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今有宝图可降妖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小界界关之前,陶真宏、米秀男及李岫弥三人神情戒备地留意四周。
  方才一那击纵然是斩中了对手,可过去许久,四周未有一丝清气散逸,足以证明此人未亡。
  这并不奇怪,诸如吴汝扬这等功行深湛的洞天修士,只要不是被一气斩杀法体,或是本元精气枯竭,便不会立刻毙命。
  等了好一起会儿后,却不见此人现身。
  李岫弥偏了篇首,道:“莫非这老道退去了小界之中?”
  陶真宏稍作思索,道:“不无可能。”
  他一抖袖,放了一头通体雪白的两须鼠出来,其一落地,鼻头乱动,循气窜走,眼眸转来转去,好奇打量四周,很是跳脱不定。
  陶真宏几番催促,见这小鼠都是不作理会,摇了摇头,再拿一个法诀,向前一指,此鼠尾上立有雷火炸开,其似受惊,一个窜蹦,就一溜烟往小界之中跑去。
  三人候了大约一刻,白光一闪,却是那两须鼠又跑了出来,其回至主人脚边,上身立起,吱吱乱叫,一副邀功讨好之色。
  陶真宏随意丢了一粒丹珠,由得这小鼠去一旁啃咬,抬头看向米、李二人,道:“这老道不在小界之中。”
  李岫弥道:“既然不在这处,又不见他逃去,那么很可能是遁回自家洞天之内了。”
  陶真宏也是赞同,道:“当是如此。”
  李岫弥叹道:“可惜未能尽得全功。”
  陶真宏摇头道:“不必担忧,这老道本是寿数不多,遭此重创,应已无力与我相争,否则此刻已出来寻我麻烦了。”
  李、米二人都是点头,认为他说得不差。吴汝扬无疑是想在其寿尽之前解决他们三个,其但凡还剩下一点气力,都会跑了出来,可既然等了这许久不见影踪,那么应当是油尽灯枯了。
  三人商议一阵后,决定先不回小界,而是入了龙宫之中恢复法力,凭这处禁制,也不怕有敌来攻,等过得几日之后,再做安排。
  东华洲上,诸派洞天真人皆是收回了目光。
  此战结果有些出乎预料,他们本以为这一场好斗当是两边拼个你死我活,至不济也当有一人败亡,可却未想到,最后竟是以吴汝扬主动退走收尾。
  尽管此战看去是吴汝扬败了,但是却无一人敢小看于他,明明已是寿数将尽,法力衰退,却打得陶、米二人几是毫无还手之力,不愧为玄门大派长老。
  他们都是看得出,纵然后面有李岫弥加入战局,却也不太可能胜得这老道,其最后之败,却是输在了谋略上,非是斗战之过。
  金定显通回阳洞天之内,一道清气缓缓驰动,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晃一聚,吴汝扬便自显身出来。只是他此刻身躯似有若无,望去飘忽不定,好似一阵狂风过来,就能将其吹散了一般。
  在那刀芒和剑符合击在最后关头,他当机立断,舍去大半精气用作抵御,凭借着精微无比的功法变化脱去一命,最终还剩下一缕元气逃遁回了洞天之中。
  只是此刻,他至多只剩下两成本元精气,仅仅是可以维持下去,便是可回至东海,也不可能胜得三人联手,此行目的终是未能达成。
  眼下无了肉身,只凭法体,也难长久抵御外气消磨,便在洞天之中,也至多只能撑得一月,那唯一可行之道,就是回去山门转生了。
  他叹了一口气,道:“也罢,待我稳住法体,便回去门中,将我这处洞天留给族人弟子,就了断此生吧。”
  他盘膝一坐,决定设法先将法体凝集牢固,以便有法力开得洞天门户,回去东华洲。
  只是连他自家也未发现,此刻在那眉心之中,却有一点黑气萦绕不去。
  玉霄派沉光崖上,亢正殿主周东泊看罢结局,沉默片刻,才道:“吴长老此次还是有些托大了,东海毕竟在溟沧派近处,就是其等使了什么手段,我等也无力阻止。”
  他下手处,坐得乃是辟壁殿主周隶广,其人言道:“吴长老也是见自家寿数将尽,故想为山门出得一把力。”
  周东泊道:“吴长老这般做本也无指摘之处,幸好此回结果未定,先前他力压陶、米二人的情形天下诸真也是看在眼中,就是最后退去,也算不得是败了,否则门中必生微词,嫌他损我玉霄颜面。”
  周隶广打个稽首道:“师兄放心,吴长老劳苦功高,容不得他人贬损,小弟稍候便会下去关照,当不致有人出来胡乱言语。”
  周东泊点点头,他一抚长须,言道:“吴长老最后,当是遁入洞天之中了,也不知他此刻情形如何。”
  周隶广道:“那……是否需召集诸位真人查验寿香?”
