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两百一十二章 六眸神通转生死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
  妖蝗见那法气一圈圈绕旋上来,很快越裹越厚,它也是不愿意就被这么轻易困住,不断挥舞四条须鞭,想要将之绞碎了。
  然而罩在它身外的光火气霞每一回破去,就又会有更多法气补了进来。在疯狂抽打了好一阵后,仍是无有任何用处,只得不断跳窜闪挪,试图从里冲了出去。
  只可惜那些霞火如同长在了身上一般,无论往何处去,都无法摆脱开来。
  它虽是天妖之身,但因与修道人天然敌对,是以对一些神通法术也是非常熟悉,更懂得不少上古秘传,通常情形下,倒也能够见招拆招,但今时法术与以往差异不小,在这片刻也看不出其中门道,只指望能以蛮力破去。
  牧守山趁着对手还未找出对策之时,动作不停,一道道法诀打入其中,随后又取了许多罡砂烈屑,同样投入进去。那光气越发炽盛,不过十来呼吸,看去已变得好似一只真正炼炉了。
  此术非是什么神通,而是他自身所精研出的一门炼器法诀,三法相合,就可引动一味无名炼火,只要把时间拖了下去,火焰威能便会逐渐变大。
  这一回他就是要利用此点,把这头天妖当作炉中宝材一般给祭炼了。
  纵然如此杀不得这头天妖,但也可在最大程度上耗损其元气,而有造生潭为后盾,只要法力不绝,就可一直持续下去。
  纵是被困在了熊熊火芒之中,妖蝗这副身躯仍不见被灼伤半分,但随着炼火威能提升,它也能感觉到,若是不能摆脱这等窘境,下来必会有大麻烦。
  它上身微微一塌。再是往上一耸,可见其驱干之中,尤其腹部一侧。骤然间打开了数百个细长孔隙,自里喷出一团团精煞。甫一现出,那炼火立被压灭下去,只几个呼吸之后,外间所有光气火霞也俱被镇灭。
  做完此事后,那些孔隙不断震颤,又发出一阵阵嘶嘶吸气之声,
  这精煞是它自身精气所化,可通过身上气窍放了出来御敌。只待事后一口灵机采入,就可转炼补足回来,
  怎奈这小界之内灵机几近绝技,这等举动也变得毫无用处,妖蝗如此做只是本能反应,意识到徒劳无功,便就立刻停了下来,四根触须一长,齐往所在牧守山所在之地卷来,后者见状。两尊法体立刻往不同方向闪躲开来。
  四人此时看去,这妖虫虽还是原来那副模样,但比先前像是少了几分精神。
  张衍目光闪动了一下。不难看出,此处没了灵机,妖蝗身躯之中定然没有多少精煞可供挥霍,其此回破解手段可谓粗糙无比,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
  他一拿法诀,身周围现出一圈虚气,而后一滴滴玄冥重水自其中从无至有,飞腾出来,将整个高崖团团包围。此水纵不能伤得此妖,但能限制其来回窜动。又于同一时刻传音道:“牧真人请继续施为。尽力耗损他元气。”
  这处有两个牧守山,若是直接言语。另一个执念所化之躯却未必会遵从。就是闹了起来也有可能。
  牧守山道了声好,与那执念分身同时掐动法诀,又要重施故技。
  妖蝗立刻看出他要作得什么,好不容易挣脱了方才那等不利境地,他怎肯再陷入那番境地。
  它六只眼目同时往上瞪来,而其中一只,却是微微闪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牧守山动作忽然一滞,下一刻,只闻轰隆一声,他两尊法相先后爆开,破散为无数法气。
  霍轩见了,神色一变,起三十六崆岳一转,将之挪去外间,他皱眉头,沉声道:“方才此法,可是其天生神通‘无相劫煞’么?”
