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魅瞳妖后【完结】txt全集下载 > 魅瞳妖后【完结】最新章节无错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章节错误 添加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百零三十 合并大章

爱书吧 https://www.2shu8.cc/ 手机用户可以登录 https://m.2shu8.cc/ 进行阅读!
那日之后,卿言终于卸下了自己男人的伪装,以女儿身示人。
郗铭望着如花般的美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然地一笑,恢复了他惯有的冷漠与疏离。
同住一片屋檐下,两人似乎产生了不可调和的隔膜,虽然没有争吵,但是也没有任何的交流,更没有肢体接触,一切,都在平淡的生活中度过。
一转眼,数十天过去了。
一日,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细碎而又急促的脚步声。
正坐在餐桌上喝茶的郗铭猛地皱起了眉头,他警觉地看了卿言一眼,“外面来人了,而且还是两个。”不经意间,他已经将手按在了腰间的宝剑之上。
自从知道了卿言的性别之后,她多多少少还是告诉了他一些事实,比如说:郗铭正处于一种极度的危险之中,要时刻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杀和追捕。因此,他已经习惯性地随身佩戴宝剑。
泠筱推门而入。
而跟在她身后的,却是皇甫实。
郗铭当场被楞住了,举在手中的茶杯顿时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晨曦将皇甫俊朗的轮廓映衬地格外明晰,他全身上下宛如笼罩了一层圣洁的光环。他明眸善睐,他丰神俊朗,他玉树临风。
郗铭的心口顿时如遭遇了一记猛锤,让他的呼吸也为之急促起来。
那件犹自在风中摇曳的白色长衫,勾勒起了他隐藏在心底的某种影像,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刻骨铭心。
他竭力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搜索着,可是,却始终想不起来……
“太子!”皇甫实顿时喜极而泣,猛地向郗铭行了个大礼!
“太子?”
正所谓,平地一声惊雷起!
“太子?太子?太子……” 他语无伦次地喃喃自语着,失魂落魄地起身,一脸惊诧地注视着向自己跪拜的皇甫实。
“太子……”这个称谓真的好熟悉啊,耳熟能详啊……
他苦笑着,“我是太子?哈哈哈,我是太子?”
他如喝醉了一般,跌跌撞撞地走向了皇甫实。“你是谁?为何向我下跪,为何叫我太子?”
皇甫实失望地抬眸,对上了郗铭那几乎就要涣散的眼眸。
在他来到玲珑居之前,泠筱已经将郗铭失忆的事情告诉他了。所以,对于郗铭的茫然,他也并没有感到惊诧,只不过,只不过,郗铭为何会如此失态?
郗铭忽然愤怒地转身,瞪圆了眼睛,冲着卿言低声喝道:“你骗得我好苦!”
“我,我是……”卿言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却只见郗铭烦躁地摆了摆手,然后不理众人,自顾自走进了房间,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都没有想到郗铭的反应会是如此激烈,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许久,皇甫实缓缓上前,在卿言的肩膀上拍了拍,“再给他点时间吧,一时半会,他可能还接受不了。毕竟,记忆不是那么好恢复的。”
卿言惨然一笑,“有些时候,我宁可他不恢复记忆。哎……皇甫大哥,京城的局势还算稳定吗?”
皇甫实摇了摇头,“表面上风平浪静,但是我知道,二皇子从来没有停止过找寻郗铭。我一路上过来,也是绕了好几个弯,几乎是踏遍了城国的山川,才把跟踪我们的爪牙给甩了。”
卿言点了点头,“恩,在这里隐居倒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就看他能不能挺过去了。”说罢,卿言忧郁的眼神睨向了郗铭的房间,她的心亦在默默地祈祷。
……
郗铭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连晚饭都没有吃。
……
皓月当空,银光如水般倾泻下来,婆娑的树影,在窗外摇摇曳曳。
卿言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餐桌旁,桌子上摆放着几盘小菜,还有一壶烧酒。
酒已冷,菜已凉,可是,房门依旧紧闭。
她默默地坐在那里,等待她的男人能够出来吃一口饭。
可是……
心力憔悴的感觉,让她再也无法支持,她只想靠在餐桌上小息片刻,可谁料,当她的头刚刚枕上自己的手臂时,便迅速进入了梦想。
一个人影缓缓地来到了她的身边。
她呼吸均匀起落,垂下的发丝亦伴着呼吸随意飘荡。
他伸手,轻轻地撩拨起了散落在紧闭的眼眸上的碎发。
她光洁的脸上泛着淡淡地红晕,娇艳、可人。
来人,微微地叹了口气,脱下自己的长衫,轻柔地给她披上。
然后,他走出了房间,走出了玲珑居。
……
城国国历九百六十年,六月十二日,夏季庆典日。
晴。
从很早的时候,麒麟城内的禁卫队就已经把全部地力量派遣了出去,在大街上巡逻,以维持城内的治安。
这些禁卫队全部都是铠甲鲜亮,全副武装,每个人都是如临大敌地模样,这样地情况让城内的百姓都感到很诧异:麒麟城内,天子脚下,朗朗乾坤,向来都是歌舞升平的太平盛世,这次一年一度地节日庆典,似乎没必要弄得这么紧张吧?
