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两百二十九章 洗练污毒纯宝心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玄元小界之内,张衍站在一座形似屏风的大山前,下方是一个火口,这里按照他的意愿,以土石塑造成了近似地火天炉的模样。
  那一枚龙心就凭空悬浮在焰火上方,此刻已复至百丈大天中有一个极大窟窿,正有汹涌气流泄而下,不断将下方升腾上来的烟火浊气冲刷带走。
  而随着灵机灌入,那龙心缓缓跳动,可以听见,其中好似有澎湃血涌之声,好若活了过来一般。
  这宝胎虽是被那位守青洞那位道人使得手段,得以维持不坏,可是终究浸染了一些外气,不利于此后祭炼。他此刻所为,就是要将这些污秽洗涤干净,从而达到澄澈不染的地步。
  如今距离此物放置入此中,已是过去第七个年头,经过他这一番手段,终于抛开了过往冗余,重又焕发了生机,便连心跳,也比以往更为有力从容。
  又过几日,那跳动愈发急切,咚咚之声好似擂鼓一般,震动山谷,连那升腾火焰也似高涨了几分。
  张衍目光闪动了一下,知是快要功成了。
  越到这等时候越是关键,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谈不上前功尽弃,但再要臻至眼下这般完满,却也不那么容易,所幸他事先观摩四座炼法碑,将所有步骤早已揣摩的清清楚楚,再加这是他在小界之中,稍有异状,立即便会察觉,不怕出得什么意外。
  一晃又是十天,再没有任何声音传出,龙心看去也是安静下来,非是它不再跳动,而是从此刻起,一起一伏以年为计,故是短时内感应不到什么动静。
  张衍不觉点头,到得眼前这般地步,宝胎已算是洗练通透,已是可以着手下一步了。
  这宝物他并不急于练成,还可再放在这里温养些许时日,使之与此界更为合契。
  转身走了几步,在一处玉榻之上坐下,开始修持功行。
  关于如何迈入二重境,他参鉴了极多功法密册,其中既有溟沧派传承,又有来自于钧尘界的功诀密册,心中已是有了一番计较,只要把功行积蓄完满,就可试着斩断过去之身。
  不知过去多久,他忽有所觉,睁目一瞧,却见山河童子在前化显出来,问道:“可是有事么?”
  山河童子一个躬身,道:“老爷,孟真人遣人来告,说魏真人那名弟子已是到了角华界,现下一切还算安稳。”
  张衍稍稍一思,道:“孟真人可有说那界中如今是何情形?”
  山河童子道:“倒是说了一些,”他一招手,凭空飞来一枚玉简,躬身往前一递,“小的已把大概记书在内了。”
  张衍心意一引,那玉简化为点点灵华飞去眉心之中,片刻之后,他心下已然有数。
  一界水准高低,大致可以从灵机兴衰之上看出端倪,角华界现下灵机衰落,那么凭借此界修炼之人自身所能,怕是很难达到与山海界一般层次,只是那律吕莫名消失,这背后恐不是那么简单。
  好在魏子宏那名记名弟子虽只是元婴修为,可真身乃是云鲸,便遇危急,也能遁破虚空而去,当年云鲸数十部族也便藉此逃脱出来的,只要谨慎行事,有此手段当是足以应付了,下来只需耐心等待结果便可。
  他转了转念,道:“你关照外间下面人注意留意此事,若有什么消息传来,可速来报我。”
  山河童子道:“小的领命。”他打个躬,就自退去。
  角华界,临川都,楼旦学府。
  学舍一处院落之中,小武正在试演一套方才学来的三台秘武,拳脚挥踢之间,隐风雷相激,还有淡淡的火色霞光伴随,
  自当日被云绛带着到此后,如今已是过去半载。
  有了云绛之助,他已是成功踏入融血关,并且成功拜入了学府。
  他曾经差点不能修炼,分外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几个月以来异常勤奋,隐隐感觉又能有所突破。
  再往上走,就需设法冲入动阳关了。
  从这里开始,修武之人便可通过秘**诀,引导出种种本来只有凶妖魔怪具备的神通本事。
  而神通高下,这便要看所融之血是何种妖物了,便是同类之血,也有上下高低之分。
  譬如临川都九姓十七家之一的凛氏宗族,所融血脉便来自那阳冠玄翼鱼,且还是从鱼王身上取来的。
  据传凛氏与千年鱼怪达成默契,每年送上一大批祭品,而每隔十五年,便可由此族嫡系弟子亲去摘取精血,如此一旦踏入动阳关,其厉害可想而知。
  寒武每每想到这些,心下也觉羡慕,可同时也有些自傲,虽然家世不可比,但他有个好老师,不见得就比那些人差了。
  使唤完拳脚,他了屋中,擦了擦汗水,换了件干净衣裳,捧起一册书来,翻开几页,便大声诵读起来。
  临川都乃是安国陪都,这里学府众多,武风鼎盛,但是也同样注重文治,文武双才双才之辈尤受朝廷看重。
  而且不明道理,识见浅陋,凭借一身蛮力是无法修习到上乘境界的,便有些成就,也只是一勇匹夫,最终只能受人驭,而非驭人。
  他方才了读了几页,外间忽然传来声响叩门声响,并有慌张声音传来,道:“寒兄弟可在,快快开门,性命交关,性命交关啊!”