  张衍缓缓点头,言道:“正是此法,传言此术无形无相,发动时全无半点先兆,看来果是如此,就连牧真人那‘万相翎’也未能护住他,好在此妖实力大不如前,又被华真人的‘荣华宝阳钉’所克制,不然牧真人便是再有手段,这回怕也是难逃杀身之祸。”
  溟沧派那卷收藏典籍之上有记载,妖蝗六只眼眸之中,各藏有一种神通,每一门皆是威能奇大。
  它这等本事,西洲修士昔年动手之前就曾经打听得清楚,便连应付之法也都是事先有想好,不过事实证明,到了真正斗战之时,却无有一个有用。
  妖蝗气血完满之时,真正称得上凶威滔天,不可一世,眼目一闪之间,就是浩荡威能,洞天修士若不仗着厉害法宝,根本无可抵挡,唯有依靠诸如华钦洲这等凡蜕修士设法化解,才能与之周旋。
  不过到了眼下,其要想使出神通对其却是一桩极大负担,而针对牧守山使来,更是犯下了一个极大大错误,后者有造生潭相助,用不了多久就可恢复过来。
  数千里外,那些转挪出去的法气一合,牧守山法体重便又聚化出来,
  同时一晃身,那一个执念分身又是在旁显化出来。
  那执念分身很是不悦地看了他一眼,言道:“方才差点未曾逃出,若再按着你计策行事,我等下来更危险。”
  牧守山问道:“那你待如何?”
  那执念分身言道:“此回当以我为主。”
  牧守山想了想,懒洋洋道:“也好,这等事本是十分麻烦,由你来做主,我倒可省事。”
  那执念分身傲然道:“本来便该如此。”
  他信手一抓,四周山石岩屑全数汇聚过来,随后凝于一道黄光之中,却是使了一个“万空如一”之术,不仅如此,他还言道:“把以前那采得那‘惑君石’拿来予我。”
  牧守山自袖中取了一枚小石抛了过去,道:“你莫非不怕坏了那方高崖么?”
  执念分身傲然言道:“由我出手,也断然不会出得那等事。”
  虽是本为一人,可牧守山也不会凭一句话而信他,好在有那三十六崆岳在上护持,却也不致一道神通而坏了。
  执念分身把那石抛入掌中那光华之中。这一道光柱顿时再也压住不住,变作一团长有三尺的灿灿光云,与此同时。他整个躯体也是变得虚幻不定起来,显是一瞬间所付出的法力着实太多。以至于连造生潭也无法补足损缺。
  牧守山道冷眼旁观,却并不阻止。
  只这片刻功夫,妖蝗已是将张衍在周围布下的玄冥重水全数扫荡开来。
  执念分身见神通已成,一翻腕,就将这一团光云朝前方投了过去,而他脸上神情,却是显得信心十足。
  得了那“惑君石”之助,这门神通已是产生了许多变化。此术一旦将对手打中,立刻便会化作万千尘沙附在其身躯之上,每一粒沙尘皆有一峰之重,并且不是由上自下压来,而是彼此吸引,由四面八方向中间汇聚,若无法集到一处,则绝不会停止下来。哪怕对方是天妖,也不见得能承受此重,多半还会使出那精煞来解脱困局。
  不过他可不止一枚“惑君石”在手。只要来得几次,就可将这头天妖全身元气耗尽。
  妖蝗几乎是在望见那光云的一瞬间,心下就是一阵烦躁。虽不知此是何物,但却能感觉到对自己必有极大威胁,
  这一回,他两只眼眸同时一眨,霎时间,仿若有无数细碎光华闪动,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将场中所有人都是笼罩入内,而那团黄芒还未到得他身前。就被彻底击散了。
  不但如此,而上方那些由“万相翎”分化出来的羽影。却似被定住了一般,仍未能及时发动。以致牧守山那两具法体未能逃脱,一下就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好在有三十六崆岳此时还在浮在头顶之上,将那破散法气再一次送了出去。
  至于吕、霍二人,早在光芒乍起一瞬间,也同样被转挪移至外间。
  张衍在妖蝗发动神通时,就立刻认出此是‘乱空劫煞’与“无方劫煞’。
  前一种神通可放出“乱空神光”,此光无比锋锐,几乎可斩灭一切,而后一种神通,则可定拿灵机,锁住方圆万里之内一应物事。
  万年前那场争斗之时,这两法一起发出之时,若不提前有了防备,只要落在神通波及范围之内,几乎无有人能逃了出来。
