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各有渡船过重山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张衍道:“陶道友以为何时合适,贫道可与道友同往东莱一行。”
  陶真宏考虑了一会儿,道:“纵那天妖非在全盛之时,但要捉来,也非是容易之事,陶某需用二三十载恢复法力,那时就可与真人前往。”
  张衍点首道:“此事不急,陶真人筹备稳妥之后,再做计议。”
  与陶真人道了别过之语,他便就把法力一收,识念就从通灵玉璧之中退了出来。
  此回之所以如此做,却也并非无由,先前他与秦掌门也是有过商量。人劫即将到来,非但自身实力要提尽力升上去,也要设法增加友盟之能。
  如是还真观、平都教这类宗派,自身就是十大玄门之一,本就有一套路数,按部就班行走便可,外人也无从插手。而如陶真宏、李岫弥等人却是不同了,纵然是一宗开派之祖,但立门尚短,根基又浅,下一辈弟子未曾起来之前,其实反是自身拖累。
  就如玉陵祖师那等人物,因有山门羁绊,也险些难以飞升,后能成功,也是得亏两派博弈,大势所趋,在某种情形来说,也是出于无奈。
  陶真人与张衍交谊不浅,又曾欠下过人情,而今在溟沧派授意之下几次与玉霄动手,乃是最为值得信任的外宗洞天修士,似这等人物,若逢劫战,必是溟沧派这一边助力,值得出力扶持。
  回阳洞天之中,司马权闭目而坐,侵夺了吴汝扬神魂后,他得了一些不甚重要得零碎识念,若不理顺,却易影响他日后修行。
  大约五日之后,他退出定坐,化阴风飞起,往洞天一处边角飞去,落在一座不甚起眼的山峰之上。
  此间有一座修葺精丽的庐舍,入内转了一圈,出来时,手中却是拿了一枚雕琢精致的符牌。
  此是吴汝扬所炼,若非是洞天之主,唯有拿了此物,才可出入洞天,本是这老道为自家弟子门人所留。
  要是司马权未曾得了,那么出去之后,也就难再回来。
  只是他眼中并无多少兴奋之色,虽是占了此地,但总觉得十分鸡肋,此处是玄门洞天所辟,内中皆是清灵之气,而他修持,最好是在满布地阴浊气之所在。
  这方天地倒也不是不能改换,只是如此一来,却是太过耗费法力,便是成了,还需时时维系,与其如此,那还不如多祭炼一些六阴魔虫出来。
  更何况,要维持洞天亦需耗费功行,他也不愿意在这里投入多少心力。
  起手掐指拿诀,运功转法,感应得洲中分身,他就要自里遁了出去,可仅仅只几个呼吸之后,却是动作一顿,冷笑道:“倒把你等忘了。”
  吴汝扬此来斗法,携有有“望气”、“落陷”、“渡空”三圈,因与陶真宏等人对斗之时,因他占据上风,故这三件真宝到了最后也未用出。
  此前吴汝扬神魂被侵占之后,这三件宝物却是与七八件法器一道,在司马权法力镇压之下蛰伏不动,因太过顺利,他差点将之抛诸脑后,此刻却是想到,这毕竟是三件真宝,又岂是一点小术可以制服的?其当是假意乖顺,实则在暗中等待机会。
  他此刻一旦出去,这些真宝也必是跟着脱走,那么是吴汝扬为他所杀的真相定会败露,玉霄派必会千方百计来追杀于他,这明明是可以避开之事,他自然不愿再招惹麻烦。
  眼下这句话一说,三道光亮一闪,自他身上飞了出来,就要往远处遁走。
  他哪会容许其等走脱,袍袖一舞,四下黑烟腾起,便就裹住。看着这三圈在里挣扎不停,他冷笑一声,伸手一拿,就一只只抓了回来,并冷声道:“你等最好老实一些,否则我以魔毒污秽宝胎,也非是什么难事。”
  三圈闻这话,果然一静,不再动作。
  司马权知这些玄门法宝不可能为自家这魔头出力,是以也未作指望,只要不来添乱,也可容得其存活下去,但要离开,那是休想了。
  将之一一封镇之后,他再度拿动法诀,过得许久,身形骤然不见,再出现时,面前却是一片茫茫大海。
  远处有一道黑影疾快飞至,却是那分身过来,便任由其落入自家身躯之后。
  往四周探看了一番,却发现此回是落在了西海之上,心下忖道:“不如就把洞天出入门户放在此处,我不去摄取灵机,想玉霄便是察知,也只能感应大略方位,不知具体在何处。这不过洞天无人支撑,也就存个数百载,与其任由它荒废了,我倒是可以把一些中意弟子唤入其间修行。”
