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王国血脉txt全集下载 >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200章 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这是一片不大的沙地。
  它位于几座大小不一的沙丘中间,在蒙蒙亮的天色下静静沉睡,死寂一片。
  直到沙地上的所有沙砾,都开始微微震颤。
  砰。
  一声闷响,沙地中央突然拱出一处不规则的平面。
  咚。
  在相继传来的闷响中,无数的沙砾从逐渐拱起的平面上滑落,陷入其下露出的黑暗地洞。
  滑落的沙砾窸窣作响。
  足足数米宽的平面不断抬升,露出它黑灰色的本质。
  十几秒后,一个举着火把满身沙尘的身影,率先探出了那个黑暗神秘的地洞。
  身影拍掉身上的沙子,打量了一下四周。
  他这才回过头,伸手拉住第二个人,把后者拉出地洞。
  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越来越多的人从这个地洞里爬出。
  足足数十人。
  直到一个清瘦的身影从地洞里出现,被人一把拉出,踏足沙地。
  “咳咳咳……”
  灰头土脸的泰尔斯取下面巾,痛苦地咳出灰尘与沙土,拍掉浑身的沙砾。
  黎明前的寒风温度与沙土气味,同时侵袭他的感官。
  让他一阵哆嗦。
  熟悉而陌生。
  泰尔斯下意识地伸向腰后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他的匕首又被瑞奇收缴了。
  在少年的身后,塔尔丁、布里、坎农三人被紧紧绑缚着双手,相继押送出来。
  萨克埃尔、巴尼和贝莱蒂三人则更惨一些,甚至被蒙上了双眼,由克雷和约什亲自看管。
  快绳似乎被当成了无关紧要的杂役,苦哈哈地搬动着一雇佣兵从战场回收的装备器具,时不时求助也似地向泰尔斯这片瞥上一眼。
  钎子也被蒙着双眼,在两个雇佣兵的看守下被粗鲁地推出来。
  所有人都相继来到了地面上。
  “这里……这里不是白骨之牢?”
  踩着脚下无比亲切的沙子,泰尔斯狠心不顾身后快绳的哀怨眼神,一边清理身上的狼狈,一边在微亮的天色下努力观察四周:
  “甚至不是……刃牙营地?”
  周围的茫茫黄沙让他感到惊讶又惶恐。
  瑞奇在发出微光的东方天幕下回过头来:
  “怎么……”
  “你还以为,我们会原路返回?”
  瑞奇扔掉手上的火把,一脸讽刺地摇头道:
  “白骨之牢的入口——估计那里早就被秘科的人包围了吧。”
  泰尔斯心中叹息。
  王子抱着手臂,搓了搓骤遇寒风的身子,疑惑地打量着四周:
  “这是哪儿?”
  “离刃牙营地不远,”瑞奇在灰蒙蒙的天色下抬起头,望向远方熟悉的一小排堡垒:
  “但刚好能看见。”
  泰尔斯眯眼观察了一下看似近在眼前的刃牙营地,心中沮丧。
  在沙漠里,“刚好能看见”等于“整整走一天”。
  那么,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你们在等什么?”泰尔斯搓着手问道。
  这一次,瑞奇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
  “时机。”
  时机?
  泰尔斯皱起眉头。
  寒风呼啸中,瑞奇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下令:
  “所有人,最后检查。”
  “我们要走了。”
  瑞奇走过苦苦思索的泰尔斯身边,走向站在偏僻处的塞米尔。
  他盯着远处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卫队众人,对着塞米尔压低声音:
  “怎么样?”
  塞米尔避开众人,瞥了一眼萨克埃尔,摇了摇头:
  “他们不肯加入。”
  瑞奇皱眉呼出一口气。
  “巴尼?”
  塞米尔轻哼一声,似乎特别不爽:
  “特别是巴尼,那家伙的脾气比石头还硬。”
  瑞奇紧紧盯着看着被蒙住双眼的巴尼,轻轻啧声:
  “但偏偏是他,掌握着北地军用剑术的秘诀。”
  塞米尔眼前一亮:
  “那他是吗?”