而当太阳出来地时候,街道上渐渐有了行人地时候,大家才忽然发现,往日里来回巡逻地那些治安署地士兵不见了,取而代之地是一队一队全副武装满身杀气地禁卫军。
这些禁卫军一个个都是一脸彪捍,面色冷漠,丝毫没有节日庆典地喜气,倒反而好像是要上战场地那种表情。路上地行人看了,都不禁远远地躲开。
中心广场是帝都城内最大的广场,背靠皇宫,面对着整个帝都市区,广场之大,足足可以容纳数万人军队的检阅,两边长长街道极为宽阔,全部都是用结实平坦的青色石板铺设而成,足以让五六辆马车并排行使。
每年的夏季庆典日,这里都会举行热闹的庆典活动,皇城之上,皇帝陛下会亲临在高台之上,主持庆典仪式,而两侧早已经搭建好的高台,则是一些豪门贵族、文武大臣的位置,同时还会邀请到邻国的一些高层人员参加。下面的广场,会举行阅兵仪式,同时还有民间自发组成的游行庆典长队。
待中午时分的时候,广场之上已经聚集了相当多的民众,两侧的大街上更是人山人海,大批的民众依然在涌向广场两侧的长街。长长的大龙似乎排到了千米之外。
终于,在中午时分,太空的太阳正挂在头顶正中央的时候,皇宫的金色大门缓缓的打开,一队穿着金色铠甲的皇宫禁卫军骑着清一色的白色骏马缓缓的跑出,随后是仪仗队,高举着号角,吹响了嘹亮的冲锋号——这也是城国皇室的传统。
再后面,是各色各样的宫廷内臣。那些宫廷侍卫,宫廷侍女,宫廷仪仗队,宫廷学者等等。都是排着队列走了出来,最后,两个身高足足有两米开外的力士。赤】膊着上身,露出全身如岩石一般的肌肉,合力推着一面金色的巨鼓走了出来。
号角声停息,两名力士捶起了鼓锤……
咚!咚!咚……
一声声沉重的鼓点就好似敲在了人的心头!个鼓声远远地传播了出去,远处那些听到鼓声的民众们。也渐渐的停止了喧哗……大家都知道,按照传统仪式。皇帝陛下,就要出场了!
在十二下鼓声完毕之后,城国的统治者,现任的皇帝陛下,郗帝,终于登场了!
随着一声嘹亮的号角,所有高台上的大臣全部起身站好,面对皇城地大门微微欠身,而一些军方的武将,则是标准的军礼。
这位现年七十多岁的皇帝郗帝,虽然穿着华丽的黄袍,头上带着一顶纯金打造的皇冠,皇冠上镶嵌着一圈细小的金丝钻石,但他现在只是一个日薄西山的老人,他走得很慢,步伐似乎有些迟缓,他的脸上表情很严肃,丝毫没有庆典日的半分喜气,半开半合的眼睛里,是两颗已然浑浊的眼珠,他的双手背在身后,轻轻的,不可抑制的颤抖着!
皇帝走上了属于他一个人的高台,所有人都距离他至少二十米远,只有一个人,一直静静的跟着他的身后,他则是一个身穿白色锦袍的瘦高男子,他没有佩带任何华丽的装饰,仅仅只是腰间别了一柄宝剑。他是郗陵,新任的太子,帝国的继承人,一脸从容,和煦的微笑如春风一般。
郗帝的目光扫过全场,他的眼神就好似一头老去的雄狮,虽然苍老,但是依然充满了威严,众人只看到了一种东西:鹰视狼顾!