  玉霄门中,大部分周氏弟子,皆有命牌供奉在拱北殿中,而吴氏弟子,则是把命牌摆放在尊阳殿中,若有人性命不保,门中立刻便可察觉。
  至于洞天真人,在皆是在宸环宫法坛之上点有寿香,何人身死,何人寿足,皆是一望而知,不过平日若不得上谕正命,或是门中诸真赞从,任何人也不可无故查看。
  周东泊一摆手,道:“不必,我有上人所赐谕令,你且拿了前去查验,回来报我知晓即可。”说着,他自袖中取了一枚半月玉符出来,小心递出。
  周隶广面容一肃,站起身来,垂着头颅上前一步,很是恭敬地接了过来,再后往一退,抬头道:“小弟这便前去。”
  他往来很快,不过一刻之后,便就转回,先是将令符交了回来,然后才道:“道:“寿香仍在,只是看去燃不得多久,至多还有二十余日。”
  周东泊沉默一会儿,才道:“你传命下去,回阳峰主寿限碍将至,未免我玉霄席座少人,可由吴氏弟子吴丰谷接替其位,予他十年持功,若无成就,山门收回峰主之职。”
  周隶广道了声是,心下却是暗忖道:“若是这吴丰谷过不去关隘,那我族门又可将一处席座揽入囊中了。”
  玉霄自曜汉祖师创派之后,因诸派于丕矢宫中定约,故门中洞天席座,从来就只设有九个。
  在最初之时,坐于上位之人皆是异姓修士,却是一个是周氏族人也无。然而万余载下来,周族却已是占据了其中六位,诸族除吴族尚在,余下皆是沦为从属。
  未免门中生乱,周氏曾与吴族有过约言,三峰之位皆为后者所有,只要其洞天修士传继之时,所选后辈不曾出得意外,就不会来强夺席座。
  此回吴丰谷若是过了大关,自然一切照旧,无所变化,但若是其自家出得变故,那么周氏就可光明正大将回阳峰主一位夺了去,再不会还了吴氏。
  二十天后,吴汝扬终是退出定坐,感受了一下此刻法体情形,自觉已有足够法力打开洞天,便就收功站起。
  虽然继续下去,还可积蓄更多法力,但是他寿数已是真正到了尽头,再修持下去也无更多意义,只要能回得东华洲便就足够了。
  他吸了口气,拿一个法诀,就要遁去现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浑身一颤,身躯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随即一道黑烟自脚下升起,慢慢往上攀升,很快就漫过腰际,他虽竭力压制,却始终无法阻止其往上蔓延,只能眼睁睁看着其自胸口,颈脖等处一路上来,最后眼前一黑,彻底没了知觉。
  那黑烟没过其顶之后,上下滚荡,大约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倏尔退了下去,一名身着黄袍的中年道人自里踏了出来。
  司马权看了看双手,颇为满意的握了握,这才放了下来,暗道:“洞天真人神魂,对我却是大补之药,这吴汝扬不过是将死之人,却令我法力又恢复得七八成,若不是先前界门之前挨了那一斩,此刻怕不已是完满了。”
  先前他以无形变化,妄图先一步入得小界之中,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靠近了那定住界关的“渡虚气”后,他竟感觉气机一乱,隐隐觉得自家要被逼了出来。
  然而更令他意外的是,那剑符只察觉到一点不妥,就立刻斩将下来。当时他应变颇快,为不暴露自己,立刻化出三道分身,一道迎向那剑符,一道却是故意显露出来,往远处遁走,好让人以为他已走脱。
  而最后一道,却是吴汝扬身上往投去,并趁着其拼命对敌无暇防备之际,侵入其法体之中,随之一同回了洞天之内。
  只是他为怕出得意外,并不立刻抢占其身,而是用熬煮之法慢慢侵入。
  吴汝扬久战之后,骤然回得自家洞天,已是完全松懈下来,加之自身又是法力枯竭,本元精气大衰,竟是未有丝毫察觉,等到司马权发动之后,却已是深陷泥沼,再难挽回局面了,不但神魂被侵占了去,连带这处洞天也是一并落入敌手。
  龙宫之内,陶真人正在恢复此前斗战之中所耗法力,忽觉袖中一阵震动,神意一察,发现是那通灵玉璧,忙是一甩袖,将之放了出来,
  那玉璧在外一立,就见璧面上光影如水荡漾,少时,张衍身影自里显露出来,打个稽首道:“陶道友,冒昧来访,却是搅扰了。”
  陶真人站起身来,回了一礼,道:“哪里话来,张真人此来,可是有事交代?”