  可瑞奇失望地摇了摇头:
  “冰川之融。”
  两人齐齐沉默了一会儿。
  瑞奇扫视着身后正在做最后清点与准备的属下们,向萨克埃尔的方向努了努嘴:
  “我一直在试图说服他们的长官,如果他率先同意……”
  但是塞米尔果断地摇了摇头。
  “不是萨克埃尔,”塞米尔语气里的坚决让瑞奇有些愕然:
  “关键不在萨克埃尔。”
  塞米尔看向身后那个稍矮一些的瘦弱身影,表情复杂。
  “他们只效忠于他。”
  瑞奇循着视线望去,看见那个浑身破损,一脸疲惫,下巴还带着一片淤青的少年垂头丧气地盯着脚底的沙子,喃喃自语着什么。
  “他?”
  瑞奇短暂一愣,目光在泰尔斯身上放了好几秒。
  “你告诉过我,你能让他们彼此内讧,”瑞奇回过头来,表情严肃起来:
  “后来发生什么了?那个孩子出现,你们就集体下跪了?”
  发生了什么。
  塞米尔沉默了一会儿。
  他的眼前出现了沉睡不起的纳基和奈。
  以及那个少年的微笑。
  吾已,安息帝侧……
  “没什么。”
  塞米尔抬起头,甩开记忆,竭力不去看泰尔斯:
  “他只是……很有说服力。”
  感受着对方语气里的疏离,瑞奇眉头一挑。
  “嗬。”
  很有说服力。
  是么。
  他深深看了塞米尔一眼。
  “我对一件事很好奇,塞米尔,”瑞奇的话让塞米尔紧张起来,只见这位克拉苏眯起眼睛:
  “在我们赶到之前,你问出来了吗:为什么刑罚骑士要杀那个孩子?”
  塞米尔的呼吸微微一滞。
  为什么?
  他沉默了好几秒。
  瑞奇慢慢逼近他:
  “有什么事情,你还没告诉我吗?”
  “也许是……关于王室的?”
  看着塞米尔的表情,瑞奇轻笑起来:
  “好吧,我知道你也许还放不开当年的誓言,这我完全理解……”
  可塞米尔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了他。
  “萨克埃尔那么做——”
  塞米尔认真地看着瑞奇:
  “可能是因为……他真的疯了。”
  真的疯了?
  瑞奇皱起眉头,一脸狐疑。
  塞米尔不自然地低下头:
  “你也看到了,萨克埃尔前一刻喊打喊杀,后一刻他又回来帮他们了——我想,他应该是真疯了。”
  这一次,在灰暗却将明的天色下,瑞奇盯了塞米尔很久很久。
  而塞米尔没有抬头。
  “哦,疯了啊,”瑞奇的眼神不离对方,语气却古怪起来:
  “难怪这么难……沟通?”
  他依旧观察着塞米尔的表情。
  塞米尔咳嗽了一声,突然开口:
  “听着,你想要巴尼剑术的秘密,可以,如果我们能带走那孩子……”
  正在此时。
  “嘿,瑞奇!瑞奇大叔?瑞奇小笨笨?”
  瑞奇和塞米尔转过头,惊讶地看见泰尔斯王子在人群中高高地举起手,向他们摇了摇。
  小……笨笨?
  “额,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
  泰尔斯的大力摇手和高声呐喊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他身后的玛丽娜甚至把手放上腰间的剑柄。
  “你说……带他走?”瑞奇望了塞米尔一眼,叹了口气往回走:
  “我倒是想呢。”
  瑞奇来到泰尔斯前面,恢复了那个从容而略带诙谐的样子:“殿下,别告诉我你想找个僻静的地方撒尿。”
  “因为你可以就地解决——我们不介意的。”
  出乎他的意料,泰尔斯笑了笑,露出一排牙齿:
  “我突然想到个问题,关于气之灾祸——他跟你们一起去了终结之塔,对么?”
  此言一出,原本还各忙各的雇佣兵们纷纷一静。
  许多人向着这边看来。
  瑞奇的脸色变了。
  他扭过头,脸色阴沉地对塞米尔道:
  “看好他们。”
  言罢,瑞奇就一把揽住泰尔斯的肩膀,无比粗暴,连拖带拽地把泰尔斯拉向远离人群的僻静角落。
  “啊,哎哟,轻,轻一点……我年纪还小……你不能……”
  “好了好了我不反抗就是了,你别再用力了……”
  在泰尔斯一路磕绊带抗议的动静中,瑞奇一把将他甩开。
  “给我一个不打晕你的理由。”瑞奇冷冷地道。
  但泰尔斯只是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喘着气耸了耸肩。
  “那把断龙者还是什么,那是气之灾祸想要的,对么?”