“那么……就开始吧!”
郗帝的声音很沙哑,他没有太多的废话,只是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坐下了。
随着皇帝坐在椅子上轻轻一挥手。他身后皇城下的两名力士立刻再次卖力地狠狠滴擂响了那面巨鼓,随着急促的鼓点声音传了出去……
远处,在长街的尽头,立刻传来了一阵嘹亮的号角,铠甲在阳光下闪亮,仿佛镀上了一层黄金一般!一队大约三千人的禁卫军的最精锐的步兵,穿着最精良地铠甲。组成了一个长长的方阵,缓缓的在大街的尽头走来!士兵们的脚步声异常整齐,整个方阵看上去就好像刀载出来的一样!
整齐的步伐践踏在地面上,传来了极富有节奏的,唰!唰!唰!唰的声音……
人群开始欢呼,道路两侧的民众,不时的把准备好的鲜花朝着路中间走过的方阵扔了出去,可那些士兵丝毫不乱,坚毅的步伐践踏着一路的花瓣,朝着皇城中心广场而来。
就在此刻,长街的远处,忽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踢声如雷!
随着远处人群里发出的惊呼,一队全副铠甲的重装骑兵奔驰而来!这些骑兵显然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这足足上千的骑兵一路奔驰而来,马蹄践踏在青色石板路面上,发出了极有节奏的雷鸣声!这些精锐的骑兵们,操控马匹的技术也堪称绝顶,一千人的骑兵居然组成了一个长龙队列,紧凑而整齐,就连马蹄声都那么一致!
来到靠近广场的时候,骑兵们忽然放慢了速度,马匹在良好的操控之下,没有一匹马乱了节奏,整齐的停在了皇城之下,一千名骑士忽然如浪潮一般的分开成两队,随即在浪潮之中,一个金色的武士缓缓的纵马走出了队列!
他是皇甫实的父亲,是城国的军务丞相。
今天,作为城国最为精锐的部队,由他们的最高统帅带领着,最先受到检阅。
原本,他们只需要走列队从皇宫门口走过就行。可是,不知为何,竟然就停了下来,还列开了阵势。
这可不符合阅兵仪式的流程啊!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身影,从马队中缓缓而出。
他轻轻的取下了头盔,他身后鲜红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所有的看清了他的模样……他竟然是大皇子,亦是前任太子,郗铭!
大皇子郗铭的脸上少了几分温和亲切,却多了一些杀伐,更多了三分阴狠!
广场之上发出了一阵惊呼!
郗铭!是郗铭!是那个被宣布了失踪,被取消了太子之位的郗铭,他怎么会霍然出现在夏日庆典的广场之上?
只见骑在马上的大皇子郗铭,忽然拔出了长剑,遥遥的,在马上,用剑锋指着皇城下的高台!指着坐在高台上的郗帝!
“陛下……父亲!”郗铭的声音稳稳的传来,即使是在那么喧闹的场合,他的声音依然清晰无比的落入每个人的耳中!
“亲爱的父亲。”郗铭的声音带着一丝凛然,高声喝道:“请问您,我手中的剑,可锋利吗!”
话音刚落,身边的上千骑兵,包括身后的三千米步兵同时用雄壮的声音高声呐喊:“利!!!”
这一声齐吼,几乎把一些近距离的人吓得坐在了地上!
“父亲!我的武士,可雄壮吗!”
众将士高声喝道:“威武!!”
郗铭轻轻弹了一下剑锋,锐利的眼神看着郗帝,大声喝问道:“如此利剑,如此雄壮的武士!可有资格接掌这伟大的帝国吗!!”
……全场震撼!
郗帝依然坐在椅子上,只是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手掌也在隐隐的颤抖……而站立在他身后的二皇子郗陵,更是双腿一软,就要跌倒在地上。
一千名重装骑冰,三千名盛装步兵,鲜红的战袍飘舞,手里的利剑指着高台上的郗帝。
大皇子郗铭眼神如剑锋一般,直视着自己的父亲,然后他的叹息声传遍了全场,冷冷的,决然的说道:“父亲,为何您迫不及待地废除了我的太子之位?今天,我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就在今天!!!”
