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章 一念兴造天地楼 清溪对饮言兴衰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张衍感应了一下那少年气机,可以肯定此人并非是真阳修士,亦不是同辈念气显化,但偏偏也同样身具伟力,且一样深不见底,给他的感觉分外奇异。
  他不由自主想起傅青名意图成就的道神,猜测其或许是哪个真阳大能转生回来,虽这般推断最符合常理,但他深心之中却觉得这个答案可能并不准确,许这人还另有来历。
  他稍作思索,便把神意一转,于顷刻之间开辟出一处独立界空,眨眼便身落其间,随后抬手还有一礼,道:“道友请过来说话。”
  那少年点下首,往前走了一步,只是一瞬间,便就跨越无数界空,来到了这方天地之内。
  其人落身下来后,略微打量了下四周,见这里地陆辽阔,汪洋澎湃,天青云净,山雄岳高,在抬首之时,恰好还有一群禽鸟鸣啸掠过。
  这里诸物,其实是张衍适才心中有所意动之后,方得以化生出来的,其从诞生到出现,不过只是短短一瞬,但此间一切却是仿佛经历了亿万载的演化。
  只要真阳修士认定存在,那么其便一定化为现实。
  少年看在眼里,暗暗点头,此间诸物无不自然,毫无半点生造痕迹,说明造就此界之人对天地运转的玄妙理解极深。
  而且对张衍为两人谈话特意开辟一处天地的举动非常赞同,因为事后只要将此处撤了,那么将所有了无痕迹,日后谁也无法探知两人说话内容,哪怕借用某种至宝也一样。在此之前,本来他还想试着提醒一句,现在看来却是不需要了。
  张衍到了这里,再是看了这少年一眼,愈发能肯定其非同辈,真阳修士彼此照面,哪怕只是化身,那气机碰撞也是免不了的,或许一瞬之间此方天地就崩灭了,而此刻他并没有特意收束,对方也同样未曾压下气息,却没有引发任何反应,那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他言道:“贫道张衍,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又自何处来?”
  那少年正容一抬手,言道:“张道友有礼,在下名唤‘旦易’,至于出身来历,说来惭愧,连我自家亦是不知。”
  张衍微讶,他再次打量了此人一眼,他能感觉到对方所言不虚,尽管此人来历有些不明,但却的确具备与他对等说话的资格,退一步言,对方若真不想说,他也不可能逼迫,于是点头道:“此的确只是小事。”
  说话之间,便一挥袖,两人所站立之处多了两只蒲团,而中间则生出一条潺潺溪流,水清见底,可以鉴人,少顷,就有无数仙酿灵果由玉盘承托着,自上游飘渡而下,散发出阵阵异香,到了双方身前之后,便在那里打旋不止,他做了一个相请手势,道:“远来是客,道友请坐。”
  旦易称谢一声,端礼坐下。
  张衍把袍袖一舒,也是落坐了下来,并自溪水之中一抄手,拿起一杯香茶,对他一敬。
  旦易容色一正,同样端起一杯,微微欠身,作势回敬,而后品有一口,他讶道:“布须天的天龙香芽?”
  张衍微微一笑,道:“看来道友是自布须天而来。”
  天龙香芽乃是布须天之物,他这里端出的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香芽,只是倾觉山那玉简之上有所描述,他看过之后,自能照此还原个八九分。
  旦易探手按了按自己额头,笑笑言道:“或许如此,对于布须天,在下有些记得,有些尚未去记,如不是碰到这杯香茶,我想来亦是不会记得的。”
  张衍笑了笑,或许这话有些矛盾,但他却能明白这里面的意思。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也或许是刻意为之,此人识忆被寄托在了过去,唯有某一合适时刻接触到,方会再为其自身所知。他意有所指道:“那道友要与贫道言说之事,不知可在其中么?”
  旦易肯定言道:“那些在下是不会忘记的。”
  张衍言道:“那还请道友明言。”
  旦易看了看手中那一杯茶水,道:“道友既知此茶,想来已是知晓布须天中变故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看来先前那位指点倾觉山诸位到来的,便是道友了?”
  旦易坦然言道:“正是在下。”
  张衍见得其承认身份,差不多已是能明白对方来意了,但他也正有心找寻友盟,故对此并不抗拒,想了一想,问道:“贫道成就真阳未久,且未曾与哪同道有所往里,道友又是如何知晓我这处的?”