  泰尔斯笑着道:
  “你在牢里的表现,让我感觉……你们对这件事没有那么渴望。”
  瑞奇的表情有着微妙的变化。
  “而你们想要的,是有着狱河之罪的黑剑,”泰尔斯的语气正式起来:
  “没错,我知道,那把武器是黑剑带回来的。”
  瑞奇的眼眸扩大了几分。
  他死死盯了泰尔斯三秒。
  “亲爱的,我发现,”瑞奇的语气大概赶得上荒漠夜晚的温度:
  “你还是认真听讲的时候比较可爱。”
  泰尔斯无奈地露了露牙齿。
  少年回头望了望人群,抓了抓头发:
  “那些名字。”
  “你提过的那些名字,它们花了我一些时间来回想,但是……”
  瑞奇眯起眼睛。
  泰尔斯回过头来,深吸一口气,严肃地道:
  “铁血王是诸王纪之前,因抵挡古兽人而壮烈战死的北方国王;”
  “有一幕帝国时代的戏剧,讲的是黑骑士如何因为犯上弑主而被审判;”
  “梭伦·谭恩是个北地谭恩家族里的名字,他们因意图谋害国王而被褫夺了威兰领,从埃克斯特的十个大公家族里除名;”
  泰尔斯每说一句,瑞奇的表情就沉下一点。
  “至于丘·克拉苏,他就是那位一百多年前叛出终结塔,建立灾祸之剑的人。”
  泰尔斯说完了最后一句。
  瑞奇看着他,轻哼了一声。
  这个孩子,也许塞米尔是对的。
  想到这里,瑞奇开口道:
  “更正,我们不叫灾祸……”
  泰尔斯再次发声打断他:
  “按照你的说法,他们都是曾觉醒狱河之罪的人,对么?”
  瑞奇眉毛一挑。
  “你曾说终结之力就是本人,”泰尔斯做了几个深呼吸:
  “但似乎每一个狱河之罪的主人,下场都不怎么妙。”
  “包括黑剑。”
  这一次,瑞奇深深地注视着他,像是从泰尔斯身上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有几个曾在终结之塔习艺的朋友,他们告诉我,”泰尔斯试探着道:
  “灾祸之剑的终结之力,跟他们的最大区别,就是向力量里最糟糕的东西投降——疯狂,暴戾,痛苦,甚至连对手都能感觉得到。”
  “是我想多了吗?”
  泰尔斯注意着对方的表情:
  “还是我确实应该放弃狱河之罪?”
  疯狂,暴戾,痛苦。
  不知道是“终结之塔”还是“灾祸之剑”刺激到了他的神经,反正瑞奇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
  “你的朋友一定身份不凡,”瑞奇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开口:
  “须知,我们这群人,是终结塔最不愿揭开的秘密伤疤。”
  “还有,更正,我们不叫灾祸之剑。”
  泰尔斯听出对方在转移话题,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我见过你们是怎么战斗的了,你无法否认:你们打得就像野兽。”
  瑞奇嗤声摇头:
  “那你就该知道,我们的力量比一般的终结剑士要强大,而且束缚更少。”
  可是泰尔斯并不买账:
  “你今天教我的东西,还有你所说的,期待着我终有一日到达‘真界’什么的。”
  “最终也会把我变成那样的野兽么?”
  瑞奇不爽地哼声,正待回答,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奇怪。”
  瑞奇挑了挑眉毛:
  “你怎么突然这么多话?”
  泰尔斯微微一僵,他鬼祟地看了看身后,像是怕人看见似的,这才尴尬地举起右手上的东西:
  “因为……这个?”
  瑞奇看清了泰尔斯右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
  好像就是之前被他收缴的……
  瑞奇面色大变!
  他下意识地低头摸向怀里:
  “你又是什么时偷——”
  瑞奇没能说完这句话。
  “嗤!”
  下一秒,一截他无比熟悉的灰色剑刃就从空气中突出,仿佛破开浪潮的战舰,刺入瑞奇的左额,刺进他的头颅!
  唰!
  灰色剑刃抽出头颅,带出无尽鲜血!
  溅得沙地一片猩红。
  “瑞奇!”
  泰尔斯咬牙向着侧面跑出几米,还没来得及跟那个再次出现的深紫色面具打招呼,就听见身后关注着这边的雇佣兵们一阵哗然,惊呼出声。
  “敌袭!”
  咬牙切齿的痛恨下,约什怒吼着拔剑,带着几个雇佣兵向突然出现的黑衣身影冲来!