就在此刻,天空一片阴云飘过,遮挡住了阳光,刹那间,阴暗笼罩了帝都……
皇城之下两侧高台上,那些文武大臣们都惊呆了!
这样地场面实在爆发得太突然了,甚至没有丝毫地征兆!
大皇子殿下郗铭……他居然又活过来了,而且真的就这么造反了!
安静!
太安静了!
在这样紧张地情况下,整个中心广场忽然陷入了一种奇妙地寂静之中,虽然广场周围远处依然还有受惊逃跑地民众地呼喊,但除了这些声音之外。整个广场上,无论是郗铭一方,还是皇城下地皇帝一方,很长时间内,都没有人一个人说话!
终于,过了好久好久,站着那儿犹如一头愤怒地雄狮一样的皇帝郗帝。忽然身子晃了一晃。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深深的悲伤。
这一瞬间,他仿佛不是拥有天下地帝王,而只是一个憔悴衰弱地老人。
“告诉我……都发生了些什么,我的儿子。”郗帝用手用力地按在椅子上,支撑着自己不倒下,身后二皇子郗陵似乎要过来扶他,却被他用眼神阻止了。
皇上盯着下面骑在马上地儿子……看着儿子手里地利剑。那明晃晃地指着自己地利剑。
他忽然有一种很想笑地感觉……
嗯……他的剑法,当年还是自己教导他地吧。
多美妙地一个讽刺!多可怕地一个嘲弄!
皇帝忽然迈开脚步。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高台地边缘,在这个角度。他更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地儿子。
“你的剑法是我教的,你的骑术也是我教地……我的儿子,就连怎么理政,怎么谋划。这所有地一切。都是我教你的!”郗帝地眼神里带着深深地伤痛:“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做出今天这样地事情!”
郗铭此刻丝毫不避让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的脸上带着一种昂然地气质,在这一刻,那由内心而发地昂然,居然掩盖住了他原本的阴沉!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大皇子大声道:“虽然你教会了我这一切!却又在每时每刻想要废除我的太子之位!”他高高举着剑,嘴角带着一丝复杂苦涩地微笑:“是的,你说的没错!我的剑是你教地!我骑马也是你教的!可是你忘记了什么了吗?我尽最大地努力当一个优秀地储君!可是你呢?”
唰!
长剑一点。剑锋遥遥地指着站立在皇帝身后的二皇子郗陵,大皇子郗铭咬着嘴唇。沉声道:“可是因为他,他阴谋算计我,派出刺客追杀我,将我从九回廊上打下悬崖,他,明摆着就是要篡权夺位,可是你呢?皇上,作为父亲的你又做了什么呢?非但没有追查此事,反而迫不及待地废除了我的太子之位,你,就甘愿把城国交付给他这么一个卑鄙小人吗?”他霍然回首,对着身后的禁卫军吼道:“你们答应吗?”
“不答应!”吼声如雷!
他忽然抬起左手。凌空用力一握,咬牙大声道:“为什么你可以随便抹煞掉我三十年的努力?为什么你可以随意地让一个阴险的小人当皇储?”
皇上郗帝看着愤怒地儿子,他地眼神里满是陌生,满是失望。这个老人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力地摇了摇头。
大皇子郗铭却忽然扑通一声单膝跪了下去,他一手拄着长剑,然后在地上狠狠地一划!尖锐刺耳地声音之后,他的面前地地板上被划出了一套深刻地裂痕,他就这么半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皇上:“父亲!今天,我做这件事情,目地只有一个!请你退位!”
话音刚落,他身边地上千骑士齐声呐喊,整齐雄壮地声音直冲云霄!
“请陛下退位!!”
三千名王城禁卫军也在呐喊:“请陛下退位!!”
一波一波地声浪,高台上地那些文武大臣都基本上面无人色了。
二皇子郗陵,现在的太子爷,如惊弓之鸟般西斯底里地吼道:“反了反了,来人啦,来人啊,御前侍卫?大内侍卫?御林军呢?”
可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郗铭,大皇子,自幼从政,在城国的地位可谓是根深蒂固,深得人心。若不是这次离奇失踪,皇上也不敢霍然废除了他的太子之位。
这时候,几乎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心,都向着郗铭。
偶尔有也几位效忠于二皇子的大内高手,但当他们面对着如此绝境的时候,又怎么敢贸贸然地出击呢?
