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中国猎人txt全集下载 >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776章 一手棍棒一手糖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速度放慢一些,把辅助灯关了,只留近灯,盯紧别跟丢了。”李牧沉声吩咐驾驶员。
  原本猛禽一般往前追击的老陆巡一下子速度就慢下来,远灯什么的都关掉,只留下照射路面的近光灯,并且拉开了距离。
  “那小子不会是上了贼车了吧?”徐岩刚才同样看到了副驾驶座上的文强东,外形特征在明显了,那个近乎秃头的发型,绝对的是新兵蛋子的标记。
  李牧沉声说,“八成是。”
  “好歹是找到人了。”徐岩轻松起来,只要找到人,他可是不不会担心遇到什么歹徒,敢跟当兵的对着干的歹徒还没生出来,或者已经死掉。
  一边说着,徐岩一边把快枪套里的手枪取出来,检查了一下,随即拉枪机上膛。受到李牧的影响,107团的干部但凡执行任务,都喜欢佩戴手枪。而徐岩也不是善男善女。李牧还是新兵那会儿,有一回老百姓溜进营区偷菜,徐岩居然开了兵器室当兵们取枪去追赶,把偷菜的老百姓吓得屁滚尿流,从此再不敢溜进来。
  这黑漆马虎的雨夜,文强东绝对不会让车走这样的路,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歹人骗了,极有可能是身上的财物引起了歹人的注意,或者是交谈中暴露了银行卡的信息。
  思维乱糟糟的文强东,此时此刻的智商基本上等于零,除了下意识的逃跑。
  捷达车上,文强东再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当下警惕地说道:“这是去哪里?路不对啊。”
  “这是小路,抄近道还不是为了给你节省点路费。别急,马上到,接了人就走。”套头青年司机说。
  说话间,捷达车慢慢停下来,周遭黑漆马虎的一片。
  突然车门被拉开,一只大手伸进来,把文强东给拽了出去,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人用力地推进了后座,那边坐上来一个人,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了中间,一声低喝:“老实点!”
  冰凉的刀锋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文强东脑中轰然一响,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
  再傻也知道上了贼车,才接受了十五天的队列训练,他哪里有半点的反抗之力。
  捷达车启动,一溜烟继续往前开,明显的忘偏僻的山里开。
  后面,李牧看见捷达车停了一下,两个人钻进去又继续出发,马上就说:“追上去拦住他们!”
  徐岩打开保险,做好了战斗准备。
  李牧出来的时候没有带枪,他从手套箱里取了一把螺丝刀握在手里。这玩意儿用好了也是一把利器。
  驾驶员一脚油门上前,同时猛然打开所有的灯光,同时拉响了警笛。老陆巡动力强劲皮粗肉厚,冲上去一头就撞在了捷达车的左后部,捷达车失去平衡,左摇右晃起来。老陆巡趁势上前,别住了捷达车,硬生生的把捷达车别到了边上的沟里。
  捷达车哐当的一声,底盘骑在了土坎上再也不能动。
  老陆巡停下,徐岩打开门就跳了下去,李牧的速度更快,炮弹一样射出去,直奔后排。
  借着冲击的力量,李牧丝毫没有犹豫,一拳打碎了后排车窗玻璃,勾起门锁顺势一拉打开门,另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左侧歹徒的脖子,生生地把他给拽了出来,顺势就是一个肘击,打在他的胸口上。那歹徒顿时气结,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徐岩此时也出现在另一侧,打碎了车窗,冰凉凉的枪口顶在了持刀的歹徒太阳穴上,喝道:“刀放下,双手举起来!”