  “我草又是他!”
  克雷怒极而笑,同样带着几人合围而来:
  “这他妈又是第几次……”
  但下一刻,克雷就觉察到了不对。
  “咚!”
  一声重响,约什只觉脑后一痛,整个人就天旋地转地倒下!
  他身边的三个雇佣兵下意识地回头,就见到那个还吊着左臂夹板的狼狈囚犯,已经挤进他们中间!
  克雷躺在地上颤抖地扭过头。
  他绝望地看见不知何时脱离了束缚、恢复了自由的萨克埃尔轻巧而快速地击倒了三人——或者说只击倒一人,因为另外两人是莫名其妙互相撞晕的——跨过他的身体。
  萨克埃尔向着瑞奇和泰尔斯所在的地方,一瘸一拐地奔去,只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
  “第四次。”
  克雷痛苦地吸了一口气。
  不……
  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松绑……
  不远处,同样脱离束缚的布里怒吼着撞飞一个人,小巴尼一个头槌撞翻了看守他的雇佣兵,塔尔丁劈手夺走一柄斧头扔给贝莱蒂,坎农投出一柄不知从何而来的飞刀……
  雇佣兵们的队伍顿时混乱一片!
  冲在前方的约什惊讶地回头,发现不知何时,卫队的囚犯们已经全部挣脱了绑缚,他们趁着瑞奇倒下带来的震惊迅速冲破重围,与泰尔斯回合!
  不。
  他们是……
  “咻!”一声急响!
  约什下意识地低头,却发现一支箭射进了他脚边的沙地里。
  “我草为什么又没射中……你特么是赝品吧……”
  他的对面,快绳气急败坏地狠敲手上的时光弩。
  但在发现三个人向他包围而来后,快绳马上亡魂大冒、手舞足蹈地向泰尔斯的方向狂奔而来:
  “救命啊——”
  人群中,塞米尔怒吼着重整混乱的队伍和阵型:
  “别慌,他们只是强弩之末!”
  “我们有人数优势!”
  短短几秒的混乱和哗然里,泰尔斯紧张地呼吸着,转头看见约德尔朝着飞奔而来的巴尼等人抛出一样东西。
  但是王子还来不及发表感言,就听见一阵令人心寒的窸窣声,从附近传来!
  寒风刮来,泰尔斯一阵鸡皮疙瘩地回过头。
  “你们这是……”
  血泊中,面色惨白如死人的瑞奇再次从地上爬起,他咬牙怒目,伸手拔出腰间的“永恒真理”:
  “自寻死路——”
  但还不等他说完,当头第一个向他奔来的萨克埃尔就面色一肃,一个矮身,再突然前倾伸手。
  下一秒,泰尔斯睁大眼睛,张大嘴巴。
  他震惊地看见英姿勃勃、气势夺人的刑罚骑士,向着重新复活的瑞奇……
  投出了满满的一把……
  沙子。
  “啊啊啊!”
  也许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刑罚骑士会如此下作,刚刚拔剑的瑞奇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头一脸,撒了个正着。
  “该死!”
  瑞奇痛呼着,左手用力捂着满是沙砾的眼睛,右手下意识地向前刺出,却被萨克埃尔一个灵活的翻滚避开。
  “对!”
  “就是这样!”
  混乱中,七手八脚连滚带爬逃过来的快绳咬着牙挥拳,高声喊叫:
  “再给他一下啊!”
  掩护着他来到泰尔斯一方的坎农,闻言皱起眉头看向快绳。
  快绳的声音顿时就弱了下来,他不好意思地看着坎农:
  “我,那个……氛围,氛围……”
  “不用管瑞奇,他很快就能反击,”塞米尔咬着牙,努力恢复秩序,指挥现场:
  “先包围他们!”
  下一秒,泰尔斯看见小巴尼扬出从约德尔手上接过来的东西,心下恍然。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
  瑞奇痛苦地搓动着眼里的沙砾,一边根据耳边的风声挥动剑刃。
  但很快,他就听见耳边一阵金属响动。
  闭着眼睛,忍着眼内生疼的瑞奇只觉一阵巨力滚滚而来,从四面八方挤压他!
  将他挤得浑身一震!
  噗。
  一声轻响,永恒真理掉落沙地。
  在雇佣兵们的惊呼中,瑞奇竭力睁开一点眼皮,看见了眼前的情景:
  铁链。
  不知何时,一道带着无数倒刺的歹毒铁链,已经把他从上到下围了三四圈,紧紧锁死!