  寒武下了床榻,把门一开,见是一名二十来岁的青年,虽然穿着学府中的正服,满面胡须,身材魁伟,他怔道:“原来辰台长,不知”
  辰台长一把拉住他手,焦急道:“知什么知,有人在四处寻你麻烦,快快随我走。”
  寒武道:“慢来,我那书还在案上。”
  辰台长扯着他就往外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带什么书
  寒武无奈,只能随着他往外去,并问道:“辰台长,便是要小弟走,也该说清楚到底是谁要寻小弟麻烦?”
  辰台长神色凝重,叹道:“不用多问了,此次是也非你一个人的事,你在学府外可有住处?”
  寒武道:“有一处,是我一个长辈宅邸。”
  辰台长道:“那便好,我虽可给你安排,但现下恐怕也给人盯上了,也不甚安全,你记着这几日不要学府,躲上个十天半月,等到丁山长来之后,就不怕他们放肆了。”
  寒武这才意识事情恐怕不简单,只是他有些奇怪,自己入学府以来,结识之人不过寥寥几个,自问也未曾得罪人,几番追问了下来,辰台长终于松了口,他看了看四周,见无人跟来,便叹道:“有些时候你不招惹别人,不见得他人不来招惹你,前些时日我闻你得了府内试比第一,可是么?”
  寒武道:“可是有什么不妥么?”
  这可是他的得意之举,融血之毒解决后,他修炼起来越来越快,几乎是一日一变。
  他却不知,云绛为了他能入学府顺利,怕他无法与同辈争锋,故是亲自猎杀了一十六头大妖,将血脉精华俱是融入了他躯体之内,哪怕皇室大族,恐怕根基都没有他这般深厚。
  辰台长冷笑道:“什么不妥?是大大不妥!你可知晓,学府这么多年来,为何没有一个寒门出身的学子得那试比第一么?莫非他们都是本事不济么?非是,只是因为他们不敢去得第一罢了。”
  寒武神色一紧,学府有不少人看着不显山不漏水,实则是朝中重臣的后辈子侄,甚至有几名是从九姓十七家这等大族中出来的,来历背景可谓极大,一想到自己可能是坏了某些默认的规矩,心里也是有些忐忑。
  辰台长斜眼看着他,道:“你可是明白了?”随即一叹,道:“也怪我没事先没知会你一声,可谁又能想到,以往能争头名之人,早便露出峥嵘了,那些人会遣下人过来关照一声,拿出条件交换,或是干脆让你入不了试比,别不信,他们有的是手段,可偏偏出了你这么一个变数。”
  寒武也是默然,他本想着一鸣惊人,好出人头地,让老师和族人高兴,谁曾想到背后还有这么深的水。
  两人这时已来至一处山丘上,辰台长松了口气,道:“从这边下去,就能出学府了,寒兄弟,兄长我便送到这里了,你千万记着我说得话。”
  寒武道:“多谢辰台长了,那我这边走了。”
  辰台长道:“别说了,速走!”
  就在这时,却听得一声冷笑,“走?哪有这么容易走?”
  两人一惊,转目看去,就见不远处树林之中走出来十数人,为首一个,比常人高出一个脑袋,体躯雄健,手足粗壮无比,望之好似一头人熊。
  辰台长神情一变,道:“英叔玉?”
  英叔玉嘲弄道:“还是风台长算得真准,只要放个风出去,辰盖你就会急着领人往外跑,要是躲在学舍我等还真不好下手。”
  辰台长脸色更是难看,原来是自己中了算计,这栽倒家了,不但武力不如人,而且还这么浅显的圈套也不曾识破。
  英叔玉看向寒武,道:“不过一个边陲小地出来的小儿,居然也想与我赤岭男儿同堂而列,简直笑话!”
  寒武这时反而冷静了下来,除了那英叔玉自己看不透,很可能已是到了动阳关,其他人却是不惧,眼前未必是死局,他暗暗捏了捏拳头,“管他是谁,是什么来头,先打过再说!”
  辰台长慨然道:“英兄此言差矣,学府初立之时,当今武烈皇帝所曾在门前大雪松下留言:八江十山,共享太平,天下万民,同沐皇恩,此说得是无论是士家黎庶,都是陛下子民,都可拜入学府修习,伯玉兄莫非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么?”
  英伯玉哼了一声,自己嘴皮子之上功夫不及对方,而且这话也万万不能接口,他也是反映快,马上道:“不用管那些有的没的,来人,给我上!辰盖打晕便好,那小子给我打断手脚,记着要活的,几位台长还要留着他给一些不长记性的人提个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万界天尊
 绝世药神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超级神基因
 斗破苍穹  箭魔  魂帝武神  帝霸  异世之召唤文臣猛将
 巫师纪元  九重至尊天  太古龙象诀  神道丹尊  人皇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