  转念过后,他索性在此坐定下来,运功一月,将出入门户立在了此处,界关乍开即闭,并未泄得多少灵机出来。
  他满意看了几眼之后,就卷一阵阴风,很快回到了西南地底。
  方至宫鼎之中,他便交代道:“去把方心岸唤来。”
  未有多久,方心岸来至他面前,经历了师门之变,又在外间修炼了这许多年,他心性比往日已是沉稳了许多,他依足礼数,跪下一拜,道:“弟子见过老师。”
  司马权看他功行,比上回所见又精进不少,这么一比,他收入门中的弟子却是无一人能比得上,更是认为自家择选未错,便道:“你修习的乃是玄门功法,我这灵穴之中,多是浊气,虽你也可修习,不过时日过久,难免有阴魔侵蚀,对你十分不利。”
  方心岸忙道:“弟子本是南华弃徒,能得老师收留,已是幸事,又安敢奢求其他?”
  司马权道:“你也莫怕,我非是来试探你,我此次得了一处玄门洞天,可送你入内修行,故来问你一句,可愿意去否?”
  方心岸闻得司马权居然肯他送入一处洞天修行,顿时大喜不已,连连叩首拜谢。
  司马权嘿然一笑,道:“你先莫要谢我,我要与你说个清楚,这处洞天乃是我从玉霄派手中夺来,为此还取了他一个洞天真人性命,那处地界随时可能被此辈发现,你知道了这些,还敢去否?”
  方心岸心下一颤,随即咬牙道:“弟子愿意。”
  他天资不差,但离了山门后,唯一欠缺得却是修行洞府,因此功行长进实则是受了拖累的,想到那些资质远不如自家之人日后一个个会胜过他去,便就难以忍受,哪怕此次危机重重,他也不愿放弃。
  然而拜下之后,却久久不得上面回音,他也是聪明,转了转念,立刻抬头,道:“弟子在此立誓,若是有玉霄派修士找上门来,绝不敢透漏半点老师之事。”
  司马权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望你记得此言。”
  他却并未将那入得洞天的牌符赐下,只是指点了那处门户所在,便就命其退下。
  方心岸自知道那洞天所在之后,却是一刻也不愿在此多待了,回去稍作整理之后,就自那地底出来,吸了一口气,就起了烟煞,往西海之上遁走。
  时光流转,二十年一晃而过。
  东华洲中,这些年中间却有数桩事发生,玉霄派吴丰谷成得洞天,承继回阳峰主一职。
  骊山派则因得溟沧派修士之助,掌门沈梓心却是已是将内患平定下来,虽还有些许西河余孽未除,但已无碍大局。传闻其已然将门中之事暂且交由一众同门打理,自己则是闭关安坐,以期下来能一窥洞天。
  魔宗各派地底灵穴之中,六阴魔虫又一次如潮涌出,这足以证明天魔司马权已然恢复法力,似要卷土重来,不过这一次,其等却未再容忍,四处查探这头天魔下落,只是司马权隐藏得颇是隐秘,但有什么事,也是遣了分身去做,是以至今还未曾寻得他下落。
  至于溟沧派这处,渡真殿偏殿殿主宁冲玄,数年前有气机外映,感得功行已至最后关口,便是回得玄泽海界之中参悟功行,至今闭关未出。
  昭幽天池,潭下深处,一座常年少有人至的洞府忽然震动起来,宏声大响在响彻四方。
  元景清顶上一道清气悬空,一路冲至百丈高的洞顶之上,而后气机开散,却是自里现出一尊元婴来,周身有千数细长道气流旋转飞动,发出咻咻之音。
  他闭目而坐,纵不去用心感应,但随那清流冲驰之间,却仍能感受到四周种种气机变化。
  这一刻,随他踏入元婴境中,对感神经的领悟也是更深了一层。
  默默体悟良久之后,他将气息收住,再把元婴收回体内,随后站了起来,推门而出。
  这时他神情微动,往洞府前水幕之中望去,汪采薇自流水波荡之中踏了出来,上下看他一眼,眸光一亮,笑道:“恭喜师弟了。”
  元景清打个稽首,道:“侥幸功成,与众位师兄师姐相比,却还少得磨砺。”
  汪采薇笑道:“雏鹰初鸣,翅翼未振已闻惊空之声,师弟不必自谦,依你资质,若修习门中五功,不定成就元婴之日还能早些,就天资而言,除了大师姐,六师弟,恐怕无人与你相比。”
  元景清摇头道:“恩师赐我道书之上曾留有一语,‘虽登高岳上,仰首还是山’,小弟常引为诫言。”
  汪采薇不觉点首,忖道:“这位师弟能持本心,不为外物所扰,不为哀喜所动,却是一个修道种子。”
  元景清这时一揖,道:“师姐,小弟初来此地后,因自觉功行低微,无颜去见恩师,而今成得元婴,欲去拜见,不知该如何上那浮游天宫?”