  他的左手被锁缚在左脸侧,右手则紧锁着身躯,双腿堪堪跪地。
  只见巴尼和贝莱蒂面色生冷地扣着铁链的一端,而布里、塔尔丁则抓着另一端,四个人的力量把铁链一左一右,绷得笔直,死死锁着瑞奇的行动。
  “得了,我们知道干不掉你。”
  吊着手臂的萨克埃尔喘着气,来到瑞奇面前:
  “那就干脆困住你。”
  刑罚骑士无视着属下和泰尔斯快绳的古怪眼神,面色如常地搓掉右手上残余的沙砾,在不能动弹的瑞奇面前捡起那把永恒真理,转向雇佣兵们的方向:
  “顺便一句,好剑啊。”
  泰尔斯呼出一口气,扶住跌跌撞撞冲来的快绳,认出了瑞奇身上的锁链:那是钎子之前用来困锁约德尔的锁链。
  “啊啊啊!”
  被死死困锁住的瑞奇怒火难抑地吼出声:
  “萨克埃尔!”
  但就跟刚刚的约德尔一样,他越是挣扎,铁链上的倒刺就扎得越深。
  越是难以挣脱。
  泰尔斯喘了口气,笑着向着约德尔竖起大拇指。
  干得漂亮。
  从约德尔现身到瑞奇受困,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但他却感觉像是经历了一辈子似的。
  约德尔倒转无上之剑,剑柄在胸前一扣,对泰尔斯微微躬身。
  下一秒,黑衣的面具护卫就泛起涟漪,再次消失在空气里。
  几秒后,在约什和塞米尔的带领下,几十名灾祸之剑们齐齐涌上,从正前方散开,向着卫队众人围拢而来!
  但另一个身影已经挡在他们身前。
  刑罚骑士的身躯仿佛有某种气场,只要他往哪里一站,见识过他本事的雇佣兵们就齐齐一滞。
  “稳住!”
  塞米尔气急败坏地拦住所有愤怒的雇佣兵,盯着眼前的萨克埃尔:
  “别忘了他的能力!”
  约什咬牙道:
  “他伤得很重!我们只要——”
  “不!”
  塞米尔果断地摇摇头:
  “我不能冒险,别忘了那个面具!”
  约什不忿地怒吼一声。
  泰尔斯好不容易理顺了气息,观察着重新回到均势、双方对峙的局面:
  瑞奇紧闭眼睛,被四人困锁在铁链中,泰尔斯扶着快绳站在他身后,坎农警惕地护卫在旁。
  而萨克埃尔一个人举着永恒真理,淡然地挡在剩余的雇佣兵面前。
  这方小小的沙地慢慢恢复了寂静,只听得见无数的喘息声。
  “我戴面具的老朋友。”
  铁链困锁中,瑞奇竭力睁开一条眼缝,努力搜寻着那个神秘的身影:
  “玛丽娜说你被干掉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没有回应。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笑着开口道:
  “在地底下,在你们的人休憩等待,在我拖着你唠叨恶魔的知识还有终结之力,让你享受好为人师的快感的时候。”
  瑞奇微微一滞。
  少年继续道:
  “你的老朋友就在暗中潜行,忙着偷解绳索,传递消息,安排计划。”
  什么?
  好为人师的……快感?
  被紧紧锁死的瑞奇的胸膛剧烈起伏。
  他再次用力挣了一下,但卫队的四人憋红了脸,把他牢牢锁死。
  “而你藉此松懈我的警戒,等时机到了,就‘借一步说话’?”
  瑞奇虽然闭着眼睛,但他的嗓音里带着仿佛要烧尽一切的怒火。
  泰尔斯嘿嘿一笑,表示默认。
  灰蒙蒙的东方天色下,瑞奇满面怒容,咬牙切齿地对身后的泰尔斯道:“我又小看你了,王子殿下。”
  “真是……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啊。”
  阴险狡诈。
  诡计多端?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
  他转过眼,远远望了一下刃牙营地所在的方向。
  “你太过奖了。”
  泰尔斯回过头,展现友善的微笑,对着面前一群气急败坏的雇佣兵露出一口大白牙: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绝世药神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万界天尊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超级神基因
 魂帝武神  斗破苍穹  九重至尊天  人皇纪  箭魔
 帝霸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巫师纪元  神道丹尊  无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