  李牧趁机把文强东拽出来,驾驶员此时也过来了,接过呆若木鸡的文强东,把他塞进了老陆巡,遥控关死了车门。
  这个时候,套头青年司机下车要跑,李牧抬脚就踹过去,正正的一脚蹬在了他的肾脏位置。套头青年司机顿时痛苦得浑身发软,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尘埃落定,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
  三名歹徒连反应的想法都没来得及生出来,就被干脆利落地搞掂了。借着车灯的光亮看清楚了突然出现的猛人,散发着杀气的迷彩服,那战靴那干脆利落的动作,那霸气十足的军车,顿时心都死了——怎么还遇上当兵的了。
  文强东惊魂未定,看到李牧钻进来,依然还没能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徐岩自然报警通知警察来处理此事,驾驶员用歹徒的鞋带把三名歹徒的手脚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捆绑俘虏的手法让他们稍微一挣扎都会觉得那携带要吃进皮肤里,痛苦不堪。
  107团里连炊事班的都打的一手好搏斗,更别说时常和团首长出门的驾驶员了,每一个人拉出来,都有侦察兵的水准。
  李牧通知家里说人找到了,坐镇家里的徐战,在镇子上搜索的温朝阳,以及带部队从漫山遍野返回来准备接受新的指令的其余干部,都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一颗心也放了下去。
  来得刚刚好,徐战正准备向上报告新兵私自离队的事情,现在报告就变成了新兵私自离队数小时,107团预案充分,顺利把人找了回来。但尽管如此,纪律整顿反省营地的防御漏洞,这些事情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天亮之后,警察来了,接管了现场之后,李牧说明情况,带着文强东往回撤。一路上,李牧都在遥控安排着家里的工作,徐岩则忙着整理从营地出来到找到文强东的这个过程的细节。这些都是要形成书面文字报告呈交到上级领导机关。
  文强东大气不敢喘,呆呆地坐在那里,他手里还握着那张从套头青年司机身上找回来的信用卡和两千块现金。之前看似救命稻草的这些东西,现在却变得那么的烫手。
  回到营地,已经是上午八点多,新兵营开始了新的一天的训练。老陆巡从新兵营训练的大操场边上开过去,新兵们的目光都跟随着老陆巡移动。大家都听说了,跑掉的那个兵被副团长逮了回来,谁都认识那台老陆巡是副团长的座驾。一时间,各有各的心思。
  有兔死狐悲的,有幸灾乐祸的,有暗暗引以为戒的,有思想茫然的,也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从班长们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信息,大家都能感觉到,一场整顿风暴在酝酿着。就算再不懂整顿是什么意思,听到这个词都有点腿打软。按照一人发错全体受罚的惯例,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谁都轻松不了。
  老陆巡直接在团部楼前面停下,马上就过来两名团部的士官,面无表情的,由一个干部带领,把文强东从车上押了下来,直接投入禁闭室。怎么样处理是要研究上报的,但关禁闭是免不了,同时通知家里也是免不了。
  成年人,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
  一夜没睡李牧也一点睡意都没用,不幸中的万幸,人找回来了,但事情并非就此结束。更重要的事情是反省这件事情当中出现的工作失误,并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分。
  向上级领导机关汇报是团长和政委的事情,李牧实际权力再大毕竟也只是副手。不过在此之前,温朝阳是来到了李牧的办公室。
  刚坐下来喝了一杯温水,暖和了一下身子,温朝阳就推门走了进来,把文件夹放在了李牧的面前。
  “查清楚了。人是从炊事班那里跑出去的,那里布置有明哨,经过问话,当班的王世超打瞌睡了,这是唯一的漏洞。”温朝阳简单扼要地把调查情况进行说明。
  李牧翻了看了一下文件夹里的记录,记录很详细,包括整个调查过程。看完,李牧摇头说,“按照营地防御方案,炊事班方向至少有两处交叉火力。一个岗哨打瞌睡,交叉火力的另一个点呢?”
  温朝阳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这让李牧感觉到奇怪。
  好一阵子,温朝阳说,“徐团长调整过那里的岗哨,因此节省了两处岗哨。”
  “我并不知道此事。”李牧顿时皱眉说。
  温朝阳坐下来,说道,“我也是刚刚得知。不过,他的目的是出于节省岗哨的数量。也正常,咱们营地属于野战化营地,又经过窃密案件,需要的岗哨比普通部队多,他不明白是可以理解的。”
  李牧顿时就有些无言了。
  在此之前,他还一直在反省自己的防御方案。整个营地包括对外观察的岗哨位置,都是他带着几名骨干军官花了很长时间侦察分析出来的,并不是随便做出来的决定。
  在这样的严密控制之下,任何人想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离开营地都是做不到的,何况一名新兵。
  他想不明白,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某个部分的岗哨位置被调整,岗哨的数量被削减。做这一切的人是团长,也只有团长,才能做到在调整他的布防方案而不用通过他。
  不知道徐战在看到这份调查报告之后,心里会作何感想。
  “岗哨已经恢复了,打瞌睡的王世超也被命令待在排房反省。其余相关责任人,我的意思是开团党委会,研究拿出处理方案再上报。”温朝阳说。
  李牧点点头,问道,“向上级报告了吗?”
