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大道争锋txt全集下载 > 大道争锋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八十二章 妖龟出世

我们已经更换新的域名:www.2shu8.cc 由原来的.com换成.cc,感谢你的支持
  一片茂林之间,两道遁光飞空而来,往地面之上落去,却听得遁光之中有人一声惊呼,这光影便骤然一缓,如轻轻鸿毛一般缓缓飘落,随后光芒便敛去无踪。
  陈夫人与陈济世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余悸。
  陈夫人拍了拍胸口,又看了看四周,道:“夫君,此处荒郊野岭,恐有野兽出没,我等还是快快离去吧。”
  她走了几步,手却被陈济世一把拉住,不由奇怪地望过来。
  陈济世嗫嚅道:“夫人,你当真要把我家孩儿送与那张道人做徒儿么?”
  陈夫人皱了皱眉,道:“夫君,你现在来念叨这些话来做什么?逃命要紧。”
  她一把甩开陈济世的手,自己捧着小腹深一脚浅一脚往林外走去。
  陈济世跺了跺脚,追着赶了过去,上去将陈夫人搀扶住,后者只是挣了挣,便由得他了。
  这片林子倒是不大,只是陈夫人快出林时,却顿了顿,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慢着,奴家适才见身后似是有光影来追,幸而是那小道长挡住了,如是我等此刻出去,万一小道长没能挡住,那人又追来了呢?”
  陈济世迟疑道:“小道长法力也是高强,怕不会……”
  陈夫人摇头道:“小道长如是能挡得住,何必又让我等先走?唉,要是张道长在此就好了。”
  陈济世默默无言。
  陈夫人看了看天色,见日头已升了上来,便立刻转身,道:“躲回林子去。”
  陈济世吓了一跳道:“林中有虎狼豺豹出没,夫人何必冒险?”
  陈夫人冷冷说道:“虎狼豺豹,怎及叵测人心?奴家都不怕,夫君怕什么?”
  陈济世一叹,只能搀扶着自家夫人往前走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陈夫人突然脸色一白,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只觉得腰酸腹坠,阵阵绞痛传来,她伸手一摸,却觉腿间殷红一片,心中道:“不好,莫非我那孩儿此刻要出来了?”
  这念头一起这疼痛之感再也忍耐不住,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见自家夫人雪雪呼痛,陈济世一时手足无措,倒是陈夫人尽管疼痛,却是颇为冷静,吩咐道:“夫君,你快把你背上那只锅解下来,你再去拾些干柴去河边打些水烧熟了。”
  陈济世喔喔连声,他先前还埋怨夫为何舍了那些书,却非要带了这一口锅上路,眼下却是十分佩服自家娘子深谋远虑。
  他倒也不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之人,家里也是经常下地耕作为生操持这些倒也不乱,到了河边脱了长衫将水滤干净倒入锅中,端了过来不一会就将火升起,将水烧开。
  此时陈夫人疼得越发厉害了,他也是搓着手,紧张不安,在她身旁转悠着,恨不得以身代替。
  陈夫人这一生便过去了个时辰,只是这里的血腥味却引来了不少林中野兽。
  陈济世听得一阵窸窣碎响隐隐能看到有什么东西在林中游荡,心中惊惧不不已,也不管有用无用,把火燃得旺一些,只当是安心了他又忐忑不安地照顾了陈夫人近半个时辰之后,终于这孩儿呱呱落地了。
  这孩子只一生下,便脐带自落,双目睁开,寻常孩子生出时都是放出哭声,可这孩子生下,却是发出咯咯的笑声,其音嘹亮,穿空裂云,震得林中之鸟扑棱棱一阵惊飞,远处的不少猛兽仿佛亦是受了惊吓,都是夹尾呜呜而走。
  陈济世心中惊疑不定,暗道:“别家孩儿走到这人世上都是哭音,怎么我这孩儿却独独是笑音?”
  只是眼下他还沉浸在初为人父的惊喜之中,这念头一闪而过,把这孩儿抱起,将身上血污洗了,用衣袍裹了安置在了一边,又换了一条巾帕,为陈夫人擦拭了一遍,陈夫人虽然虚弱,却急急说道:“夫君,是男是女?快我把孩儿抱来奴家看看。”
  陈济世点了点头,将自己下摆撕扯了一段下来,把这孩儿包了,递到了自己夫人面前,温声道:“娘子,是个男孩。
  陈夫人挣扎着伸出手接过,用含着无限温柔的眼神看了自己孩儿,时不时又仲出手指逗弄一下,只是她也是极是疲劳,不多时,便满含着笑意沉沉睡去。
  陈济世也是疲劳,不过总算安定下来,长长出了口气,只是坐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心中悚然惊。
  这件事他并未告诉陈夫人,那日他梦得白发道人穿堂而过室,后又得知夫人怀孕,便特意出门去算了命。
  那先生告知他,若是他夫人第一胎得的是一个女儿,则可保一辈子富贵荣华,可若是得的是一男孩儿,则必定克死双亲。
  他原本是对此将信将疑,只是眼下这种种怪异之事,却容不得他不信,他心中越想越觉得可能,暗道:“吾家书香门第,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我此刻本该去读书应考,又怎会无端卷入这神异鬼怪之事中,这孩儿定是妖孽,是祸害我一家人的根源,不如……”
  他一念起来,便颤颤巍巍伸出手去,将这孩儿抱了过来,有心把这祸根一把摔死。
  只是拿起手里时,见这孩子脸蛋红扑扑的,一点也没有旁人小孩出生时那皱巴巴的难看模样,且两只眼睛明亮灵动,瞳如点漆,见他把自己抱起来,非但不怕,反而咯咯连笑,伸手出粉嘟嘟的手来抓他的胡须玩。
  眼见这孩儿如此玉雪可爱,陈济世心中又不忍了,这可是自己的亲身骨肉,又怎么下得去这个手?