  他先前只是在昭幽天池玉璧之前拜过张衍,并未能见得真颜,此刻筑成元婴,便是放在溟沧派门中,也可领长老一职,于情于理,做弟子的皆当亲自前去拜见。
  汪采薇言道:“此也是应该。”
  如今此辈弟子皆成元婴,她也是颇觉欣慰,自香囊中拿了一张法符出来,道:“浮游天宫在我溟沧派灵穴正位之上,常年围绕灵眼而动,外间有罡风来去,往来需有法符护身,师弟你拿此符,可送你前往渡真殿前。”
  元景清接了过来,道一声谢,说了两句话后,汪采薇便就离去,他回得洞府稍作整理,换了一件衣袍,就出得昭幽天池,行去龙渊大泽,四周巡弋弟子见他身携门中通行符令,又是元婴修士,俱都退让一边。
  入得山门后,他先是看了一眼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泽雄水,就乘起罡风,往上遁走,
  不久之后,见得一座庞大宫阙在云中若隐若现,此时已觉罡风越来越大,便把法符展开,霎时一道光亮裹住全身,轰隆一声,穿去重云之中。
  他只觉眼前一花,已是落在了一处石坛之上,前方是一条斜上坡道,他一理袍服,步行上去。
  到了上方,他往四周一瞧,见有十余道人在两处石莲台之上端坐修持,个个身上法力都浩大浑厚,看不出何等境界,只感觉其中随意一人站了出来,皆可轻松将他拿下。
  他心下一惊,忖道:“莫非此间之人,俱是炼就元婴法身之人?”
  他也知门中大师姐刘雁依、田坤二人功行最高,已至元婴三重境中,就在这渡真殿中修行,可一次见得十余个如此修为之人在此,心下难免震动。
  这时上方一个皓首老道往他这处看来,言道:“渡真殿山门重地,不经传唤,不得擅入,下面是何人到此?”
  元景清打个稽首,道:“玄元洞天门下元景清,欲来殿中拜见师长。”
  这老道一听,神情立时和缓下来,问道:“你可是刘真人门下么?”
  元景清方要答话,一名长须及雄的道人走了过来,笑道:“顾真人,此是我那小师弟。”
  老道一怔,道:“原来殿主弟子。”他不敢托大,立时站了起来,冲元景清打个稽首,言道:“元道友有礼。”
  不单是他,身后十余个道人也是一个个站了起来,与他客气见礼,
  元景清一个个回礼,最后又对傅抱星一礼,道:“见过师兄。”
  傅抱星笑道:“我方才收得汪师姐书信,知师弟想是来拜见恩师的,为兄正巧有一些功行之上的疑难要请教恩师,你便随我一同入内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绝世药神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天道图书馆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逆剑狂神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元尊
 武炼巅峰  剑来  开天录  我家后门通洪荒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山海画妖师  穿越从养龙开始  永恒圣帝
 诡秘之主  超越狂暴升级  伏天氏  逆剑狂神  魔改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