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六章 变机在人寻荫佑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骊山、平都两派法驾很快来至天岳外沿,正在广台上等候的执仪道人便就带着一众弟子上前相迎。
  而在此时,远处天边有晚霞铺染而下,火里裹金,半天映红。
  众人都是修道人,一瞥之下,却是发现了一丝异状,只见一股赤红血色在霞光之中浮动,可仅仅持续几个呼吸之后,便倏尔散去,让人几疑这是自己错觉。
  场中几个道行高深的道人却并没有挪开目光,稍候片刻,便见霞云一分,一幢大玉法坛悬天而来,并向着天岳方向缓缓挪进。
  一名老道转过首来,对着身边一名同门言道:“血魄宗苏掌门的法驾也是到了,我这里还有两位掌门要招呼,这一位就劳烦师弟代我前去相迎了。”
  那名道人答应下来,唤有一声,包括鲁知培在内的数十名弟子便随其穿渡阵门,来到天岳另一处广台之上。
  未有多久,大玉法坛得天岳禁制相送,来至广台之上,并顿落下来。
  玉坛禁光一开,自里走出来一名身着赤墨烟袍,肤色如玉,清秀俊美的少年道人,正是血魄宗掌门苏慕卿,其虽是灵门中人,可身周围却是仙音飘飘,灵光道道,非但没有半分烟火血腥之气,反是仙家气象十足。
  鲁知培看着这位显身,心中却是隐隐泛起几分激动。
  九万年之后,这一位与先前那两位掌门,都只是存于传闻之中了,以他身份根本接触不到这等人物,不想现在却是近在眼前。
  那领头道人待得血魄宗一行人俱是下了法坛,便上前行礼,交言几句,便作势一请,血魄宗众修便就随他穿渡阵门,往此间宗门驻地而去。
  鲁知培正要跟了上去,这时一位郑姓同门走了过来,将他拦下,道:“姚师兄,师叔需接迎苏掌门,暂不得脱身,方才收得文书,下来当还有几家小宗到来,师叔关照,就由你来迎接安置了。”
  鲁知培知晓这具身躯原主人缘只能算是一般,不过做事却是任劳任怨,偏巧这回到来的弟子与他都是不熟,故都是有意无意的将不少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交给他做。
  他却是巴不得离这些同门远一些,免得被看出什么破绽,而且能与往来宗派接触,也正是他眼下所求,便道:“师弟放心,这处就交给我好了。”
  郑姓同门笑了一笑,道:“那就劳烦师兄了,我知师兄好酒,方才师叔给了小弟一坛苏掌门相赠的灵酒,改日当请师兄痛饮。”
  鲁知培倒不指望这些,自己能渡过这一劫就不错了,不敢再奢求其余了,但在知晓自己居然好酒之后,面上却需做出一副欣喜模样,以求不让对面看出破绽。
  过去无有多久,天色逐渐黯淡下来,天岳之上有无数萤灯浮起,一时处处明光闪烁,与横跨天穹的星河交相辉映。
  虽是入了夜,可仍是有大小宗门陆续到来,鲁知培因为事先准备充分,又有经验丰富的执事时时帮衬,倒也未曾出得任何纰漏。
  而到了天明时分,他所要等待的蓬远派也是到了。
  他虽在此往来迎送了一夜,可身为修道人,却并不觉得劳累,反而在知晓此派到来后,精神振作了几分。
  不过此时,门中那位一夜未见的师叔却是带着众弟子出现了。
  与诸多大派相比,蓬远派现在可谓毫不起眼,可终究出身九洲,还与瑶阴一般同为溟沧派下宗,故是这位执事长老不得不亲自出面相迎。
  只是迎候大派可以结交到不少俊秀同辈,他们这些负责送迎往来之人还能得到不少好物,众人自是十分乐意的,而似蓬远这等小派就拿不出这般手笔了。所以在将蓬远派众修送至驻地后,就没有几个愿意再来理会了。
  也不用怪这些弟子势利,此辈多数都是冲着外物赐赏,还有修道资粮方才来此做执仪的,若无好处,他们宁愿躲在门中修道。
  鲁知培见此,却是暗暗高兴,众人不在,他正好可与蓬远派攀些交情,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条退路,要是别的地方走不通,那这里就是救命稻草了。
  只是与蓬远派弟子相处不到半日下来,他却觉得整个宗门上下都透着一股暮气,与其他宗派一派欣欣向荣的模样大为不同,心中暗忖,难怪九万年后蓬远虽名列大派,却也只是末流。同时也是奇怪,似这般门派是怎么躲过这场变故的?会不会是传闻并是非真?
  想到这里,他却有些坐不住了,正要寻个借口离开时,一个声音却是响起道:“师兄,原来你在此处,可让小弟好找!”
  鲁知培一看,正是那位郑姓同门,便道:“师弟怎又来此?”