  “调查报告一出来,徐团长就向上报告了。具体情况,我还没来得去问。”温朝阳说。
  思考片刻,李牧站起来说,“手尾你处理一下,我找他谈谈。”
  “嗯,别冲动,要说领导责任,他是团长。”温朝阳提醒了一句。
  李牧点点头,举步走了出去。
  徐战在办公室里皱眉翻着调查报告,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新兵能那么顺利跑出去的漏洞,居然是因为自己一次简单的调整岗哨位置削减几个岗哨留下的漏洞。
  有人敲门,徐战抬头:“进来。”
  李牧推开门,“团长。”
  “李牧,快请坐。”徐战下意识地站起来。之前的恨铁不成钢的神情却是没有了。
  李牧坐下,看见桌面上的调查报告,问道,“军区司令部怎么说?”
  107团的上级领导机关是军区司令部。
  “认真总结教训,加强教育管理。”徐战说道,“这是司令部首长的原话。”
  缓缓点点头,李牧沉声说,“这件事情的根源是,新兵营的干部骨干忽略了新兵的心理情况。之前一再强调要特别注意这一方面的工作,结果还是出事了。作为新兵营的营长,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次党委会上,我要向组织做深刻的检讨。”
  徐战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李牧过来是自我检讨的。他原以为,李牧过来,就算不提营地防御的事情,也会就这件事往深处分析,怎么也扯不上自我检讨吧。
  更何况,李牧现在很明显的很清晰地把自己放在下级的位置来进行自我检讨。
  没等徐战有什么反应,李牧还在继续说。
  “回来的路上,我认真反省了一下。过去十几天中,我的工作由很大的不足。盲目的高强度训练没有考虑到现在新兵的心理承受能力,另一方面给带兵骨干施加了过大的压力。事实证明,这两个方面,都存在很大的问题。”
  李牧皱着眉头认真地说着,绝对不是在做戏。
  他从陆院出来,直接省略了基层连队这一块指挥工作,上来就是副团长,哪怕曾经带过兵,一下子管理一个新兵营一百多号人,有想不到位的情况一点也不奇怪。
  单就实战行动来说,他有强大的自信,但在带兵这个方面,他不认为自己有多能耐。
  他是真心实意地非常的认真的做了自我反省。由此可见,他非常的重视这个开头,是107的开头,也是他个人军旅生涯一个全新的开始。
  徐战不得不说话了,这位李副团长一副把所有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的架势,说句不好听的,自己脸皮再厚,也受不住。更何况,新兵能跑出去,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自己调整了岗哨。
  “李牧同志,你先别急着自我检讨。这件事我也有很大的责任,我调整了岗哨。”徐战苦笑着说,“就在刚才,我仔细研究了你当初做的布防方案之后才明白,为什么炊事班那个方向要布置三处岗哨。怪我当时没有看出来,以为另外两处是多此一举。”
  李牧说道:“炊事班后面是一条野牛小路,之后被咱们利用上,作为一条通往营地外训练场的通道。那里可以直接抵达战备公路。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三处岗哨其实呈现出反三角的阵型,对内对外都能做到第一时间的把控和处置。单单留下一处,发挥不了作用。”
  徐战懊悔地点头,“政委跟我说了,之前营地遇到过窃密案件,甚至有胆大包体的境外特工递近观察。是我疏忽了。”
  顿了顿,徐战说,“李牧同志,我不自责,你也不要自责。往下的工作,是如何处理好这件事情带来的后遗症,关键还是新兵营。我个人的一些心得,提供给你参考,总结起来就一句话。”
  “一只手拿棍子,一只手拿糖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绝世药神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万界天尊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超级神基因
 魂帝武神  斗破苍穹  人皇纪  九重至尊天  箭魔
 帝霸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巫师纪元  神道丹尊  无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