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郗帝在声浪之中依然矗立。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然,不再看自己地儿子一眼,却转头看向了两侧地高台:“你们呢?你们也希望我退位吗?”
这一帮来参加庆典活动的,胆小甚微的文武大臣们,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沉思不语。
皇上郗帝惨笑了一下,转向了军务丞相皇甫,“皇甫丞相,今天郗铭能够调动军队,想必定是你的帮助了吧?怎么?连你也背叛了我吗?”
皇甫丞相深深地作了一偮,“皇上,老臣也是迫于无奈!众所周知,犬子皇甫实跟太子殿下,铭皇子”他故意将“太子殿下”这几个字喊得格外响彻,“私交甚笃!我们皇甫一家,也被早早打上了太子党的印记。试想,如果,陵皇子,登基称帝的话,势必会对我们皇甫家不利。所以,老臣现在也是走投无路。苍天有眼!太子殿下,铭皇子,终于平安归来!我们城国,又将迎来一位圣贤的明君!明君万岁!”
“明君万岁!”
郗帝一声惨笑,“哈哈哈!好一个私交甚笃!好一个私交甚笃!我郗帝,英雄一世,想不到却落得如此下场。”
他落寞地回眸,对上了二皇子那惊慌失措的眼神,“是你吗?他说的都是真的吗?是你,派刺客刺杀你大哥吗?”
“父……皇,父……皇。”二皇子,郗陵,在那里瑟瑟发抖。
“孽障!”郗帝爆吼一声,从身旁侍卫手中抽出宝剑,然后“哐当”一声,丢在了郗陵的脚下,“你自行了断吧!”
“父皇……”二皇子郗陵顿时泪如雨下。
“呵呵!”皇上郗帝,惨然一笑,慢慢地向着台下走去,向着他的大儿子,郗铭走去,口中不停地念叨着,“你回来了,回来就好……”
……
神女峰下,玲珑居内,卿言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即便是城国发生了这么大的政变事件,消息也未尝有半分地飘进她的耳朵。
她整日苦守着玲珑居,等待着消息,等待着某人的召唤。
她,没有等到郗铭,等来的,却是另外一位跟她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男人。
贤笠侍郎,大宛女儿国前朝皇帝柳月娥的男宠,柳卿言的生父,居然来到了玲珑居。
多日不见,他又显得苍老了,邋遢的外衣显示着他跋山涉水的艰辛。
他看见自己的女儿安好,不由地面露喜色。
“父亲,”卿言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贤笠侍郎的脸,再也笑不出来了。
他哀怨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哎,我在大宛的西部,组建了一支义军,以对抗上官老贼的暴政,这些日子,也算打得有声有色了。那一日,我的军营中忽然闯入了两个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是谁吧?一位是你二姐映月,还有一位是城国的侍卫柘荣。他们说,要去皇宫行刺上官吹雪和上官孤鸿。说实话,我真的不愿意看着他们两个去闯龙潭虎穴!可是,他们去意已决,我阻拦不得。临走的时候,映月告诉了我,你住在这里,并且给了我一封信,她说,如果她一去不复返的话,请把这封信交到一个叫皇甫实的人手中。”
“信呢?”
“我带来了。”
“那……”卿言心中猛地一个下沉,“姐姐她,回来了吗?”
“哎!”皇甫实缓缓地摇了摇头,“若是她刺杀成功,平安归来,我又怎么会拿着信来找你呢?”
“姐姐……”卿言不禁掩面而泣……
“从帝都传来的消息,前些日子皇宫内确实潜入了两位彪悍的刺客,可是,在众多大内侍卫的围攻之下,终于,寡不敌众……”
卿言,抖抖索索地接过了那封信函,虽然,那是她姐姐指名道姓要交给皇甫实的,但是她,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和激愤,她想要看看映月的遗言。
皇甫大哥:
见字如面。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吧?
这对你来说,或者是一种解脱吧?
确实,你不希望被我这样一个女人缠着。
那么好,我,如你所愿,我静静地离开了。
关于那一夜的事,我不想再解释什么。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些吧?
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我认为,作为父亲,你有权力知道这一切。
我怀了你的骨肉。很不幸。给你添麻烦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也不希望这个孩子来到人世。
但是怎么办呢?