  郑姓同门一脸歉意道:“师兄,小弟此来,却是又有事要劳烦你了。”
  鲁知培却道:“师弟那里话来,有什么事你尽管言语。”
  郑姓同门感激无比地言道:“方才来了两个散修,乃是自余寰诸天而来,明明没有宗门,偏生架子倒是大得很,一来就问东问西,还伸手讨要了不少好物去,只是远来是客,我等身为东主,倒也不好慢待了,只是师叔那处又唤小弟过去做事,委实这里照拂不来,只好恳请师兄替我一回了。”
  “余寰诸天?散修?”
  鲁知培心中一紧,他有心推辞,可那郑姓同门根本不给他回绝机会,说完之后,立刻将牌符往他手中一塞,就匆匆离去了。
  鲁知培也没办法,只能唤来了十余个侍从婢女,而后转动牌符,启了阵门,待一脚踏了过去,却发现自己到了一座洞窟门前,这是一处极为偏僻的角落,冷冷清清,往来过去都是没有什么人,应该是自己同门刻意将此辈安排在这里的。
  他稳了稳心神,来至门前,轻叩门上玉关,道:“两位道友,在下乃是此间执仪,两位若有什么少缺?可与在下言说。”
  稍事片刻,一股冷到骨子里的声音自里传出道:“无事扰动尊驾,我师兄弟二人还有功课要做,尊驾自去便是。”
  鲁知培心下稍松,据他所知,此次变故与余寰诸天修士脱不了干系,说不定里面这人后来就曾参与其中,能不照面还是不照面的好。
  当下就带人离了此处,随后回得一众同门议事所在,却见这里空空荡荡,不由诧异,找了执事过来一问,才知是东荒百国之人到了,由于此辈来自于各个诸侯国,所以抽调了不少人手前去接迎。
  他想了一想,东荒百国当就是九万年后的东荒派了,不过其等早是抛弃了现在的玄士路数。专修气道了,这些人与南罗百洲的妖修一样不需要太多关注,因为在这场变故之中,这两家的弟子死伤最为惨重,所以不用多作理会。
  很快又是两天过去,还真观、清羽门、元蜃门等派也是先后到来。
  鲁知培见此,便有心去找寻那位还真观正传弟子,想与之事先攀个交情,只是这几家俱是大派,自有同门上前打理事宜,却是轮不到他,
  正想着如何凑上前去,却不想一个机会摆在了面前。
  他偶尔得知,还真观有一名弟子十分难说话,对什么事都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几名与他打交道的执仪都是受不了其人脾气,偏生此人在还真观中地位颇高,据闻还是门中英锐,又不好不做理会。
  在听到此事后,鲁知培心中一震,认为这一位很可能就是自己所需找寻之人,于是主动请缨。
  执事长老见他如此,却是深感欣慰,和颜悦色道:“师侄到此之后,所做所为我俱是看在眼里,你虽未得了什么好处,可我山门也不能亏待你这等勤勉做事的弟子,回去之后,我自会给你记上一功。”
  鲁知培露出一副感激之色,道:‘多谢师叔。’
  他得了牌符之后,就过了阵门,来至又一处洞府门前,此时就听得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道:“你们这是什么茶?叶瓣灵润不足不说,连冲茶之水都非天霖,这里执仪执事就是这般做事的么?”
  他连忙走了进去。却见一名袍服齐整的道人坐于榻上,金冠束发,唇红齿白,清颜俊貌,底下一名执事道人在那里赔笑,两边奴婢和侍从则都是不敢抬头。
  鲁知培上前一礼,道:“道友莫怪,若有不周之处,在下这边先行赔礼了。”
  那年轻道人斜眼过来,道:“你又是何人?”不待鲁知培开口,他就一摆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定然不是好人,出去!不要来与我说话。”
  鲁知培这才知晓为何前面几位同门受不了此人了,他吸了口气,正色道:“道友为何如此说,我本天岳执仪,现下更是总揽此间俗务,过问此事乃在下职责所在,并非是为了巴结道友。”
  那年轻道人嗤了一声,道:“休来骗我,前面那几个执仪都不愿在我这里久留,偏偏你却要凑上来,一看就是别有目的,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
  鲁知培听他言语,尽管面上不为所动,可心中却是忿忿,更恼火的是,对方偏偏说得对,他的确是怀有目的而来。
  下来他再试着缓和气氛,但是没有用处,他们随便做什么都会被对方挑出错处来,而且都说得有道理,并不是无的放矢,仿佛此人有洞彻真由之能一般。
  半日之后,他也是承受不住,只得狼狈退出,可想起那年轻道人一脸嫌弃的嘴脸,心中也是抑郁万分,叹道:“罢了,这条路看来是走不通了,只能从少清那里想办法了,少清派乃数一数二的大宗,可谓规礼森严,想来门下弟子当不至于是这般脾气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凡川之旅
 天道图书馆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绝世药神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华山神门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逆剑狂神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魔改大唐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伏天氏  武炼巅峰  逆天邪神  山海画妖师
 超越狂暴升级  超级神基因  剑来  修罗帝尊  万界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