  不过那一瞬间,他却并未选择躲闪,身上自然而然浮起一层形如琉璃的壁障来,凡是乱空神光过来,好似被挪去了另一个界域之中,无有一个沾得他身。
  这门“玄转天罗璧”,因是蚀文所传,任何一人修习起来,都是与他人有所不同,落至他手后,又重作了一番推演,笼罩之地只有身前三尺,但却是念动即生,用来守御自身,却是正好。
  两道劫煞持续了不过一二呼吸之后,那高崖之上却是浮现出一层层光华,却是华钦洲布置在此的禁制受得感应,发动了起来,不过须臾,所有异状就一起纷纷消弭不见。
  有这方禁制和宝华钉束缚,妖蝗方才一击,至少有半数以上威能被化解了去,不然三十六崆岳怕也难以起得作用。
  战圈之外,一缕缕法气重新聚起,牧守山重又现出身形来,只是他神情略有疲惫,好如常人大病了一场。
  他摇了摇头,若不是有造生潭在,又竭力护住了神魂,只方才消耗的精气法力,就足够自己死上一回了。他一抬头,远远言道:“诸位,牧某损折不小,看来需得稍作调息了。”
  张衍点头言道:“这处有我三人,牧真人自便就好。”
  牧守山打个稽首,就往远处退去。
  也幸好华钦洲将妖蝗束缚在了观空崖上,他才走得这般容易,否则连再度聚化法体的机会也不会有。
  而山崖之上,妖蝗接连牵引精气使了三门神通出来,原本那昂扬之态也变得萎靡了几分,似连自己身躯也有些支撑不住。
  张衍看了过去,感应之中,此妖气息比方才弱了至少三成左后,只照眼下情形来看,要是其把六门神通俱是试了出来,当也是离死不远了。
  他言道:“牧真人不在时,便由我来压制此妖,两位真人可退得稍远一些,望能全力镇住此方浮屿。”
  霍、吕两人知他法力强横,猜测他是要施展什么厉害手段,道了声小心,就依言往外退开。
  张衍到了正前方,把身一抖,将法相放了出来,浑浑沉沉的玄气很快铺天穹,遮蔽四方,把这个浮屿都是包裹入内。
  此时此刻,他大袖飘拂,立在前方,却是单独一人面对妖蝗,心下则忖道:“大劫在前,正好在妖身上先试试手段。”
  他心意一动,背后有五色光华一闪,变化为五道通天气柱,闪耀不定,肩膀微微一晃,其中那一道黄光忽然一倒,如天柱倾塌,就往下压来。
  妖蝗三十六只镰足一动,想要转至崖后,可在此时,一股庞然灵机压来,居然将他一下定住,立知是中了定拿之法,它只浑身一抖,就将这束缚挣开,但已来不及脱离出去,于是索性不再躲闪,背脊一拱,与那黄芒撞在了一处。
  只是预料之中的碰撞却并未传来,反而是全身一僵,陡然间变得无法动弹,六只眼眸同时一转,却是发现那黄芒压在身上萦绕不去。
  张衍神意一引,背后那一道金光大柱往下倒落,不过与前番不动,却是一闪之间,就到了眼前,随后自对方身上一划而过。
  妖蝗顿觉身躯之中好似少了些什么,正惊疑之间,金光又一次从他身上闪过,来回劈斩数回之后,头脑变得一阵昏沉,身躯好似空空荡荡起来,这才猛然惊觉,此光带走的竟是他身上精气神魄!
  这下他也是惊惶起来,若被此光斩中数十上百回,岂不是要丧命在此?当下一声嘶鸣,腹部孔隙大开,又一次放了精煞出来,将笼罩在身的土行真光消解了去。
  张衍微微一笑,这金行真光固然能斩去其些许精气神魄,但也就是起初几道最是厉害,越到后来,威力越弱,若不破开对方躯体,想凭此斩杀此妖,凭他眼下修为,却还无法做到。这时他又起手一拨,这回却是那身后火柱一动,眼看着也是要倒落下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绝世药神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逆剑狂神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华山神门
 超级神基因  魔改大唐  万界天尊  伏天氏  剑来
 九重至尊天  超越狂暴升级  山海画妖师  武炼巅峰  修罗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