  而林中另一处,张盘正驾着一团飞云状的法器四处找寻陈氏夫妇二人,寻到此处时忽然闻到鼻端似有一股血腥味,不由一惊,循着气味便找了过来。
  张盘见陈济世把手举了又举,似是要把这孩儿往地上摔死,而这孩儿还只以为父亲跟他闹着玩在那里手脚舞动,咯咯笑着,他这一惊非同小可,张衍可是关照过这孩儿绝对不容有失的,当即怒吼道:“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陈济世手一颤,差点就要把这孩儿扔下,眼见张盘在空中站着他把这孩儿一抱,“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不顾衣袍污秽,瞪着腿往后挪了挪,随后如醒悟过来一般,威吓道:“你莫过来,否则否则我把这孩儿当场摔死,叫你老爷做不成他的师傅!”
  张盘双目露出愤怒之色,喝道:“陈济世,我张盘虽是异类,却也知道虎毒不食子,你还不快快将手中孩儿放下!”
  “异类?”
  陈济世一怔随后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情绪激动道:“果然,果然我猜得没错,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这,这孩子就是个妖孽!”
  他虽是这么说,但手中却并没有真正的动作,张盘怕伤了这孩子也不敢贸然上前。
  而与此同时,半空中正有一个面目秀丽端庄骨肉丰润,手持拂尘女道人经过,似是也在寻找着什么,她此时往下一撇,眸中有惊喜之色,道:“妙-哉,妙-哉,师伯的徒儿原来在此。”
  她按下云头,却见张盘在陈济世面前说着什么,忙把拂尘一摆,喝道:“你是何方来的妖孽?还不速速退去,否则贫道休怪出手无情。”
  她自然看得出张盘的精怪化形,不过她甚少杀生,又见张盘脚踩法器,身上的灵气也正而不邪,指不定是哪个玄门大派弟子的座下,是以不想多生事端,只想将其驱赶了事。
  张盘看不出这道姑修为深浅,他如今身上法宝俱无,自思不是这个人对手,暗想道:“这坤道修为高明,看样子还是正派出身,想必也不会容许这陈济世在她面前杀人,我先记着她相貌,回头唤了老爷再来计较。”
  便冲着那道姑一稽首,道:“这位道长,小童这就走。”他狠狠瞪了陈济世一眼,便驱动法器飞空而去,转瞬不见了身影。
  这道姑款款走道陈济世面前,后者叹了一声,起来揖了一礼,道:“陈济世多谢道长相救。”
  道姑淡淡一笑,道:“你叫陈济世?你却不必客套,我今日是有事而来,救你只是顺手为之罢了,说起来,此事也与你有关。”
  陈济世疑惑道:“请教道长,不知何事?”
  道姑看了他怀中孩儿一眼,又看了看他,笑道:“贫道却是为收徒来的。”
  陈济世闻言如遭雷噬,站不住脚,往后退了两步,像是放弃了一般,长叹道:“罢了罢了,反正也由不得我,这孩儿你们便拿去吧。”双手将那孩儿往道姑面前一托。
  道姑淡淡看了一眼那孩儿,道:“我要这孩儿做什么?”
  陈济世一愣道:“你……道长不是来收徒的么?”
  道姑摇头道:“非也,并非贫道来收徒,而是贫道替我家师伯收徒。”
  陈济世苦笑着道:“那还不是一回事?总之要将我这孩儿接走。”
  道姑皱了皱眉,又看了一眼那孩儿,稽首道:“陈居士,非是贫道不愿意收这孩儿,而是我观这孩儿头角峥嵘,生有异象,来头怕是极大,非是贫道所能承受得起的,还望居士见谅。”
  陈济世糊涂了,道:“道长不收我这孩儿为徒,那究竟是来收谁为徒的?”
  道姑微微一笑,稽首道:“自然是为居士而来,居士与我师伯有因果牵扯,说起来我应该喊你一声师兄才是,如今机缘到了,正该归山。”
  她也不避忌,上去一把抓住陈济世,沉声道:“师兄,今日便随贫道回返山门吧。”
  陈济世听了这话,张大了嘴,满脸不可思议,见这道姑要拉自己走,忙挣扎了一下,急着喊道:“慢着,我那娘子……”
  道姑回头一笑,道:“待日后师兄有飞天遁地之能时,自能回来看望嫂夫人,时不待人,师兄还是随贫道走了吧。”
  她一摆拂尘,陈济世手中孩儿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道托着,去了那陈夫人的身侧,随后一抖袖,平地起了一阵烟气,便托着两人破空而去,没入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  魔兽剑圣异界纵横  邪王宠妻:神医废柴妃  凡川之旅
 涅槃重生:绝色倾城元素师  天道图书馆  鬼帝狂宠妻:神医纨绔妃  凤逆天下:腹黑魔君妖娆后  凤惊天下:修罗王的宠妃
 绝世药神  异世独宠:神医娘亲萌宝贝  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红妆至尊:邪帝溺宠小蛮妃  倾世王宠:逆天狂后
 腹黑邪帝:霸宠神医狂后  逆剑狂神  夜帝宠妻:绝世神医  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  华山神门
 超级神基因  魔改大唐  万界天尊  伏天氏  九重至尊天
 超越狂暴升级  剑来  山海画妖师  修罗帝尊  凌天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