  张衍言道:“确有一事,贫道想问上一句,陶真人斗战之时所用那图为何物?”
  陶真人有些奇怪,但并无任何隐瞒,道:“此图名为‘南华源纲走兽图’,乃是陶某自恩师手中得来。”
  张衍点了点头,道:“原来此便是那走兽图。”
  他原先是不曾听闻过此图,不过因人劫之中可能需面对天下诸派,故这些年中一直有留意各派法宝功法,而这“南华源纲走兽图”,却是南华派有名的重宝之一,他也不曾忽略了过去。
  陶真人问道:“不知张真人为何问起此事?”
  要是别家问起,他或可能会以为其有觊觎心思,但溟沧派万载玄门,门中重宝也有不少,门中诸真对不合自家路数得宝物,向来从来不屑理会,而张衍与他一贯交情不错,更不会做得此事,故是心中有些疑惑。
  张衍言道:“我曾听闻,这宝卷之中可装五等精魄,最上一等,可放得那天妖精魄,不知可是如此?”
  陶真人微微一叹,道:“确实如此,此物是南华派祖师传下,只是这位祖师立派之时,世上所有天妖已被西来诸修及天外大能斩杀干净了,故此这一等上,实际并无有半头精魄。”
  张衍又问道:“却是不知,道友炼化走兽那精魄,可需其等肉身么?”
  陶真人回道:“如有肉身,那是最佳,但若无有,用得一些宝材,也可替代。”
  张衍笑了一笑,道:“若那是天妖呢?”
  陶真人惊讶看来,他沉吟一下,才道:“天妖每一种皆是不同,那灵禽谱不在我手,羽虫之辈,我却无法,若是鳞毛之属,倒是可以一试。”说到这里,他又望来,讶道:“张真人,除那过元君外,莫非这世上还有天妖不成?”
  他当年曾和张衍一同布阵对付过元君,只可惜这头碧玉天蜈乃是昆属,并非走兽,便是他得了也无用处,否则当时定会设法用门中珍宝与张衍交换。
  张衍一笑,点头道:“这世上还有一头天妖未亡,其乃是一头青鳞虺龙,原是那龙君姬无妄之子,是那鳞虫之属。”
  陶真人眼中一亮,踏前一步,道:“真人可是知晓此龙子现在何处?”
  张衍笑道:“这虺龙现在东莱洲上,不过其有些手段,可在世间生灵上种下精气,又奸狡异常,善于躲藏,故难以杀死,要想将之寻到,可要费一番功夫了。”
  陶真人想了想,问道:“不知真人手中可有此妖身上遗落之物,鳞牙须毛皆是可以。”
  张衍自袖中取出一只琉璃瓶,道:“我有一滴虺龙精血在此,不知道友可否凭借此物找到这妖龙?”
  陶真人神情之中露出几分惊喜,只是随即便就镇定下来,认真回言道:“有此一滴精血在,陶某定可将它寻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绝世药神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武炼巅峰
 天道图书馆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魔改大唐
 山海画妖师  华山神门  逆剑狂神  穿越从养龙开始  神狱之尊
 万界之旅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超越狂暴升级  剑来
 伏天氏  神火凌天  开天录  舟行诸天  逆剑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