原本,我并不打算这么着急着去刺杀上官吹雪的,但是,我的肚子不能等,我不想到走不动了再去做这种事情。
这位突如其来的孩子,更加坚定了我刺杀的决心。
我会带着我们未出生的孩子,死在大宛国的皇宫的。这是我的宿命,亦是我的选择。
有空的时候,多帮我照顾下妹妹吧,这是我最后的愿望。
柳映月绝笔
“姐姐,你真的好傻……”卿言顿时泪如雨下。
……
一个月之后,整理好凌乱思绪的柳卿言,在送别了自己的父亲之后,便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去城国京城麒麟城的路途。
当她刚刚迈出玲珑居大门的时候。
一行整齐划一的仪仗队站立在她的门口。
一个俊朗非凡的男子,身披金色盔甲,红色披风,胯下一匹白色的大马,正向卿言这边缓缓而来。
他遥遥地看见了那个站立在花丛之中,神情诧异的女子。
她的眼角上布满着惊喜的眼泪。
他,翻身下马,单膝跪倒在了这位女子的面前,“爱妃,朕,来接你了!”
“你……你……”
郗铭抬眸,展颜一笑,“爱妃,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蛮牛啊……你,愿意随我去京城吗?你愿意做我的皇后吗?”
望着眼前那绝美非凡的男子,卿言有一种近乎不真实的恍惚感,我,不是在做梦吧?
“爱妃!在离开你的日日夜夜,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我的生活自从有了一个你,变得更加的丰富多彩,感谢你给予我幸福,感谢你走进我的心扉,跟我一起走吧?”
卿言莞尔一笑,对面着迟到的告白,她并未显示出多少的热情,“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我有个要求。”
“说罢,我亲爱的卿言,无论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为你!”
卿言回身,单手遥指神女峰,“那里,我的父亲正在跟上官吹雪浴血奋战!我要你,带兵杀进大宛,为我的家人报仇!”
郗铭缓缓站起身来,目光中闪现着精芒,“进攻大宛吗?这其实是我多年来的梦想,既然你不介意,那我,就真的这么做了!”
说罢,他便挺身上前,一把搂住了柳卿言……
幸福的泪水、温馨的回忆,顿时交织在一起。
他轻轻地抚摸着卿言的背脊,“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我会加倍补偿你的,我保证!”
……
PS:终于到了要跟大家说再见的时候了,或许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下决心完结,是件痛苦的事情。我在《魅瞳妖后》上倾注了太多的情感和期待,而一路走来,却满是坎坷和辛酸,其中的很多的难处只有作者自己才能体会了。
作为希茗的第一部言情小说,它并不算成功,让我看不到继续前行的动力和希望。因此经过十多天的思考与权衡,我决定完结了。
但是完结并不代表终结,我就给《魅瞳妖后》搞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不排斥将来作续的可能,只不过不是现在。
希茗的上一本小说,《枫魔行》是男主的玄幻,属于恶搞无厘头风格的。很多读者就会产生一个疑问,怎么会写出两部风格如此迥异的文章的?希茗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亲,您是否在《魅瞳妖后》中看到了浓重的武侠味呢?没办法哟,我受金庸大师斧凿的痕迹太深,虽然我竭力避免将它写成一部武打片,但是,终究还是这样了。
嘻嘻,在此,我很邪恶地告诉大家:希茗是纯爷们。
还有读者很2地问我:你丫的是不是玻璃啊?怎么把郗铭和皇甫实写成这样……嘿嘿,当然不要怀疑俺的性取向……看过《枫魔行》的读者都知道,你丫的真淫】荡啊……
这里的“断袖之情”,其实只是为了迎合“魅瞳”的设定,并无其它深层次的含义。
好了,请原谅邪恶的我吧,作为一个男银,能写出这样的还算细腻的言情小说,已经很不容易了,来点掌声吧!
创作不会停滞,下一本书是,总裁文。哈哈,可能要过几天才能出来,敬请期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相关奇幻热门小说的链接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剑来  元尊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一剑独尊
 武炼巅峰  帝霸  伏天氏  大支配者  圣墟
 万古神帝  沧元图  魅瞳妖后【完结】  万道龙皇  我真的是正派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临渊行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九星霸体诀  修罗武神
 左道倾天  全属性武道  万古第一神  超神宠兽店  剑道第一仙
 逆剑狂神  武破九荒  绝道神尊  从山寨npc到大BOSS  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