能不能追踪一下。”
  “吱吱~”小雪貂趴在王焱怀里,撒娇着打滚。不就是一个女同学吗,还是个对大哥哥有觊觎之心的女同学,她是千万个不情愿。小雪是萌萌哒的雪貂,又不是猎狗。
  “小雪,你循着味道,找到了她,就给你买冰激凌吃。”王焱蛊惑着说道。
  “吱吱,小雪貂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倒处嗅了一遍,然后疾如闪电般窜了出去。
  王焱等人,如履平地地跟随小雪貂而去。只是如此一来,刘宝民和小薇,暂时被拉下来。他们可没有能力,跟着小雪貂漫山遍野地奔跑。
  不出半刻钟后,王焱等人追踪到了荡湖畔一处古旧的老宅中。
  王焱翅膀一振,凌空飞起,俯瞰整座老宅。
  蓦然,见到的场面让他呆了一呆。只见偌大的老宅后花园中,面对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周知一,周大老板,另外一个,赫然是沈梦婷,沈大小姐。
  不,确切地说,是艳尸沈梦婷。此时的她,双爪张开,正凶神恶煞的向周知一逼去。
  “咦?他竟然能追踪到这里?该死的,为什么会在这关键时刻。”沈梦婷轻呓了一声,言语中有些恼怒。
  她的血色翅膀猛然张开,如同一道流星疾矢般,直冲云霄而去。
  “魅儿,拦住她,缠住她。”
  王焱赫然发现,沈梦婷的那对血色翅膀,似乎已经有所进化,极速穿梭之中,竟然时不时地打破空间壁垒,以极速逃逸。
  王焱飞声落下,有些担心地问:“周老哥,你没事吧?”
  周知一一脸惶惶,微微煞白地说,“小焱,这,这是怎么回事?我那侄女沈梦婷,不是已经……?天呐,她怎么又会出现?她早已经死掉,我风风光光给她们办了葬礼,没理由会来找我报仇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绝世药神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武炼巅峰
 天道图书馆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山海画妖师
 魔改大唐  华山神门  逆剑狂神  穿越从养龙开始  万界之旅
 超越狂暴升级  神狱之尊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剑来
 伏天氏  逆剑狂神  开天录  舟行诸天  神火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