  旦易摇头道:“在下不知道友之事,只是能粗略感应到缘法落在何处,这应是道友触动了某处前人种下的因果所致。”
  张衍微微点头,对此他倒是事先就有几分猜测,此刻却是大致能够确定了,他一探手,将自凌空界玉球那物拿了出来,道:“道友可是识得此物么?”
  旦易望有一眼,言道:“原来如此,此物名唤筌石,当年倾觉山寰同道友意图找寻同道打回布须天,但却少有人肯应声,于是他将这等物事洒去虚空元海之中,只要将来有人晋入真阳之境,气机与之接触,便会被倾觉山所知晓。”
  张衍哦了一声,露出思索之色,随后道:“这位倾觉山祖师虽是舍身化禁,但以贫道来看,恐怕布置并不是那么简单,许还有其他后手,”说着,他便抬眼望来,“道友可是知晓么?”
  旦易承认道:“这里面有一些布置,在下因为某些缘故,也的确知晓一二,寰同道友化身为禁之后,看似是为阻挡那些妖魔外出,实则暗中布置了一个法宝在内,结成了一个阵中之阵,这才方是真正杀招,那些妖魔一旦试图强闯,那必会因此元气大损,而到那时候,我人道修士便会一同出手夺回布须天,可惜的是,只可惜那些妖魔极是沉得住气,未曾踏入陷阱,如今百万年过去,这布置也渐将无用了。”
  张衍听得他言及法宝,心下一动,不由想及手中那玉碟缺失去的一部分,忖道:“若是如此,那法宝或还在那方界天之中,倒可去试着找寻一下,只若与我猜想一般,下境之人,恐难窥此物,彭向亦难当此任,需得再想一个办法。”
  他决定过后再细细考虑此事,于是按定思绪,又问道:“倾觉山留下的简牍虽有不少,但关于先天妖魔的记载却近乎于无,道友看来了解此辈,不知可否告言其等底细?”
  旦易斟酌了一下语句,才抬头道:“道友许也知晓了,布须天中灵机无尽,也是由此,那里诞出了不少天生地长的异类妖物,那先天妖魔就是其中之一。此辈生来强横,若不是修为精深的修士,绝难与之匹敌。不过天致一物长,必使一物短,其等并不明修持之法,更不懂截天地之气为己用,故虽能长生,可寿数亦是有限,只要不去理会,过个长久时日,自会灭去,是以原先也算不得什么大害。”
  “那些妖魔自不甘心如此,四处寻觅修持之法,不过下境修持之法对其无用,而上乘法门皆在我人道大修手中,其中多数人都是明白妖魔异类不可信,虽未定下明确规矩,但都是有意无意把其等排拒在外,不令其入得此门,直至有一日,布须天出了一位大能,其奉行有教无类之策,无论异类人修,俱是一视同仁。”
  说到这里,他语声略沉,“当时不少先天妖魔投拜到其门下,此举引来不少同道前来指摘,但此人依旧是我行我素,对旁人之言不予理会,道友当知,到了如你我这般境地,只要他动了念头,再如何也是难以劝阻的。”
  张衍深以为然,真阳修士要想做什么,那几乎立可应验,你根本无从去阻拦,除非彻底将之杀死,可实际上没有人会去做,不说其中难度,只要此事并未牵涉到切身之利,也不可能有人去为此动手。
  旦易继续言道:“如今占据布须天这几名先天妖魔,就曾先后在此人门下听过道,开始此辈还算是乖顺,甚至与我修道人一般无二,平日也时常与同辈谈玄论道,见其安分,许多人碍于颜面也不好再行追究,直到有一日,那位大能将一枚周还元玉赐给了门下一头妖魔弟子,未料想此举却是补全了其等短板,不但使其具备与真阳修相同伟力,某些地方甚至还更胜一筹,此妖后来出外开立宗门,由此开始与我人修争夺起那元玉归属来,并一直延续那一场倾天变故到来……至于过后之事,道友想也知晓了。”
  张衍沉思了一下,这里面他还有许多疑问,譬如最早得到周还元玉只是一头妖魔,其后来势力是如何壮大的?这到底是当初未曾及时遏制,还是其等占据了布须天后才得以兴起的?还有此辈具体神通手段如何?于是又问了几句,但所得答案却多是模糊不清,有一些旦易也是表示不知。
  不过其中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他试着问道:“对于那场倾天之变,道友可是知道一些什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绝世药神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逆剑狂神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华山神门
 超级神基因  魔改大唐  万界天尊  伏天氏  剑来
 九重至尊天  超越狂暴升级  山海画妖师  武炼巅峰  修罗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